讓3D打印走進尋常百姓家

2022年08月05日04:59

陳天潤今年22歲,是一家3D打印機公司的創業者,也即將成為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的一名博士研究生。他既打破了大多數人對商業精英的固有印象,又要挑戰傳統打印技術方案,還試圖“整頓職場”。彷彿在他這兒,傳統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簡單來說,他的創業項目是消費級3D打印機。這件事並不簡單,他希望用技術手段改變人們的生活,突破打印傳統,讓普通人也能“夠得著”3D打印技術——他暢想,以後家裡需要什麼小零件,大家自己就能直接設計並製作出來;以後的物流,可能只是一個數據文件,實物就靠自己家的打印機打印出來。

有人質疑,這名00後的野心能實現嗎?讀博讓多少人崩潰,創業讓多少人折戟,他能同時幹好兩樣兒?研發技術難道還不夠令人心力交瘁,還要爭當職場“清流”?

陳天潤每天上午8點到下午5點上班,下班到後半夜兩點搞科研,未來如何現在誰也無法下定論,但他確實把自己的青春用足了,正朝著自己的目標一步步靠近。

革新打印技術的想法,最早來自陳天潤的大學寢室。算上自己,陳天潤宿舍有3個人:一位張同學迷戀數據處理,“總是盯著電腦,花很多時間鑽研”;一位吳同學動手能力極強,“只要你能設計出來,他就能給你裝出來”;陳天潤則喜歡用寫程序來解決問題,熱衷於設計一些“無聊的硬件設備”,比如可以解魔方的機器,以及能在校園里取外賣的小車。

2020年,3D打印雖已家喻戶曉,但陳天潤和舍友發現,“普通人只是理論上能使用,實際上並不能普遍使用”。這3個人湊到一起,決定開發一種三維模型處理算法——給算法一張三維“照片”,就直接能打印出一個立體產品,讓3D打印機變成“傻瓜”級別的電子設備。

陳天潤說:“當時沒想到要創業,只是覺得如果真能做成會很牛!”於是,熱愛挑戰的年輕人把寢室變成了“實驗室”。不過對課程滿滿的本科生來說,這個項目只能當作“課外探索”。

一邊讀書,一邊創業,為什麼要同時走兩條艱辛的路?陳天潤笑了一下說:“覺得能安排得過來。”他對搞科研和創業都欲罷不能。在他看來,做產品和做研究都特別有意思,“能夠從不同的維度創造價值”。

他說,研發算法,大部分時間是發明東西,有時還能從一些過往的算法里“發現一些神秘的新性質”。

創業的成就感,則經常來自用戶的反饋。他說,用一個小音箱大小的家用3D打印機,有的人DIY做出了遙控器;有的人把遊戲手柄改造成了變形金剛的樣子;有的人一個豬八戒手辦的“腿”斷了,便自己設計打印出了一條新“腿”。用戶的創意越天馬行空,陳天潤就越覺得未來可期。

當然無論是搞科研還是創業,都不可能一直是舒爽的“劇情”。作為這場青春奮鬥故事的年輕男主角,陳天潤眼前的“坑”比別人只多不少。年齡小,在創業中未必是加分項。

做消費級的打印機產品是非常嚴肅的事情,用陳天潤的話說,“同行大多是我們傳統概念里的工廠廠長形象,年紀有一些,錢也有一些”。所以,行業內的投資人一看到陳天潤,難免會懷疑這個同學“應該只是玩玩兒”。

陳天潤不但顛覆了行業從業者的傳統形象,還想突破常規技術路線,外加“整頓”加班內卷等職場現象。

拋棄電腦,改用手機作為3D打印機的交互設備,這件事,在行業前輩看來簡直不可思議。

穩定可靠,往往是一款產品成功的首要條件。所有和打印機交互的任務都依託手機和無線傳輸,其可控性勢必很難匹敵傳統的電腦控製方式。陳天潤知道這個道理,但他堅持認為,用手機,對於年輕人來說是最自然的習慣。

打印機上沒有故障顯示屏,也是傳統開發者不可接受的。但陳天潤又一次“不聽老人言”,為最大限度地將打印設備去繁為簡,他把故障顯示功能移植到了手機軟件上。

“前輩說的‘坑’都是真的呀!”到了技術具體開發環節,陳天潤切身體會到行業傳統為什麼長期不容挑戰,但他不肯認輸。他說:“喬布斯就是為了用戶體驗,倒逼技術進步。我們只能痛苦地做好技術,干就行了。”

今年3月,陳天潤公司的家用3D打印機成功量產,他說:“今年6月開始全球銷售,目前銷售量過萬,已有30多個國家的消費者購買。”

更令他驕傲的是,這個成績是一個“不加班的公司”做出來的。每天下午5點下班,也是他能保證全職讀博的重要原因之一。陳天潤笑著說:“大家開玩笑說,我們公司是整頓職場的一股清流。”

現在談起種種突破時有多雲淡風輕,陳天潤的成長過程就經曆了多少疾風驟雨。他時刻謹記“心態要好”,最近他經常對自己重複一句話:“遇到問題解決問題,是工程師該有的素質”。

顯然這位00後創業者的路還長,未來陳天潤想成為喬布斯式的人物。而且不只是“中國的喬布斯”,他說:“我們提起他的時候,也不會說是美國的喬布斯。”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茜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8月05日 03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