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時深度】揭開“美國最危險女人”佩洛西的發家黑曆史

2022年08月05日06:24

  【環球時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李準 環球時報記者 張夢旭 於金翠 柳玉鵬】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竄訪中國台灣地區的惡劣行徑正遭到各界強烈譴責,與此同時,她發家的黑曆史也成為人們關注的話題。“為什麼佩洛西是美國最危險的女人?”早在12年前,美國作家施魏策爾就在《她是老闆:南希·佩洛西令人不安的真相》一書中提出這樣的問題,並表示

  “她聲稱為美國人民的利益行事,卻通過金融交易肥了自家”。因涉嫌內幕交易並賺得盆滿缽滿,佩洛西和丈夫保羅引發美國民眾的不滿,有關限制國會議員炒股的呼聲也越來越高。盤點佩洛西的發家史和其進入眾議院後的所作所為,可以看清楚她對內如何利用職權為家族吸金、在兩黨相爭中不惜一切抹黑傾軋對手,對外如何唯恐天下不亂,為一己私利做足政治秀的伎倆。

  “為參選議員,搞100 場家庭聚會”

  美國“商業內幕”網站最近刊文,講述佩洛西是如何從一名家庭婦女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一位女性眾議長的。佩洛西1940年出生於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這是一座緊鄰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的大城市。她的父親是當地意大利裔社會知名的政治家,並在佩洛西7歲時成為巴爾的摩曆史上首位意大利裔市長。作為家裡面最小的孩子和唯一的女兒,她從小備受寵愛,在“市長女兒”的光環下長大,並經常隨同父親參與競選活動。1952 年,佩洛西 12 歲時就參加了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目睹了代表們在大會上選擇本黨總統候選人的過程。這些經曆讓長大後的佩洛西對政治格外癡迷。《時代週刊》1954年的報導曾披露,佩洛西的父親達曆山德羅原本有成為州長的想法,但為涉及一起停車場建設有關的腐敗醜聞而受挫。當時的報導說,他的政治主張是“利益交易和庇護”,而不是什麼宏大的構想。

佩洛西。資料圖
佩洛西。資料圖

  在《她是老闆:南希·佩洛西令人不安的真相》一書的簡介中有這樣一段內容:佩洛西的父親是一名國會議員,佩洛西從父親那裡學到了庇護、無情和黨魁的信條:從不承認任何事情,從不道歉,受到挑戰就進行攻擊。

  佩洛西在華盛頓聖三一大學政治文學專業就讀時,認識了在喬治城大學就讀外交學的保羅,並在畢業一年後同他結婚。關於保羅的早期經曆,美國媒體報導不多。保羅沒有像眾多校友一樣選擇外交工作,而是又讀了商學院,投身於更賺錢的投資銀行業務。結婚後,保羅在紐約從事銀行工作,並在南希29歲兩人就生了5個孩子。搬家到保羅老家加州舊金山生活後,佩洛西經常幫助其父兄在西海岸接見民主黨人士,為家族政治牽線搭橋。

  1976 年,佩洛西參加時任加州州長傑里·布朗的總統競選活動。1977 年,她成為加州民主黨北區主席,後來又成為加州民主黨主席。1987年,佩洛西開始參與聯邦眾議員競選,為此她舉辦了100 場家庭聚會,招募了 4000 名誌願者,並在7周內籌集了 100 萬美元,贏得了這一席位。談到佩洛西的這次政治運作,《時代週刊》的評價是,“她有強烈的族群認同感,並以類似於政黨頭目的風格與民主黨各派系打交道”,“她將自己定義為一個人脈廣泛的實用主義者”,“100 萬美元在當時是一筆驚人的資金,超過了與她競選的所有人的總和”。2007年到2011年,2019年至今,佩洛西兩次擔任眾議長。

  據“商業內幕”網站報導,佩洛西最早也是最著名的金主之一是E&J Gallo酒莊,該酒莊1933年由意大利裔移民在加利福尼亞州中央穀地建立,“生產美國25%的葡萄酒”。相關報導還說,佩洛西家族在加州擁有兩個葡萄莊園。佩洛西的丈夫保羅是一個“設法避開聚光燈”的銀行家,專注於房地產和風險投資公司,他還曾擁有過美國橄欖球聯盟的薩克拉門托山獅隊。

  從保羅和佩洛西兩口子的分工,就可以看出美國政商勾結的本質。佩洛西是國會山最富有的議員之一。根據國會每年公佈的財務數據,兩人2010年的資產就已經超過1億美元。最近兩年,他們的資產又快速飆升,2021年年底兩人的資產總和已超過1.7億美元。而相關材料顯示,佩洛西在國會年收入總計約22萬美元。

  “‘美國最危險的女人’只會做生意”

  股票與期權是他們發家的主要因素,但保羅的投資準確率和收益率早就引發美國輿論的廣泛質疑。在美國社交媒體上,佩洛西更是被年輕的投資客嘲諷為“國會山股神”,“跟著佩洛西老公買股票”一時也成為熱門話題。有研究保羅如何投資的“圈內人士”說:“從他的投資取向來看,科技股和投資房地產是固定的目標。如果仔細觀察甚至可以發現,在相關政策公佈前,比如政府沒有準備對大科技公司加強監管的時候,他大手筆買進高科技公司的股票,行動時間總是剛剛好。”如去年6月,在眾議院委員會準備就大型科技公司侵犯公民隱私問題投票的前幾天,保羅買入了甲骨文股票的看漲期權。事後證明,公民隱私相關法案並沒有在眾議院得到通過,這些公司的股票因此大漲,僅對這一股票的操作就讓保羅獲利超過530萬美元。去年3月,保羅以低價囤了一批微軟公司股票,等微軟公司獲得美國國防部220億美元AR作戰頭盔訂單的消息傳出後,股價隨後暴漲。《紐約郵報》稱,佩洛西今年7月14日公佈的個人財務狀況報告顯示,其夫保羅於6月17日購入2萬股英偉達公司股票,總市值可高達500萬美元。“巧合”的是,美國國會眾議院今年2月剛通過一項競爭法案,擬對美國國內半導體行業提供高達520億美元補貼,包括知名芯片公司英偉達在內的美國多家高科技企業一直在敦促國會盡快落實補貼措施。

  佩洛西夫婦2020年的投資回報率高達56%,而同期巴菲特的投資回報率為26%。今年1月,因為不滿美國會議員炒股成風,特別是佩洛西和丈夫保羅的投資回報率甚至超過巴菲特這樣的“股神”,兩位民主黨參議員共同提出《禁止國會股票交易法案》。他們認為,國會議員擁有獲得機密信息、製定聯邦政策的特殊權限,不應同時參與股市,必須終結“腐敗的內幕交易”。值得一提的是,美國2012年出台的《停止利用國會消息交易法案》(《股票法案》)已經規定,國會議員不得利用其職務獲取的非公開信息交易股票獲取私利,且議員應在本人金融交易45天內披露有關信息,但實際上,很多國會議員還是我行我素。有美國民眾嘲諷說:“除非國會議員願意在與配偶共進晚餐和上床睡覺時打開麥克風,否則公眾無法知道他們有意或無意地分享了什麼信息。”

  美國國內對佩洛西的不滿還體現在一些講述其黑幕的書籍中。施魏策爾在那本2010年出版的揭露佩洛西真相的書中寫道:“她聲稱是為了美國人民的利益而行動,但卻通過立法和個人金融交易來豐富其家族的投資組合。在香奈兒套裝和禦木本品牌珠寶的背後,佩洛西是一個真正的政治老闆,不要被其外在形象所迷惑,這個‘美國最危險的女人’只會做生意。”美國作家約翰·布里奇斯在2017年出版的一本講述國會腐敗的書中說:“佩洛西是華盛頓最腐敗的政客之一。她通過內幕交易賺錢,盲目地支持一些她一無所知的政策。”

  美國獨立記者、“拒絕冷戰”全球倡議的發起人之一丹尼·海防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美國國會的大多數議員都是百萬富翁,他們可以通過滿足壟斷公司和私人金融機構的利益來積累財富,比如佩洛西在30多年的國會職業生涯中獲得1億美元的淨資產。很多美國議員及其工作人員還經常從政府職位轉移到捐贈者和說客們的公司董事會。

  7月初,一項蓋洛普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美國民眾對美國政府機構的總體信心創下曆史新低,其中對國會的信心指數下降了5%,降至7%。對此,海防表示:“美國民眾並不看好佩洛西這樣的政客,她的腐敗問題就是民眾不信任國會的主要原因。但美國政治制度的局限性使選民只能硬著頭皮從政府認可的兩個政黨中選擇一個支持。而這兩個政黨越來越為私人、企業利益服務,它們將軍事侵略和利潤最大化置於勞動人民的需求之上。”

  “為什麼瘋狂的佩洛西總製造麻煩”

  “這不是一個兩黨政治問題,而是一個貪婪問題。”俄羅斯“360”電視台8月2日在報導中援引該國美國問題專家亞曆山大·多姆林的話說:“今年82歲的佩洛西是民主黨人中一個喜歡鋌而走險的人。除了反華,她一直以‘恐俄’立場而聞名,散佈‘俄羅斯威脅整個世界’之類的言論。為了反前總統特朗普,她甚至說‘特朗普是普京某種程度上的侍女’。佩洛西捲入多起醜聞。早在2011 年,就有美國記者稱,包括佩洛西在內的多位國會議員涉嫌使用來自內部來源的信息在股票市場上交易並獲利,換句話說,這就是詐騙活動。最近兩年,美媒還指責佩洛西濫用航空資源,她個人使用私人飛機的費用完全由美國納稅人支付。”

  美國福克斯新聞曾嘲諷說,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佩洛西是一個沉迷於私人飛機的“氣候鷹派”,其競選團隊在2020年10月至2021年12月期間,支付給幾傢俬人飛機供應商的費用超過50萬美元。

  捲入惡性黨爭,是佩洛西留給世人的又一大印象。“不道德和腐敗”成為她攻擊共和黨政客的口頭禪。對於共和黨出身的總統小布殊,佩洛西稱其為“無能的領導者”“不合格的總統”“說謊者”“沒有穿衣服的皇帝”。小布殊則反唇相譏,稱她是“極端自由主義的女人,一旦讓她領導國會,一定會讓國家安全陷於災難之中”。2008年,佩洛西曾以所謂的人權問題為藉口,施壓小布殊總統抵製北京奧運會,但後者最終同另外80多位各國政要共同出席了開幕式。

  佩洛西領導的美國眾議院對特朗普發起過兩次彈劾,使後者成為美國曆史上唯一兩次被彈劾的總統。特朗普則對佩洛西“製造問題並撈錢”的做法十分不滿。8月2日,特朗普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寫道,“為什麼瘋狂的佩洛西總製造麻煩”,“她所做的一切都沒有好的結果”。

  “佩洛西是最不受美國人歡迎的政客之一,反對她的人現在超過美國總統拜登和副總統哈里斯。”俄羅斯《論據與事實》週報3日的文章稱,佩洛西竄訪台灣嚴重影響中美關係,等 11 月中期選舉之際,當美中貿易摩擦進入新階段或美國持續的經濟衰退導致大規模裁員時,她的這場政治秀可能會變成一盆冷水,屆時,很多美國選民就會把問題歸咎於她。

  “佩洛西竄訪台灣不符合美國利益,而是適得其反。”在海防看來,美國正處於嚴重的通貨膨脹,拜登政府的處境也非常脆弱,而試圖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不太可能在美國國內掀起太大波瀾。海防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堅守一個中國政策實際上對美國經濟是有利的,同時避免不必要的衝突。不幸的是,佩洛西之流為了一己私利,將“遏製中國”視為頭等大事,並願意放棄美國的繁榮與穩定,以獲得全面主導地位。但他認為,“這是行不通的,這種行為只會給那些把台灣當棋子並從中獲取巨額利潤的美國武器製造商帶來越來越多的政府合同”。

  海防認為,佩洛西和一些美國政客奉行的外交政策只考慮到了某些集團或個人的利益。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矽谷是佩洛西的最大‘金主’,而美國政府對華圍繞高科技領域的競爭,目的並不是為了像中國那樣提升自身高科技研發的能力,而是為了滿足那些更願意通過軍事投資獲得短期利益的企業‘金主’。美國科技部門和軍方之間一直有著深厚的聯繫,而這種聯繫會隨著兩黨都支持通過國防承包商將戰爭私有化的做法而變得更加緊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