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人才分崩離析,公司前景撲朔迷離:孫正義面臨更大壓力

2022年08月05日09:01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8月5日上午消息,孫正義的軟銀集團正在失去越來越多的高管。在軟銀集團的前景變得撲朔迷離之際,孫正義的肩膀上也在承擔更多的責任。

  上週有媒體報導稱,軟銀願景基金又有兩名管理合夥人即將離職,分別為雅尼·皮皮尼斯(Yanni Pipilis)和穆尼什·瓦爾瑪(Munish Varma)。這意味著,自2020年3月以來,這家全球最大投資基金的高層離職人數至少有10人。此前,長期擔任軟銀願景基金負責人的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已經放棄了在願景基金的大部分頭銜和工作職責,成立了自己的投資基金。軟銀首席運營官馬塞洛·克勞爾(Marcelo Claure)今年早些時候離職。而曾與米斯拉和克勞爾一起在軟銀董事會任職的首席戰略官佐護勝紀於2021年辭職。

  這意味著,孫正義在為自己40年前創立的公司規劃一條新路線時,正越來越多地親力親為。知情人士透露,現年64歲的孫正義在經曆了巨額虧損之後,正在將關注重點從願景基金轉移到新機會上,尤其是英國的芯片設計公司ARM。根據消息人士的說法,孫正義正計劃重新定位這家芯片設計商,削減成本,提高利潤,以增強吸引力。孫正義準備推動該公司明年上市。

  自從5年前將軟銀這家電信集團重組為一家投資控股公司以來,孫正義在留住高級人才方面一直面臨問題。在2017年設立最初的1000億美元軟銀願景基金時,他拒絕像其他風險投資公司一樣,向投資業績出眾的合夥人提供利潤分成。願景基金近年來的虧損使得這方面問題變得更加嚴重,因為幾乎沒有利潤來吸引最優秀的投資人。MST金融服務公司高級研究分析師大衛·吉布森(David Gibson)指出:“孫正義獲得了所有的榮譽,他背後的團隊一無所得。”

  目前,軟銀集團拒絕對此置評。

  自軟銀從電信公司重新定位為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資者之後,所有人都沒有獲得多少榮耀。軟銀在投資WeWork和Greensill等公司上出現失誤,而科技股整體的大跌也影響了軟銀持有的阿里巴巴和Coupang等大公司的股價。

  根據投資數據公司Preqin的數據,截至今年3月,願景基金第一期的有限合夥人內部回報率為11%,遠低於行業平均的約38%。願景基金第二期的內部回報率為0,而行業平均為45%。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創業者項目的聯合創始人史蒂芬·卡普蘭(Steven Kaplan)表示:“軟銀的錢太多,但缺乏足夠的紀律性。”

  軟銀基本上已經回到2017年的起點。該公司股票過去五年的平均回報率為5.2%,遠低於日經225指數9%的漲幅和納斯達克16%的漲幅。軟銀計劃於8月8日公佈季度財報。彭博情報分析師馬爾文·羅(Marvin Lo)和克里斯·姆肯斯特姆(Chris Muckensturm)表示,繼上季度出現2.1億日元的赤字後,軟銀可能會再次出現虧損。

  有文件顯示,軟銀近期通過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的預付遠期合約,籌集了多達220億美元的現金。至少從2016年開始,軟銀就開始使用這類金融衍生品來增強現金儲備。不過,此次籌集的資金要比軟銀5月份財報中公佈的131.7億美元還要高。

  在全球範圍內來看,日本的企業高管薪酬不高,但日本金融行業的明星們仍然是全球薪酬最高的群體。風險投資公司通常會將利潤的20%分配給合夥人,這意味著每個合夥人能分到數千萬美元。孫正義本人在最近這個財年的薪酬為1億日元,僅僅只相當於73.3萬美元。米斯拉在最近一個財年的薪酬為840萬美元,是日本薪酬最高的企業高管之一,但仍遠低於最成功的風險投資人。

  軟銀的董事會成員已經發出警示,稱該公司在爭奪人才方面做得不夠。

  風險投資公司華登國際創始人陳立武在6月份辭去了軟銀的外部董事會成員一職。他在離職信中寫道:“最優秀的風險投資公司人事變動很小,因為它們明白留住優秀的交易撮合者的重要性。”

  根據知情人士的說法和公司披露的信息,對於高管薪酬問題,軟銀的做法不是提高明面的薪酬,而是為高管提供額外的交易資金,讓他們自己尋找賺錢的機會。這其中包括向高級員工發放大筆貸款,這些貸款往往不會給借款人帶來什麼負面影響。

  例如,軟銀提交的備案文件顯示,米斯拉從軟銀借款4.635億美元,投資電信公司T-Mobile美國,後者於2020年收購了軟銀旗下的Sprint。克勞爾也借款5.15億美元。他們都從所持的T-Mobile股份中獲得了可觀的利潤。米斯拉於2022年初償還了這筆借款。

  這種態度很大程度上來自於軟銀的高層。孫正義個人持有軟銀一家公司的33%股份,用於投資高風險的科技股。但隨著投資的惡化,孫正義出現了虧損。他還撥出了願景基金第二期的17%股份,作為提供給包括他自己在內高管的激勵。

  消息人士稱,已經確定的15億美元願景基金激勵池在去年向員工進行了第一筆支付,但這筆錢來得太晚,無法留住該基金的大多數關鍵員工。願景基金第二期的薪酬結構最終確定與業績掛鉤,但這直到2022年初才敲定下來。

  最近離職的軟銀其他高層人士包括拉美基金3名管理合夥人中的兩人,以及矽谷資深人士迪普·尼沙爾(Deep Nishar),他負責了軟銀對Grofers、Improbable和Mapbox的投資。在克勞爾離職後接任軟銀集團國際負責人的康博敏(Michel Combes)在僅僅5個月之後就宣佈了離職。孫正義的長期副手羅納德·費舍爾(Ronald Fisher)則辭去了願景基金美國部門的領導職務。

  Asymmetric Advisors的阿米爾·安瓦紮德(Amir Anvarzadeh)指出,這些人才的離開將使得軟銀的複蘇變得更加困難,尤其是在當前充滿挑戰的市場環境中。“氣氛並不像你想像中的那樣好。現在,他們將完全專注於那些災難般的投資,而不是選擇新的投資目標。”

  孫正義曾經將軟銀內部開會比作動物園,在那裡他會被其他人攻擊,而他也將軟銀的決策成功歸因於不守規矩的辯論。然而在軟銀的高級員工或董事會中,很少有人能真正挑戰孫正義。

  包括迅銷集團創始人柳井正和日本電產創始人永守重信在內的外部董事會成員近年來都已經離開。柳井正和永守重信曾公開反對孫正義的決策。該公司首名女性董事川本裕子去年與孫正義在公司治理問題上發生衝突,隨後辭去了軟銀董事會的職務。

  華登國際的陳立武在離職信中還寫道,孫正義“仍然需要人們為他提供保障,給他建議,讓他取得更大的成功。太快做出糟糕的選擇可能會給公司造成負面後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