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囧途:窮遊富遊,都是賓館幾日遊

2022年08月08日18:00

  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截至8月8日,本輪疫情以來,海南省累計報告1507例陽性感染者,其中1042例確診病例。目前三亞等地疫情持續發展,新增感染者數仍處高位;疫情波及範圍進一步擴大,海南全省累計13個市縣報告感染者。海南多地已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8月6日淩晨6時起,三亞全市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8月8日6時起至19時,海口全市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

  在海南,有這樣一群被波及的遊客,經曆了各自所在城市的疫情管控後,他們從各地出發,來海南休一個難得的年假。不料海南疫情又起,有的人被困在了賓館里,準備囤泡麵度日;有的人沒能去成盼望了一年的行程,反複退票後,在海口靜態管控前艱難離島……人在囧途,以下是他們近幾日經曆的口述。

  口述|張女士 小姝

  文 | 小姝 白書好

  張女士:被隔離在酒店,最高6000一晚

  7月31日,我帶孩子從上海來三亞渡假。我家孩子馬上升初三,因為疫情,已經在家關了三個月,七月又補了一個月的課,我們就想趁著八月出來旅遊,就我和孩子兩人。

  根據上海教育局的規定,8月18日之前,學生必須回上海。我怕回去又要隔離,想保險一點,就定了7月31日到8月6日的行程。但8月1日,我朋友也帶孩子來海南玩,我想著兩個孩子能一起多玩兩天,就改了行程,打算待到8月9日走。

  到了8月4日,三亞一天已經有一百多例新增病例了,我們酒店好多人都在辦退房。晚上我和朋友去618廣場吃火鍋,店員告訴我們,當天營業結束,他們就要閉店了。我感覺那節奏,跟上海的靜默差不多,心裡有點害怕,就和朋友說“要不我們早點走吧”。

  我是通過代理訂的機票,代理告訴我,8月2日以後訂的機票只能改簽不能退票。我看了下價格,8月5日走的話,改簽費要加三千多塊,加上原價兩千多,相當於一張機票就要6000塊了。但如果8月6日走,改簽費只需要加800元,我覺得可以接受,就和朋友決定,一起改到6日離開。

美蘭機場外有許多等待核酸結果的旅客(受訪者供圖)
美蘭機場外有許多等待核酸結果的旅客(受訪者供圖)

  到了8月5日,三亞一天新增200多例確診病例,又說感染的是新型病毒。我感覺形勢好像有點難控製了,就很擔心,所以8月5日一整晚,我基本沒睡,一直在刷手機,看新消息。結果8月6日早上6點,手機跳出來新聞,宣佈三亞全域靜態管理。我趕緊給我朋友打電話,“要不我們現在就去機場。”

  我打電話給酒店前台,前台說,只要有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就能出酒店。核酸證明我們是有的,但朋友說她還要整理行李,孩子也還沒起床,得等一等。就這麼拖到快8點半,我聯繫當地的司機,司機說他剛送客人到機場,沒辦法立刻過來接我們。再問酒店前台,前台說,就是有核酸證明也出不去了,高速公路都設了卡口。

  我知道出不去,就不願意折騰了,因為第一天肯定各方面的管理都沒跟上,我又帶著孩子,很不方便。我朋友住在另一個酒店,她訂的是6日下午四點東航的飛機,通過小道消息打聽到,飛機暫時不會取消,甚至當天還有一班東航的飛機,準時從上海飛來了三亞。所以她覺得問題不大,決定試試去機場,結果當然被攔了回來,還好原來住的酒店還願意給她住。

  6日下午,三亞市召開新聞發佈會,介紹三亞酒店將為遊客提供搬家優惠續住服務,但沒解釋清楚,一半房費,是按照原來的預訂價來算,還是按現在的門市價算。我目前住的酒店,之前預訂時,是618大促買的是權益套餐,3200元兩晚,過來後換成海景房,一晚上差不多兩千元。

  三亞為8萬名被困遊客提供酒店優惠,遊客辦理入住手續(圖|視覺中國)

  一開始,酒店想按門市價來給我們算,因為不知道要隔離多久,有的住客就說,如果一直這麼隔離下去,他不得破產?我們酒店還有一個旅客,住的房價帶游泳池,一晚6000多塊,他就非常激動。

  後來8月6日晚上,海南文旅局政策出台,寫明了照預訂價的一半算。現在我們酒店的方案是,預訂價比門市價,哪個低就按哪個算。

  滯留在酒店的旅客有一個群,有人說,從機場被拉去隔離的人,住宿是免費的。但我覺得,酒店畢竟給我們提供服務,還是相互理解吧。我目前還能扛得住,但七天后如果還不能走,我也不見得能扛住了。酒店裡有些住客覺得酒店餐飲消費太貴,已經買了很多泡麵囤起來。

  有消息說,七天之後核酸陰性就可以離島了,不知真假。因為怕到時候搶不到機票,我6日上午就把13日回上海的票買好了,3000多塊一張。買東航是因為,被隔離後,朋友原本計劃6日走的東航機票,馬上就退了全款,但南航到現在也沒給我退那800塊錢的改簽費。

  網上說來三亞旅遊的都是上海人,這當然只是個段子,不過的確,我身邊一半的朋友不是去了雲南,就是來了三亞。經過上海的疫情,我不像別人那麼慌了,相信政府有經驗管控好疫情,也沒有任何逃跑的想法。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夠離島,早日回歸正常生活。

  小姝:到不了的三亞,彈了窗的北京

  7月31日,我和老公從北京出發,踏上了我們的海南之旅。我和老公已經一年沒有離開過北京了,為了這次旅行,我跳了一個月劉畊宏,瘦了十斤,還帶了新裙子、泳衣……

  我們先從北京飛到了海口,這樣就比直飛三亞便宜了六七百元。注意這裏特意提到“便宜”這個詞,如果在平時,這個詞,體現的不過是一個打工人平平無奇的一點小心思,我根本沒想到,接下來,我將因為這個詞,體驗到完全不同的疫情囧途。

在海口酒店裡對著窗外的雲發呆(受訪者供圖)
在海口酒店裡對著窗外的雲發呆(受訪者供圖)

  到海口第二天,我手機上突然彈出消息,宣佈三亞確診一例新冠陽性病例。一開始,我和老公在心理層面並不慌張,畢竟北京的上一輪疫情剛結束,我們覺得,只要迅速隔離,其他地方就能正常流動。

  而且我們之前預訂了三亞亞龍灣的賓館,為了圖便宜,同樣選擇的是不可取消套餐,如果臨時貿然取消,損失慘重,我們便決定再等等看。但隨著新的毒株被測出,確診數字不斷增加,為了保住綠碼,我們決定放棄三亞行程。隨後,我花了整整一上午,才在客服的指點下,用疫情的理由退掉了之前的賓館。

  此時,我雖然覺得遺憾,但依然在期待去陵水和萬寧的浮潛衝浪之旅,覺得它們足以成為三亞替代品。我和老公立即兵分兩路,我負責查酒店和線路,他負責查攻略和疫情政策,反複比較後,我們選擇去文昌,那裡有衛星發射中心,雖然不是網紅地點,但也算別具特色。

文昌的銅鼓嶺景區,成了這次海南之行去過的唯一一個景點(受訪者供圖)
文昌的銅鼓嶺景區,成了這次海南之行去過的唯一一個景點(受訪者供圖)

  我們本來以為,文昌應該正值旅遊淡季,結果發現酒店預訂相當緊張,多次刷新後,我們才搶到一間海景大床房,入住時排了半個多小時的隊。我猜,其中很多人都是因疫情改道而來的。

  雖然酒店只訂了一晚,但因為不知道疫情會怎麼進展,我們決定再賭一把,想等到第二天,也就是8月3日再決定新的行程。果然,到了第二天,我們原本計劃前往的陵水也出現確診病例,開始實施區域管控。於是我們又考慮,是繼續住在文昌,還是前往萬寧。但萬寧一是離陵水近,人流大,旅客多,風險高;二是房價動輒四五千一晚。

  想了想,我們還是決定留在文昌,但老公要訂酒店時才發現,我們在文昌住的酒店無法續住了,第二天全部滿房,若要另覓他處,只能選快捷酒店和民宿。我記得,8月3日晚上,在臨時預訂的小賓館濕噠噠的被縟里,我和老公兩張苦瓜臉對望,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咱們去哪裡呀?”

去機場的路上(受訪者供圖)
去機場的路上(受訪者供圖)

  其實我們還有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回北京,但我們的機票早就買好了,還是因為圖便宜,定了不可改簽類型,如果當時就直接退票,將白白損失幾千塊錢。況且,一年一次的奢侈假期還剩四天呢,我們有些捨不得。

  但海南多個地方均已發現病例,不回北京,我們又還能去哪呢?在研究了海南多個地方的新增病例後,我們決定重回海口,此時,我們之前在海口住過的酒店,已從六七百一晚的價格,漲到了1200多元,而且房型緊張。仔細查看了確診病例的行程軌跡後,我們最後在海口遠郊預訂了酒店。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我們還試圖從海口飛去其他旅遊城市,但再次被價格勸退。

  就是在這種“圖便宜”帶來的拖延和猶豫中,我們能不能回北京,也變成了懸念。因為8月6日起,海口開始要求,登機前需持48小時內的2次核酸結果,兩次核酸檢測時間要間隔≥24小時。幸好我和老公每天散步時,都會順便做個核酸,並自嘲,在海邊排隊做核酸,總比在北京地鐵口感覺要好些。因為積極主動,加上高鐵出站有落地核酸,有一天,我們24小內,竟做了兩次。

海口的夜晚排隊核酸檢測(受訪者供圖)
海口的夜晚排隊核酸檢測(受訪者供圖)

  在海口的日子,雖然親朋好友們不停地電話微信詢問,但我和老公達成默契,說服自己保持心態平和。結果8月6日下午,我接到航司電話,回北京的航班取消了,我猛地彈起來,打開軟件刷票,發現往前改簽已經不可能了,後兩天回北京的機票,僅剩一萬六千多元的公務艙。

  一開始,航空公司與平台聯動,讓我們免費改簽到了原定時間的後一天。但僅過去了兩個小時,機票被再次取消。隨後我登錄軟件一看,未來一週的航班,甚至下週的航班,都無法改簽了。看著手機軟件上空蕩蕩的頁面,我趕緊進行新一輪的退酒店,改訂單。

  如果說之前我還能一直保持平和,此刻也慌了,我們決定再也不管什麼損失不損失了,直接退票。同時,在兩人埋頭查找詢問了幾個小時後,我倆終於一咬牙花了4000塊錢,搶到了8月7日去長沙的最後兩張機票。

美蘭機場大屏幕上取消的航班(受訪者供圖)
美蘭機場大屏幕上取消的航班(受訪者供圖)

  臨走前一晚,我和老公焦慮得一夜沒睡好,不停地翻騰、看手機……8月7日淩晨兩點多,老公果然刷到了海口美蘭機場的核酸最新要求,要求進入候機樓前 72小時內,每日一次核酸,同日內多次檢測,僅計算一次。

  這樣一來,雖然我們72小時內做了3次核酸,但達不到每天一次的要求。雖然距離登機不足24小時,但我和老公看到一個有用的攻略:去機場做核酸,最快的,不到3小時即可出結果。攻略的評論里,有人提到,自己雖成功離島,但下了飛機就被拉去集中隔離了。

從未在飛機起飛前感到如此激動(受訪者供圖)
從未在飛機起飛前感到如此激動(受訪者供圖)

  幸運的是,我們核酸結果在8月7日及時出來了,我們也搭上了飛機。就在我們離島第二天,8月8日6時起到19時,海口全市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抵達長沙後,我立刻訂了8月9日回北京的機票,但剛剛訂完票幾小時,我的北京健康寶彈窗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