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議會結束“超長會期”,權力格局變化使馬克龍風光不再

2022年08月08日13:27

  8月7日,法國議會自7月5日開始的特別會期結束了。這個橫跨史上第二熱的7月的特別會期(session extraordinaire),讓法國人的民意代表,也就是577名國民議會議員以及 348名參議員著實不太好過,酷暑之外,他們還要時不時面臨超時工作的折磨。

  根據憲法規定,國民議會議員的常規會期(session d’ordinaire)本應於6月底結束,但鑒於多項立法的緊急程度,總統馬克龍動用政令,在7月召集了議會的特別會期來緊急審議法案。

  召開緊急會期最直接的原因在於,由於今年上半年總統大選以及隨後的立法選舉,導致政府希望推行的新改革以及實施的新措施始終未能通過議會審核而最終落地。對於剛剛成功連任的馬克龍來說,如果在第二任期開始後長時間內不推行具體改革,容易給民眾留下“不作為”的印象。

  這一臨時“加塞”的特別會期不僅讓不少議員不得不重新安排自己的暑期渡假計劃,更是讓其中不少人過上了日夜顛倒的生活。7月22日淩晨, 左派議員埃梅里克·卡隆 (Aymeric Caron) 在自己的推特賬號上寫道:“(已經)淩晨1點18分,仍有六條法案要審議,我們整夜就要在這裏度過了……(我)不確定在疲憊的促使下,民主是否會有效率。”

  這樣的情況不止一次在7月出現,以至於國民議會議長不得不鑒於已經筋疲力盡的議員們,多次宣佈審議暫停,在當天下午繼續。

  這樣僵持的局面之所以出現,是因為在立法選舉結束後,沒有一個黨派或者聯盟能夠掌握議會絕對多數,每一個法案,甚至是法案中的每一條都需要長時間的討論和磋商。而面對來自各個黨派的修正案,以及由政府強加的時間表,兩層壓力疊加下,加班工作對議員們來說成了家常便飯。7月27日,政府為了加快立法進程,甚至於當日淩晨兩點組織了一次投票。

  當地時間2022年8月2日,法國巴黎,法國國會議員們參加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NATO)的批準案審議會議。本文圖片 人民視覺

  購買力與新冠

  在此次特別會期期間審議的法案主要有關保護法國民眾購買力和新冠防疫措施,兩者各有各的緊急之處。

  在購買力問題上,隨著俄烏衝突進一步發酵,以及供應鏈受新冠疫情影響而不穩定,自今年年初以來,法國通貨膨脹一路加重。根據法國國家統計與經濟研究所(Insee)7月29日發佈的預測,法國7月通脹指數將達到6.1%。而所有人都期待的拐點由於能源價格進一步上漲,目前來看仍舊遙遙無期。

  隨著夏去秋來,取暖產生的費用毫無疑問將成為不少法國家庭又一筆重要開銷。更不用說對於剛剛從新冠疫情中恢復不久的法國來說,保護居民購買力,也是經濟能夠持續複蘇回暖的保證。

  在疫情防控方面,根據2021年11月通過的法律,除非議會重新授權,為了應對新冠疫情設立的衛生緊急狀況將於2022年7月31日結束。而之前引發強烈爭議的“疫苗通行證(Passe vaccinal)”將隨著衛生緊急狀況的結束而作廢。政府也將不能以新冠疫情為由對民眾出行施加新限制。當下的法國,儘管疫苗接種已經大範圍鋪開,但是隨著各種管控措施放鬆,還是為病毒提供了一定的可乘之機。

  作為馬克龍第二任期開始後優先解決的事項,有關疫情防控以及保護購買力法案在議會中的通過過程反映了當前法國議會中的力量對比。馬克龍不再擁有議會的絕對多數,儘管大多數政治意圖仍能夠通過,但反對派力量在議會中得到加強。

  新議會力量對比的體現

  這一點在有關疫情防控的法案的通過上,得到了體現。政府提交議會審議的法案中主要包括兩項措施:繼續允許政府採集與新冠病毒檢測相關的健康數據資料,直至2023年3月31日;保留檢查12歲以上出入法國人群“健康通行證”的可能性。

  如果說,這個法案中的第一條仍可以較為順利通過的話,那有關重啟“健康通行證”的措施,就成為了議會反對派的眾矢之的。

  為了盡快恢復正常生活秩序,同時降低新冠病毒傳播,馬克龍去年夏天提出將“健康通行證”轉變為“疫苗通行證”的措施。在這一措施下,只有接種疫苗者才可以正常出入餐館以及博物館、電影院等娛樂場所。

  當時提出這一措施時,極右黨派“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以其損害公民自由而反對;左派則希望可以強製接種疫苗,而不靠這種模棱兩可的方法來推進疫苗接種。不過,當時馬克龍的黨派尚掌握著議會絕對多數,儘管反對意見時有出現,體現馬克龍本人主觀意誌的“疫苗通行證”最終仍然在議會中通過。

  時過境遷,如今議會中沒有了絕對多數的黨派或黨派聯盟,反對派對重啟“健康通行證”猛烈抨擊。這一條在國民議會對法案的一讀中被否決。對馬克龍政府更不利的事在於,傳統右派共和黨(LR)也在這一條文的表決上加入了反對派。

  雖然該法案之後仍整體在國民議會獲得通過,並且在後續與右派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協商中添加了有關允許政府核驗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的內容,但隨著有關“健康通行證”的條文被否決,這條法案中政府最看重,也是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仍沒能逃過議會中反對派的阻擊,最終夭折。

馬克龍
馬克龍

  共和黨成為關鍵

  在保護購買力方面,政府爭取其提議的措施獲得通過的鬥爭更加艱難。一方面,隨著物價上漲帶來的通貨膨脹愈發嚴重,法國社會內部對這一問題高度重視為各黨派就這一議題做文章創造了條件。此外,購買力法案由於涉及到預算調整,因此在法案本身之外,與之配套的政府預算修正案也需要爭取議會同意,這就為反對派提供了更大的空間。以上特點就註定了圍繞預算變更幅度,以及救助措施力度,各黨派之間激烈辯論與交鋒無法避免。

  儘管政府成功說服議會在法國港口城市勒阿弗爾(Le Havre)修建一個浮動的液化天然氣處理裝置接受來自中東的液化天然氣;為法國國家電力公司(EDF)完全國有化撥款;維持於去年秋季宣佈的 “能源盾牌(bouclier énergétique)”來抵消能源價格上漲對法國家庭的影響;同時利用取消公共視聽貢獻費(redevance audiovisuelle)來為法國家庭減少負擔。但除此之外,購買力法案其他每一條具體措施背後都隱藏著無數唇槍舌劍。

  為了保護法國家庭的購買力,法國政府提出的方案主要從增加居民收入以及保障基本需求兩個方面入手。

  據8月4日召開的、由七名參議員和七名國民議會議員組成的對等混合委員會 (Commission mixte paritaire)達成的最終版本,法國政府增加居民收入的措施主要是允許員工買斷自己的調休工時,提升免除加班工資個人所得稅上限,以及進一步免除企業發放額外工資的稅負。

  除此之外,政府還將在9月向法國最清貧的家庭發放100歐元的“食品支票”,而針對養老金、最低社會保障的福利,政府也提出將會順應通貨膨脹總趨勢進行調整,以平抑物價上漲的趨勢。

  不過,在法案通過背後,卻是法國左派議員的集體失望。在接受法國媒體Médiapart採訪時,激進左派政黨議員、法國國民議會財政委員會主席埃里克·考克萊(Éric Coquerel)表示:“這兩項法案(指購買力法案以及與之配套的預算修正案)的結果表明它們只有在右派才行得通。議會多數派與共和黨人在意識形態和機構上的統一才促成了這些法案,(但)這些法案並不是好法案。”

  儘管自從丟失議會絕對多數地位後,馬克龍政府一再表示自己將採用新方法與各派政治勢力達成“妥協”,但從最終結果看,政府口中的各派,並不包括議會中所有黨派。除了出於維護共和國價值觀而排斥極右政黨國民聯盟外,激進左派政黨“不屈法國”及其左派盟友也因為其提議的措施會極大增加政府開支而不被政府及多數派看作是優先合作對象。一番權衡之下,政府將橄欖枝伸向了傳統右派政黨共和黨。

  儘管上半年進行的總統和立法選舉中,共和黨創下了其史上最差紀錄。但這次的保護購買力法案中不少內容都體現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瓦萊麗·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在競選期間的代表性口號:“幹的越多,掙得越多(travailler plus pour gagner plus)”。

  尤其是在如何增加收入這一問題上,政府不得不向共和黨的提議多次讓步以換取共和黨議員支持。共和黨自身也採取了相對務實的態度。一方面,對與政府合作保持著開放態度,同時利用自己優勢,在法案最終版本上留下了屬於自己的烙印。而在參議院方面,由於共和黨本就擁有多數地位,更是如魚得水。

  法國議會議事規則也為共和黨進一步放大影響力提供了機會。為了統一兩院最終通過的法案文本,國民議會和參議院會組織政府無法插手的對等混合委員會(Commission mixte paritaire),以便參議院議員和國民議會議員在各自一讀投票後磋商最終版本。對等混合委員會成員由七名國民議會議員和七名參議員組成,各黨派在其中所占人數根據它們在議會中席位的比例決定。受益於這樣的規則,共和黨成員在該委員會中數量最多。

  議會中這些變化,對政府所產生的作用更是愈發顯現。根據最新的時間表,法國議會在今年9月將不會根據慣例提前召開特別會期,而是按照憲法中的規定,於10月3日開始正常會期。這一特例,一方面是為了補償議員們在暑假期間的加時工作,另一方面也為政府與其他政治力量預先協商提供了更多時間,以便其為自己的提案儘可能多地爭取支持。

  此外,政府也吸取了這一個月以來的教訓,為了儘可能減少議會審議時間,總理要求每個政府提案都要儘可能簡短。可能誰也想不到,10月份國民議會將會審議的法案將會只有短短三條,哪怕它涉及到目前法國眾多求職者的失業保險改革措施。

  (張鈺韜,巴黎政治學院新聞學院研究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