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鳴導演藝術研討會”召開,總結其對中國話劇民族化表達的探索

2022年08月09日16:07

新京報訊(記者劉臻)8月8日,由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辦,北京戲劇家協會、《新劇本》雜誌承辦的“戲劇就是回故鄉——任鳴導演藝術研討會”在京舉行。數十位戲劇界的專家學者、評論家,以及與任鳴導演生前合作的編劇、演員齊聚一堂,在緬懷任鳴的藝術與人格魅力的同時,也對他在三十餘年導演生涯中創造出的藝術成就進行了深入研討。

研討會現場。 主辦方供圖
研討會現場。 主辦方供圖

“任鳴院長離開得很突然,這對北京人藝來說,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損失。”北京人藝副院長馮遠征認為,任鳴的作品具有獨特的風格化,對藝術的追求是不懈的。任鳴平時腦子裡想的都是關於戲劇創作、藝術發展、劇院人才培養等問題。同時,他肩負著承上啟下的重要責任,為劇院培養了徐昂、唐燁、閆銳、韓清、楊佳音等優秀導演,包括馮遠征自己最初做導演,也是在任鳴的鼓勵下,完成演員嚮導演方面的全面發展。“任鳴導演雖然離開了我們,但我覺得他的精神並沒有離開,每次北京人藝大幕開啟的那一瞬間,我覺得他就在。”

馮遠征發言。  主辦方供圖
馮遠征發言。 主辦方供圖

在北京劇協副主席楊乾武看來,作為北京人藝繼林兆華導演之後的代表或標誌性導演,任鳴留在劇院舞台上的作品數量多、質量高,他為北京人藝留下了豐富而珍貴的藝術遺產。談到任鳴導演的價值與意義,楊乾武認為,這些都與北京人藝的演劇傳統緊密相關。只有認識到北京人藝演劇傳統,在當代中國戲劇地位,尤其在當前高度市場化、商業化、多元化競爭、交融的複雜的生態中去看北京人藝的地位,就能領會任鳴的貢獻。“我們一定要總結北京人藝演劇傳統存在的價值,以及任鳴在這一傳統中做出的突出貢獻。如何為觀眾把戲排好,讓他們接受與喜愛。因為只有好的作品,好的觀眾產生良好的互動,中國的戲劇才有未來。”

楊乾武發言。  主辦方供圖
楊乾武發言。 主辦方供圖

“在我們戲劇的同行里,到現在,遠遠低估了任鳴。”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劉偉認為,任鳴恪守了北京人藝為人民服務的準則,繼承和發揚、展現、拓展了北京人藝的演劇學派,並形成自己獨特的美學品格和追求。另外,任鳴一生勤奮、勤勞,筆耕不輟。他是一個具有理論支撐、自覺理論追求、自己鮮明藝術主張的學者型的導演藝術家。“作為一個作品多達96部的導演實踐者,他的審美一直往民族的、東方的藝術表達方式上去找尋與表達,在這方面任鳴是清醒的,他認識到了這一點,並為之奮力前行。”

在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研究所所長宋寶珍眼中,任鳴是北京人藝演劇學派的捍衛者、繼承者、實踐者,也是發展者。“任鳴院長特別喜歡古詩,尤為推崇獨釣寒江雪的意境與枯藤老樹的境界,而且他認為北京人藝必須保留自己的境界。”談到任鳴的導演手法時,宋寶珍認為,任鳴從不故弄玄虛,賣巧炫技,而是順應當代觀眾的接受心理,用藝術的感染力贏得觀眾。首先,他認為,一台戲要讓觀眾看得懂,願意看,看了以後有收穫。其二,他崇尚用簡單、清晰、質樸、大氣的舞台場面,表現藝術真實、細節刻畫和典型意義,展現現實主義的舞台藝術特色。其三,他重視形象的種子的培育,讓戲劇行動充滿張力並形成自洽的邏輯和韻律,讓戲劇場面有視覺美感和內在詩意。其四,他重視演員的藝術創造,把舞台空間留給有靈性、有創意的演員,“人物是舞台的中心,表演是戲劇的靈魂,導演要死在演員身上,演員要死在人物身上”。

宋寶珍發言。  主辦方供圖
宋寶珍發言。 主辦方供圖

與任鳴合作了《香山之夜》的編劇李寶群認為,任鳴深諳創作規律,深知劇本的重要,編劇的重要,討論劇本時他思維敏銳,充滿藝術智慧,《香山之夜》整個劇本創作過程中,他既有政治上的把握,也有他在藝術上的堅持,有他的原則和底線。在李寶群看來,對於北京人藝,任鳴是有功之臣。他對北京人藝充滿情感,對人藝傳統充滿敬畏。“他為北京人藝排了很多好戲,扛起了北京人藝的大旗,也培養了多位新生代導演和演員。他還為人藝留下一座嶄新的劇場。每次談起未來的人藝新劇場,他都異常興奮,滔滔不絕。未來在這裏還將會繼續上演任鳴導演的作品,很多方面他更像是北京人藝傳統的守望者與看門人。”

中央戲劇學院戲文系教授胡薇認為,任鳴在中國話劇民族化表達的探索和嚐試都是有目共睹的。綜觀任鳴多年的導演藝術創作,尤其在探索、實踐“東方戲劇”的過程中,胡薇覺得,任鳴不僅自覺沿著焦菊隱的民族化道路繼續前行,還不斷探索和追求,在個人的導演藝術創作中孜孜不倦地嚐試著兼顧傳統與現代,尋找將人藝的傳統與當下的審美、表達相融合的、有效的舞台藝術呈現方式,並將之納入到自己導演創作實踐的總體追求之中,力圖在當代的戲劇舞台上,以民族化為基礎,在完成現代精神表達的同時,兼容東方的美學精神、戲劇思想、哲學思想和表現手段,從而呈現更具廣泛代表東方文化精髓的舞台表現風格。

編輯 徐美琳

校對 劉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