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假球”,要給孩子們一個交代

2022年08月10日17:22

廣東省第十六屆運動會男子乙A組-U15組(15歲以下組)決賽結束,廣州隊(紅色隊服)戰勝清遠隊(白色隊服)獲得冠軍。賽後,清遠隊球員落寞地互相安慰。圖片來源 “我是球星”賽事錄像截圖
廣東省第十六屆運動會男子乙A組-U15組(15歲以下組)決賽結束,廣州隊(紅色隊服)戰勝清遠隊(白色隊服)獲得冠軍。賽後,清遠隊球員落寞地互相安慰。圖片來源 “我是球星”賽事錄像截圖

  大比分落後、比賽結束前翻盤的故事在足球場上並不罕見。有時,它們甚至被冠以“奇蹟”之名。

  如果你是球迷,一定聽聞過2005年那個45分鍾連扳3球最終捧得歐冠獎盃的“伊斯坦堡奇蹟”,也許還在屏幕前見證了首回合0:4落後,次回合攻入6球逆轉的“諾坎普奇蹟”。哪怕不是球迷,你也很可能為中國女足逆轉韓國隊再捧亞洲盃的新聞而激動雀躍過。

  幾天前,在國內青少年足球賽場上,一場13分鍾連入4球的“大逆轉”卻引來專業人士和球迷的一致質疑。這場廣東省第十六屆運動會男子乙A組-U15組(15歲以下組)的決賽8月7日在廣東清遠上演,對陣雙方分別是廣州隊和清遠隊。對看過比賽和錄像的球迷來說,上、下半場的清遠隊像兩支不同的球隊,讓人不由地懷疑,這場球是否存在“貓膩”;讓人不由地想起,“假球”這片多年前曾籠罩中國足球的陰影。

  比賽第17分鍾,廣州隊即通過一次單刀機會取得領先。第32分鍾,清遠隊則憑藉一次右路內切射門扳平比分。值得注意的是,扳平之後,清遠隊隊員沒有過多慶祝,而是衝到對手球門裡撿球,顯然還想反超。下半場開始後不久,清遠隊先是在一次角球的混戰中破門,隨後又憑藉球員出色的個人能力,在對方5名球員的包夾下突破射門,將比分擴大為3比1。

  然而,此後比賽走勢讓人看不明白。在兩球領先的情況下,清遠隊陸續換下4名首發球員,突然變得不會踢球了。廣州隊先是在禁區裡與對方球員接觸後跳起倒地,獲得點球並罰進,引起假摔爭議。1分鍾後,廣州隊在右路形成機會,而清遠隊中路和右路的隊員絲毫沒有防守舉動,目送對方突破成功射門得分,將比分扳平。

  被追上比分後,清遠隊門將在面前有對方球員逼搶的情況下,把球向本方中衛方向直傳,被對方斷球射門。兩分鍾後,廣州隊獲得一次反擊的機會,前場2打4。但清遠的4名防守隊員移動遲緩,被對方兩人就打穿了防線,再丟一球。

  更離譜的是,下半場第18-31分鍾,清遠隊有隊員受傷下場,長達13分鍾的時間,沒有後備回到場上,只能以10人迎戰。在此期間,清遠隊兩次中圈開球,都在無人逼搶的情況下把球直接踢出邊線。除了終場哨聲響起前的兩次定位球,比賽最後5分鍾,清遠隊後場原地倒腳,沒有再組織進攻。廣州隊以5比3的比分獲得冠軍。

  據瞭解,清遠隊主要由恒大足校07年齡段的青訓梯隊組成,其U14隊伍剛剛獲得本屆省運會男子乙B組的冠軍。廣州隊實力其實也很強勁,隊中的兩名核心球員唐天翼和楊展彭都來自中超廣州城07梯隊,曾入選過U16國少隊,在本屆賽事中,兩人分別攻入11球和8球,位列射手榜前兩位。但因為這場有爭議的比賽,他們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輿論衝擊。在賽後採訪中,這對當地的國少“雙子星”表達了日後能披上國字號戰袍、為國爭光的美好願望,卻受到球迷的譏諷:“這樣的人還想進國家隊啊?”“先把假球那套學會了。”

  事件發酵後,中國足協已啟動調查程序,組成由競賽部、紀檢部等部門參加的調查組,於8月8日赴廣州進行調查。中國足協表示,對於各種賭球、假球、操縱比賽等嚴重違背體育道德、敗壞行業風氣的行為向來高度重視並密切關注,如調查發現確鑿證據證明相關單位和人員涉嫌操縱比賽、違背公平競賽原則,將會予以嚴肅處理。

  同時,廣東省第十六屆運動會組委會也已啟動調查機制,表示如查實相關單位和人員涉嫌操縱比賽、違背公平競賽規則的,將嚴格按本屆省運會的相關規定對涉事隊伍及代表團進行嚴肅處理,絕不姑息。

  事實上,這兩支隊伍爭奪的,堪稱該年齡段廣東省內的最高榮譽。很難想像為什麼這群清遠小將甘居亞軍,讓後防線上的4名後衛目送著對方球員把皮球送入球網卻無一人奮力回追。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清遠隊隊長一次次憤怒地把球踢出場外,是裁判吹響終場哨音時這個少年落寞低頭的身影。在這群孩子身上,我沒看到國足比賽透支體力後的喘氣、叉腰、雙手撐膝蓋,看到的卻是憤怒、無奈,好像腳下的足球無比沉重。

  有人質疑,這份重量也許來自“利益”。有網友指稱,“廣州隊裡面很多球員沒有證,所以他們就安排廣州拿冠軍,有證分給那些球員”,對此尚未有報導證實。這裏的證指的是運動員等級證書。根據中國足球協會製訂的最新版足球運動員技術等級標準(2019 版),類似廣東省運會這種省(區、市)體育局主辦的綜合性運動會、錦標賽中,乙組(U13-U15)第一名可以授予參賽的5名運動員一級運動員稱號,第二名授予參賽的3名運動員,第三至四名授予參賽的1名運動員。對未來無意在職業賽場發展的小球員來說,一級運動員的稱號可以助其順利通過高水平運動隊、體育單招等渠道,進入一流高等學府。

  有人質疑,這份重量也可能來自“政績”。前中國男足隊員、退役後從事青訓工作的徐亮發佈視頻直言,“這個圈子裡邊的很多假球,大部分是和利益有關係,但是孩子們打假球基本上和錢是沒有關係的,更多的是(因為)政績”。

  根據廣州市體育局公佈的本年度重點項目預算,該局今年將投入507.78萬元市級體彩公益金補助廣州市青少年足球培訓及競賽經費,其績效目標為“省比賽成績絕對領先,全國賽在全國前列”。但在此前結束的省運會U14組比賽中,廣州隊僅僅收穫第四名。

  另一方面,作為集體項目,足球比賽的冠軍將為獲得它的地市代表隊在省運會中增加3枚金牌。這關乎地市在金牌榜的排名,重要性顯而易見。

  在調查結果沒有出來之前,所有這些質疑可能只是猜測。球迷們的憤怒完全可以理解,因為“假球”傷害的不僅僅是球迷,更是中國足球。

  法學家曾對國內以往假球案的判例進行過分析,這些案件中往往對涉事人員“重反腐、輕打假”。他們認為,組織“假球”的行為損害了體育賽事這個“產品”本身,侵犯賽事組織者財產法益,建議吸取域外的司法經驗,將組織“假球”的行為納入詐騙罪的認定範疇,以實現保護財產法益與保護體育誠信的契合。

  無論調查結果如何,我只希望,任何人不要為難這些參賽的小球員。他們已經在球場上被傷害,不應該再為成年人的比權量力埋單。

  一名網友就在相關報導的評論區寫下,“成年之前的必修課”,諷刺意味令人悲哀。

  球迷們常吐槽,“中國14億人口,難道挑不出11個踢球的”,現實情況是,作為生存土壤、為中國足球培養後備力量的青訓建設還不完善。利益相關者一次“默契”的交易,可能會讓一些曾經為了足球風雨無阻、不畏寒暑的孩子信仰崩塌,丟掉羞恥心、榮譽感,丟掉體育精神,乃至就此放棄、告別足球,讓本不“富裕”的足球人口更加貧瘠。

  我當然希望,所有的質疑和猜測都不是真的,但如果查證“假球”屬實,希望組織者能向小球員們道歉,告訴他們足球場不該存在“人情世故”,不該發生利益交換。為了中國足球不再負重前行,先給孩子們的足球減重吧。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