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又開始利用美斯!簡直是穩賺不賠...

2022年08月10日19:03

  「我相信,也希望美斯在巴塞的生涯還沒有結束,我覺得這是我們的責任,讓美斯Lionel Messi能夠與巴塞再續前緣。」

  7月末,巴塞隆拿主席拿樸達Joan Laporta在接受ESPN的專訪時,用這句話點爆了美斯和巴塞隆拿這兩大球迷群體的情緒,而在這幾天,巴塞隆拿當地的媒體已經開始造勢。

  包括加泰電台、CCMA在內,都撰文表示巴塞已經接觸了美斯的團隊,雙方正在商討美斯在明年夏天結束與巴黎聖日耳門的合約之後,以自由身的身份回歸巴塞。

  然而比這些小媒體可信度稍高的《世界體育報》、《每日體育報》則僅僅表示,美斯會在世界盃之後決定自己的未來,而《隊報》這樣嚴肅的法國媒體則直接表示,巴塞和美斯團隊並沒有展開接觸。

  所以至少在目前,這還只是巴塞方面的一廂情願。

  非常有趣的是,去年的8月8日,正是美斯宣佈離開巴塞的時候。

  在去年的新聞記者會上,美斯哭濕紙巾的畫面還歷歷在目,當時的巴塞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閃轉騰挪,都無力承擔美斯巨額的工資,於是不得不將雙方長達二十餘年的合作關係就此斬斷。

  用拿樸達自己的話來說,當時的巴塞就像躺在「ICU病房」裡。

  既然在此時重新挑起了「美斯回歸」這一話題,那麼想必是巴塞的資產負債表已經出現了顯著的好轉,有了足夠的空間容納美斯。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最近幾天,巴塞隆拿正在想盡辦法降低自己的工資總額。

  球會又找到了比基Gerard Pique和布斯基斯Sergio Busquets等老將,希望他們作為巴塞的旗幟球員,將自己在今季的薪金再次下調,因為根據疫情期間達成的減薪合約,比基和布斯基斯今季都將重新領取高薪,巴塞也應該將此前減掉的薪金,重新補給兩人。

  根據媒體的報導,比基和布斯基斯都傾向於同意這一要求,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配合,迪莊就是一個反例。

  這個夏天,荷蘭人迪莊Frenkie de Jong的轉會緋聞始終不斷。

  曼聯從上季尚未結束時就開始發起追逐,但迪莊並不想離開自己所喜愛的巴塞隆拿,而在這幾天,車路士也加入了角逐,但迪莊的中心思想依然如是。

  巴塞方面自始至終沒有和球員方面撕破臉皮,但他們也很清楚,作為隊內的高薪球員,迪莊面前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離隊,要麼降薪。

  就像拿樸達所說的:「我們內部也有溝通,因為大家都知道巴塞現在有一個全新的工資結構和水平,所以我們也希望球員能夠理解和接受全新的情況和條件。」

  很可惜的是,迪莊不願離隊,也不願減薪。

  於是在當地時間8月9日,西媒透露球會的法務部門在迪莊、達史特根Marc-Andre ter Stegen和朗格勒Clement Lenglet等人的合約中發現了犯罪嫌疑,認為這幾人在合約後幾年的薪金翻倍是不合法的。

  很顯然,矛頭直指巴塞的前任教練貝圖美奧Josep Bartomeu,但也是在向球員施壓。

  巴塞隆拿之所以如此處心積慮地降低自己的工資總額,主要是為了給新援註冊。

  這個夏窗,巴塞隆拿幾乎是轉會市場上的最大買家,利雲度夫斯基Robert Lewandowski、拉芬拿Raphinha Belloli、高迪Jules Kounde、基斯爾Franck Kessie、基斯甸臣Andreas Christensen,一個個響噹噹的名字悉數加盟球隊,連續不斷的瘋狂操作讓拜仁教練拿高士文Julian Nagelsmann都非常困惑:

  「巴塞是唯一一家沒錢還能買下他們每個想要的球員的球會。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這有點奇怪,有點瘋狂。」

  而當記者把拿高士文的這個困惑傳達給拿樸達時,後者表示:

  「我覺得首先就是不瞭解情況吧,不了巴塞具體的現狀,確實1年前巴塞的財政狀況處於一個非常困難的局面中,我們當時可能正處於命懸一線的狀態中。但是現在我們已經走出了ICU,現在基本上平穩了,隨著我們啟動了兩個財政杠杆,接下來我們不僅擺脫了財政的困境,而且還補強了陣容。」

  正如拿樸達所說,財政杠杆是其中的關鍵。

  截至目前,巴塞隆拿一共啟動了三個財務杠杆,將球隊未來25年的25%轉播權和巴塞工作室的24.5%股權,分三次出售,換來了6.67億歐元。

  但是按照西甲聯盟的計算方法,這筆數字其實是5.17億歐元。

  用換來的錢,巴塞隆拿在轉會市場上招兵買馬,但是根據西甲聯盟的工資帽制度,巴塞隆拿必須要在一定的限額中註冊這些買來的球員,這就意味著目前佔據份額較大的球員,比如比基、布斯基斯、迪莊等人需要騰出足夠的份額,從而讓利雲等新援得以註冊,才能獲得代表巴塞上場比賽的資格。

  時間上已經非常緊張,因為在本週末,西甲聯賽就要開幕了。

  這看起來非常神奇,但本質上只是出售自己的資產而已。

  拿樸達在採訪中表示,如果有其他的選擇,他們不會出售自己的轉播權,所以收購轉播權的第六街公司做了一筆好買賣,「因為未來轉播權益肯定是會上漲的。」

  巴塞隆拿等不到那個時候,所以他們選擇用這個上漲的未來換取明晃晃的現金,以此來完成陣容上的補強,也就是「寅吃卯糧」。

  但問題在於,那卯時該吃什麼呢?

  所以巴塞隆拿需要在這個賽季打出超額的好成績,就此爬出競技層面的泥潭,從而為自己換來更多的贊助和收入。這三個杠杆撬起來,西甲冠軍或許都無法達成平衡,歐聯賽場上恐怕至少需要攻入四強。

  這顯然是沙維Xavi肩上最沉重的壓力。

  既然球會並沒有徹底擺脫財政上的困難,那麼「美斯回歸」又從何談起呢?

  這可能就是拿樸達正在琢磨的新計劃了。相較於去年這個時候,巴塞隆拿的財政狀況的確出現了明顯的改善,當時的他們的確沒有足夠的空間容納美斯這座大佛,但隨著三大杠杆的撬動,如果幾位球員的降薪也能成功,明年夏天撬回美斯或許就存在可能性了。

  最主要的是,美斯的回歸將會為球會帶來額外的收入。

  前不久,巴黎聖日耳門商業總監岩士唐在接受《馬卡報》專訪時透露,美斯的加盟,讓巴黎聖日耳門的贊助水平翻了近一倍,而且美斯也為球會帶來了10家新的贊助商。

  另外,美斯還帶動了巴黎聖日耳門波衫等周邊商品銷售份額的上漲,社交媒體的粉絲數也上漲了近60%,這些數據都能為球會在財政收入上獲得更多的議價權。

  當然了,這些來自巴黎聖日耳門的數字可能有一些誇大的成分,但在商業上,有美斯和沒有美斯,的確是兩個級別的事情。

  在情感上,美斯或許無法拒絕來自巴塞的邀請,畢竟去年離隊時,美斯的痛苦非常真切,畢竟他和他的家庭已經深深紮根在了巴塞隆拿當地。

  拿樸達也在採訪中主動表示,「我覺得自己虧欠美斯,從情感和道德上來說,我希望美斯在巴塞能夠有一個更好的結局。無論是作為主席,還是作為個人,我都覺得虧欠了美斯。」

  而在商業上,美斯的回歸會為球會帶來顯著的收入增長。在轉播權等資產已經被換為現金之後,巴塞隆拿需要找到新的收入點,競技層面的進步終歸帶有一些偶然性,誰也無法保證沙維能帶領巴塞在這個賽季打出好成績。

  然而美斯回歸如若成真,則是只會成功,不會失敗的商業操作。

  如果此事按照這樣的劇情上演,還是有一些悲哀的。

  作為21世紀最為優秀的球員之一,先是在最後一刻才被告知無法和自己從小效力的球會簽下新的合同,被當成累贅一樣趕出球會,然後等到球會一頓操作過後,又要被當成搖錢樹一樣請回來,用所謂的「回歸「再收割一票贊助商的真金白銀和球迷們的情緒和眼淚。

  如若美斯願意加入這個故事,阿根廷人所帶來的收入也能覆蓋他所要求的工資,畢竟屆時37歲的美斯也不能開出34歲時的薪資要求;如果美斯不願意出演這個虛假的主角,巴塞隆拿則可以省下一筆高額工資,大可以拿去買新的球星。

  不管怎麼算,拿樸達都是不虧的。

  這樣一來,一場大戲可能就在我們眼前徐徐展開。

  未來的這一年,巴塞隆拿的當地媒體必定會大肆渲染美斯回歸的相關消息,吊起球迷們的胃口,拿樸達也可以借此向贊助商們開口要錢,要求他們協助球會簽下美斯。

  而他自己在這次公開表示虧欠了美斯之後,日後必定會進一步降低姿態,以此來試探美斯方面回歸巴塞的意願,用親情牌來推動這筆交易的發生。

  至於具體能不能成行,終歸是要看美斯自己的意願,畢竟巴黎方面會嘗試與美斯續約,而到了今年冬窗,美斯可以自由接觸所有有意於他的球隊,到了夏天恢復自由身,他就佔據了更多的主動權。

  不過在「美斯重返巴塞」的這個劇情裡,他只會是一個配角。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