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狗記得自己的往事嗎?

2022年08月10日17:50

參考消息網8月10日報導 美國《大眾科學》月刊網站7月21日刊登布蘭登·凱姆撰寫的題為《貓狗記得自己的往事嗎?》的文章,內容如下:

我剛認識我的貓咪珀莉塔的時候,它住在我公寓樓和加油站之間的一條小巷,喝的是地上水坑裡被發動機漏油汙染的水,吃的是能找到什麼就吃什麼。10年後,當珀莉塔蜷縮在我的筆記本電腦上讓我難以打字時,我還記得當年它如何狼吞虎嚥我放在巷子裡的食物,以及多麼容易就可以用更多吃的引它進屋。

但它還記得當年的流浪生活嗎?如果是,它記得哪些部分呢?

擁有記憶能力

有動物作朋友的人大概都想過這個問題,但為了簡單起見,我們把討論範圍限制在貓和狗身上。它們的行為當然就像有記憶一樣,畢竟每次你進門,你的小毛球都不會把你當陌生人對待。進化理論也這麼說:長壽的動物理應都有長久的記憶。這方面也有嚴格的科學實驗,雖然不足以完全理解狗和貓的記憶,但足以證實它們有記憶,並且提出一些有趣的問題,關於它們的記憶和我們的記憶有什麼不同。

動物心理學研究員米克爾·德爾加多說:“這很難辦,因為我們不能直接問它們。我的思路是:動物要有記憶,有什麼重要的前提條件?”

貓或狗——或人類——要記住久遠的事情,必須首先能回憶起不久前發生的事情。為了在受控環境下研究這一點,科學家們設計了一些實驗,在動物正確識別以前看到的物體、在不看障礙物的情況下避開障礙物,或者找出之前看到被藏起來的食物時給予它們獎勵,並進行監測。當然,這些方法並不能捕捉貓和狗能夠回憶起來的一切,而旨在梳理有關它們認知的基本知識。

幾十年來的數據顯示,貓狗的確具有短期記憶,它們在睡覺和做夢的時候會把某些事件和互動轉變成長期記憶。匈牙利洛蘭大學的動物行為學家和犬認知專家亞當·米克洛什說:“做夢往往與記憶重組有關。”狗和貓都有快速眼動的特徵。這是一種神經信號,標誌短波睡眠和其他類型的打盹,在人和鼠的大腦中都與整理一天的經曆相關。

犬類長期記憶的一個最好例子是一隻名叫“獵人”的邊境牧羊犬,它在三年內學會了1000多個物體的名稱。這種語言成就雖然令人印象深刻,卻未必意味著2019年以15歲高齡去世的“獵人”還記得自己還是一隻小狗時的經曆。這需要所謂的情景記憶,包含某種體驗的細節,也就是誰、什麼、何時、何地等等。

具備自我意識

直到最近,科學家還認為,狗的思維局限在聯想記憶上:它們能想起經曆或事件之間的關係,卻想不起經曆和事件本身的錯綜複雜。如果是這樣,那麼,我那已經離世的愛犬“彗星”每次在我父母開始往車里裝行李的時候就爬上車,它應當不記得坐獨木舟、游泳和在旅行中吃過的棉花糖。它只是學會把準備出行跟快樂聯繫起來。

但是,米克洛什及其同事克勞迪婭·富加紮進行的研究動搖了狗只有條件反射式記憶的觀點。2016年,他們做了一項實驗,讓狗模仿幾分鐘前人類示範的動作,證明狗確實記得自己經曆中的特定元素。在後續實驗中,狗在第一次做某個動作之後很久還能重複,這一發現為它們的情景記憶增添了某種“自傳”層面。它們的思想不只是一堆各不相幹的細節,而是由一種自我意識串聯起來。

至於貓,一些實驗考察它們是否會回到以前投喂食物的容器,從而為它們的情景記憶提供了科學支援。米克洛什說:“貓的記憶可能和狗很像。”

不過,他和德爾加多指出,這種回憶可能與我們不同。人類可以自發地、自導自演地反思自己的回憶。比如,我可以回想自己聽過的第一場演唱會——英國平克·弗洛伊德搖滾樂隊的演出,而不需要去看票根來提醒自己。貓和狗如何引導自己的回憶仍未可知,我們不知道它們是需要提示來觸發記憶還是像我們一樣有傾向性。

記憶機制成謎

此外,現在也不太清楚我們這些毛茸茸的同伴如何重溫遙遠的記憶。我的記憶就像電影一樣在腦海中回放,這很適合,因為當代人類是以視覺為導向的物種。

但貓和狗更依賴其他感官,尤其是嗅覺。它們的回憶會不會作為氣味而非圖像出現?兩項研究證明了這一點:在黑屋子裡用鼻子找到熟悉物體的狗,以及在分開數年後通過氣味辨認出媽媽的貓咪。

德爾加多說:“我敢肯定,動物多種感覺並用的程度要高得多。它們的記憶可能是氣味或聲音,而不一定像我們在腦海里重溫某個事件時那樣會出現畫面。”我還可以看到初次遇到珀莉塔時的畫面。它或許還能聞到當時的氣味。

德爾加多還提出語言的問題。除了由視覺驅動,人類記憶還由詞彙和複雜的語法構成,一些專家認為這對回憶的能力至關重要。

雖然狗和貓沒有人類那種充分發展的語言,但它們能夠通過聲音、姿勢、面部表情和其他信號來交流和表示意思。也許,沒有語言形成的記憶只是完全不同的,而不是更弱的。它們甚至可能更加濃烈:不那麼複雜,但不摻雜語言的抽像,或者像德爾加多指出的,人類容易沉迷於的事後猜測和假想情形。

這個問題以及其他有關貓狗如何看待過去的問題在科學和倫理上可能都無法澄清。比如,要驗證被領養動物如何記憶領養它們的人,我們需要把二者分開幾個月,甚至幾年。

德爾加多說:“我可以接受謎的存在。我已經學會接受這個事實:還有太多我們不知道的東西。”

細節可能模糊,但知道我們的貓和狗有記憶就足夠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