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者正青春·一線故事】滕超:七年磨一劍 突破“卡脖子”

2022年08月12日09:19

  來源:光明日報

滕超在實驗室。光明圖片
滕超在實驗室。光明圖片

  【奮鬥者正青春·一線故事】

  “把光刻膠的樣品從色譜柱中洗脫出來,用來測定交聯度和分子量,利用的是體積排阻的分離機理。”在廣東省深圳市職業技術學院應用技術研發院的實驗室里,年輕的特聘教授滕超正在給學生解釋實驗原理。

  別小看他身後那間光線昏黃的實驗室,雖然面積不大,裡面的每台設備都是滕超眼中倍加珍惜的“寶貝”。今年6月,正是在這間幾十平方米的實驗室中研製出的光敏聚酰亞胺光刻膠,通過測試驗證,性能可以滿足進口替代要求。

  從研發到成功,滕超和團隊在這個項目上鑽研了七年之久。相比傳統光刻膠,這種新型光刻膠既起光刻作用又是介電材料,可以大大縮短工序,提高生產效率,使我國芯片製造供應鏈上重要的原料實現了自主可控。

  眼前這位科研工作者雖然年輕,但面對團隊時表述準確、俐落,舉手投足間透露著沉著、穩重。這位高分子物理專業博士是“轉行”從事新材料研究的,在這個追求速度的領域,他靠什麼取得了成功?

  故事始於10年前南京大學博士畢業前夕,一家企業找上門來想要聯合研發,才讓滕超真正瞭解當時我國光電顯示和半導體產業所面臨的現狀。“屏幕背後有著一堆源頭技術仍然被‘卡脖子’,例如精確控製液晶層厚度的LCD間隔物微球材料,問世近40年了,但技術和供應卻仍然被日本企業攥在手裡。”

  這讓滕超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到離產業最近的深圳去從事應用技術研究!滕超將這個想法告訴了最敬重的薛老師,得到了老師的支持和鼓勵。

  滕超口中的薛老師,是對他科研路上影響最深的榜樣,這位新中國高分子領域的首批博士之一,經常告誡滕超,“做研究不要死盯著數據上的東西,不要只想著發論文,而是要多出對產業有用的成果”。

  隔行如隔山,滕超首先挑戰LCD間隔物微球項目時,就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

  “技術層面的問題我還可以通過大量閱讀和實驗來補充提升,最難的是組建團隊。”原來,這個項目是研發替代材料而非突破性產品,難以發表論文,因此課題組很難招到人。從做實驗、採集數據到分析、測試每個環節,滕超和搭檔親自上手,“幾乎在辦公室住了一年多”。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狂補功課和汗水灌注中,交叉學科的知識網絡給了滕超“靈光一擊”。他設計了一套算法,去精確控製實驗當中的變量,終於取得成功:數個工廠同時進行測試,竟破天荒地全部一次性通過。

  這也是中國首個能夠全面通過平板顯示行業測試並具備量產能力的相關產品,打破了日本在此領域幾十年來的長期壟斷,如今國內的主要平板顯示製造企業,全都用上這款高性價比的高精度微球材料。

  微球研發的成功給了滕超和團隊莫大的鼓舞和信心。2015年,滕超將目光投向困擾芯片研發的關鍵材料光刻膠。這種材料用於芯片核心部分的電路封裝和光刻開口,被日本和美國壟斷,並對國內許多領域的企業禁售。

  不少企業有苦難言——光刻膠的保質期只有6個月,不能大量存儲,長期的技術壟斷造成“賣方市場”。這樣的壟斷不僅體現在最終產品上,還表現在產品的原物料。

  “以光刻膠核心的光敏劑為例,我們需要高純度的光敏劑,國內沒有貨源,而日本企業在瞭解到採購意圖後都拒絕供應。”回憶起開發過程,滕超的臉上現出苦笑,“我們發現原料這道檻沒有捷徑,只能新設一個研發小組,硬著頭皮從光刻膠的各個組分開始攻關合成方法和提純工藝。”

  項目組從國內能大宗供應的原料化學品入手,最終一步步得到滿足項目需求的高純度光敏劑成品和其他原料。“儘管這拉長了光刻膠的研發週期,但國內產業原料供應鏈的建立讓我們徹底擺脫了再一次被‘卡脖子’的可能。”

  “學以致用,產業報國。”如今的滕超像他的導師那樣,常常叮囑團隊中的數十名博士、碩士生。在這樣的氛圍中,團隊攻下一個又一個“卡脖子”的產業痛點:液晶取向劑、硬化絕緣層材料、電聲音質增強材料。

  “科研攻關時,要考慮的不能只是商業價值,更多要考慮的是它對國家和社會以及產業有沒有貢獻。”滕超堅定地說,“必須要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

  (本報記者 黨文婷 嚴聖禾)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