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訓練營幕後故事:五組作品用Apple設備完成專業電影標準

2022年08月12日15:20

  FIRST訓練營是⾯向全球華語創作者的公共電影培育項⽬,旨在幫助優秀電影⼈在極限的創作條件下完成創作,為傳統的學院教育做另⼀維度的補充。

  今年,導演張律將作為第⼗六屆FIRST⻘年電影展訓練營年度導師,以“時機”為主題創作故事。 本次FIRST訓練營與往屆最⼤的不同在於專業性的要求更⾼。⽆論是張律導演對於整體的把控,還是剪輯顧問劉新⽵⽼師等對剪輯後期的指導,都讓學員們有機會向⼀線專業電影⼈來提⾼。

  今天就來介紹五組作品分別是張怡導演的《殺死孤獨》,時諾 導演的《我暈的,是時針》,陳楷⽂ 導演的《國際學校》,李明灝導演的《我還認識你,⼗⼀》和雷誌⻰導演的《時機遲遲不來,苦死了等待的⼈》。

  這5個作品的成員得益於Mac Studio和iPad組合的設備⽀持,讓導演及劇組⼈員在⼀周的時間以專業電影的標準完成了導、編、剪。

  《殺死孤獨》導演:沈怡

  《殺死孤獨》這部短片邀請到⻘年演員李夢主演,短⽚講述了⼀位⼥殺⼿在⽇複⼀⽇的⽣活和⽆盡待命中感到孤獨,⼀個不尋常的決定引發⼀場意外的故事。

  在拍攝的過程中因為拍攝現場⼤監視器離演員得⽐較遠,⼜沒有拿到⼩監,因此導演張怡全程拿著iPad通過閱流平台來作為監視器。

  Cadrage是她⽤了很久的app,基本每⼀次拍攝的取景都會使⽤,拍完後會有焦段、⽅位⻆度等信息,⽅便管理好所有的分鏡場景。

  在沈怡導演⽣涯中⼀直在⽤Apple的Mac產品,從最早的15⼨MacBook Pro 到後⾯M1芯⽚的 13⼨ MacBook Pro,都是剪輯中的助⼿。

  而這次在First訓練營作品里,使⽤Mac Studio之後,之前在⽼設備上剪輯時需要在Premiere的節⽬監視器中選擇 1/4 或 1/2 的視圖模式,現在可以直接選擇“完整”模式。

  並且現在M1 Ultra的Mac Studio上道出視頻只需要花1分鐘的時間, 這讓她感受到了效率的提升。

  《我暈的,是時針》導演:時諾

  作品《我暈的,是時針》講述了⼀段特殊的關係,導演時諾將其概括為:“酒暖⼼,情眩暈,表⽩遊戲錯時機。過往醉,今朝醒,感動常在三⼈⾏。”

  同樣iPad在拍攝過程中給了導演時諾很⼤的幫助。⽐如時諾會⽤Shot Designer這個app來做分鏡頭場景設計,在iPad上⼿動操作會更好⽤。

  時諾還還認為Sudio Display從導演的⻆度來說在剪輯過程中⾮常好⽤。首先Studio Display 內置的揚聲器的聲⾳可以完全滿⾜她的需求。

  這次導演時諾使⽤的是搭載了M1 Max芯⽚的Mac Studio ,在剪輯中能明顯感覺到圖像處理性能和圖像渲染能⼒的升級,包括處理ProRes視頻格式的速度。

  作為最後⼀個殺⻘的組,且拍攝都是在⼤夜中完成,對設備穩定性和緊急處理能⼒都有⼀定的要求,Mac Studio 保證了這個小組可以在最後三天極限的剪輯時間限制下準時交⽚。

  《國際學校》導演:陳楷⽂

  《國際學校》講述了⼀段發⽣在代際、⽂化之間衝突的故事,熱愛創作的⾼中⽣男主認

  為的藝術被當作詛咒靈驗,當太極圖相逢⼗字架,荒誕刺破了真實。

  導演陳楷⽂說,這次Mac Studio給我最⼤的印象就是“快、穩定、不發熱且輕巧”,平時的電腦在⼯作中經常就會出現發熱、卡BUG等⼀些奇奇怪怪的問題,Mac Studio的表現就⾮常的穩定。

  在複雜的團隊協作中,Apple⽣態中的AirDrop、iCloud也起到很⼤的作⽤。

  技術指導兼後期⽯正傑說這次⼀台 Mac Studio就可以把所有電影製作過程中的問題解決,這是最厲害的地⽅。

  並且Studio Display置的揚聲器能讓他們直接⽤這台顯示器就可以在後期監聽聲⾳。

  在⽤到AE,Premiere,達芬奇這些軟件時M1系列芯⽚上視頻編解碼處理引擎針對ProRes格式的加速技術,帶來的感受真的和之前有了很⼤的不同。

  同時因為FIRST電影節是在⾼原地區舉辦,對Mac Studio電腦設備的適應能⼒來說有⼀定的要求,但是M1系列芯⽚獨特的ARM架構在溫度控制上表現很好,不⽤擔⼼環境的影響。

  ⽯正傑還提到有點遺憾的是這次在剪輯上沒有⽤到Final Cut Pro,如果能⽤Final Cut Pro和達芬奇進⾏協同協作,對於不同的部⻔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進⾏配合,勢必會省很多的時間,配合 Compressor在Mac Studio上轉碼的速度也會⾮常快。

  《我還認識你,⼗⼀ 李明灝》導演:李明灝

  《我還認識你,⼗⼀》講述了⼀段奇幻的故事,未⼘先知的⼥⼦、⻜不起來的⻦、會說

  話的樹。

  在分鏡設計上李明灝導演⽤到的是Procreate這個app ,雖然之前對它並不熟悉,但⽤起來發現很好上⼿、操作起來也⽅便,⽽且體驗跟⽤紙筆畫畫很類似。

  由於分鏡會涉及到很多同場景中演員動作和位置的 變化,如果⽤紙筆來畫的話⽐較耗時間, iPad上就可以複製黏貼相同的場景,節省了很多時間。

  同樣李明灝還會⽤到iPad現場監看,和傳統的⼩監相⽐,可以很⽅便的截圖和錄屏,甚⾄在攝影機沒開機時,碰到好的內容也可以隨時⽤iPad錄下 。

  《時機遲遲不來,苦死了等待的⼈》導演:雷誌⻰

  雷誌⻰導演的《時機遲遲不來,苦死了等待的⼈》講述了⼀位懷才不遇的演員和他的徒弟等待那個屬於⾃⼰的“時機”的故事。

  雷誌⻰導演在來FIRST之前是⼀名編劇,這是他第⼀次作為導演拍⽚,之前也沒做過剪輯。但因為要在剪輯⽼師來之前交⼀版粗剪,所以當天學當天剪,在學了四個關鍵的快捷鍵之後就把第⼀版給剪出來了。

  整個過程中他使用的是Mac Studio,因為訓練營也是“完成第⼀”,所以第⼀版他中間沒有停歇地剪了⼗⼏個⼩時到天亮,在給剪輯導師之後第⼆版⼜剪了⼗⼏個⼩時,Mac Studio的穩定運⾏幫了他很⼤忙。

  這次從設備的性能上,尤其是極限創作對速度和效率有極致要求的情況下,Mac Studio給了 雷誌⻰很⼤的持,整個過程沒有出現任何⽐如卡機、死機、軟件不動⽽導致完成不了的技術問題。剪輯過程甚⾄都沒有卡頓。

  《時機遲遲不來,苦死了等待的⼈》的攝影宋君羿則認為iPad給了他很大的幫助,第⼀,他會在現場在iPad上下載好Shot Designer,現場如果有⼀些機位的變更,或者是⼀些演員⾛位的調整,他會及時的拿著iPad跟導演去進⾏協商。

  第⼆就是在iPad上在現場⽤閱流作為監看,直接就相當於⼀個⽐⼩監要⼤很多的監視器,然後還可以隨時回到素材。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