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招聘潮開啟:500萬高薪不稀奇,技術人才最稀缺

2022年08月13日16:57

  澎湃新聞記者 範佳來 見習記者 楊陽 實習生 劉亦冰

  初露鋒芒的元宇宙產業,已經悄悄開啟招聘熱潮。

  近日,澎湃新聞記者從多家互聯網、遊戲類企業獲悉,計劃在近期擴大元宇宙人才招聘規模。“現在公司在中國有三百個員工,未來幾年要招到一千五,而且今明兩年需要大量招引擎工程師和高校的計算機系軟件工程的畢業生。”上海一家頭部遊戲引擎公司總經理告訴記者。

  “以引擎工程師為例,行業整體需求很旺盛。員工流失很嚴重,很多公司挖人都給兩三倍工資。”這位總經理透露。在大廠屢屢“過冬”、降本增效裁員的現狀下,元宇宙人才需求依舊很高,企業之間競爭激烈。

  薪資方面,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普遍應屆生能達到40萬-50萬元左右,10年經驗的資深工程師薪資約為100萬-200萬元,對於特別優秀的人才,開出400萬-500萬元的高薪都不稀奇。

  包括紅杉中國、高瓴創投等國內一線投資機構也向記者透露,已在元宇宙領域佈局多家初創企業。“現在依然是元宇宙非常早期的階段,要先解決高速公路‘怎麼造’的問題,再去解決‘路上跑什麼車’的問題,期待更多優秀創業者和企業能讓這個行業變得更加成熟和完善。”一位投資人表示。

  捏臉、虛擬建築師......元宇宙到底分哪些崗位?

  說到元宇宙人才,人們第一時間會想到的是捏臉師。

圖片來源:澎湃新聞視頻截圖
圖片來源:澎湃新聞視頻截圖

  “捏臉算是‘元宇宙’系統里最基礎的項目。未來,人們在虛擬世界生活、工作、玩樂,第一步就是定製自己的外觀,捏臉師就像電子世界里的整容醫生,元宇宙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形象,捏臉的維度越細,出來的形象越特殊。”網易伏羲人工智能算法工程師晚豐(化名)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從上海交通大學自動化專業碩士畢業後,他參與網易旗下《逆水寒》《天諭》《永劫無間》等遊戲捏臉功能落地。以《永劫無間》為例,目前一天就要調用捏臉功能幾十萬次。他告訴記者,元宇宙領域的招聘門檻並不低,他在研究生時候的項目與視覺識別相關,訓練機器人識物抓取。

  工作要求他學會AI基本算法、開發工具、深度學習框架,還要懂一點美術、心理學。平時,他自己也會買面部相關的書,學習三庭五眼等知識。

  外人看來神秘的捏臉,在他眼中更多是數學問題。“每一個五官的位置由一個參數表示,我們就會用參數隨機組成不同的臉,告訴AI這個參數對應的是什麼形象,不斷訓練AI學習。當用戶上傳照片,利用AI模型,就可以儘可能還原真實形象。”

  蔣冬冬(化名)從汽車專業畢業後,靠自學轉行3D美術,現在從事的職業是“虛擬建築師”。他的工作是在沉浸式活動平台網易瑤台中搭建現實中的場景,例如大禮堂、會議室,拍賣會、藝術館場景等,力求做到栩栩如生。

  “舉例而言,藝術館場景從佈局結構和玩家在其中的行走路線都需要考慮真實的逛展體驗,所以需要一邊討論場景佈局,一邊驗證討論結果,一步步完成場景。”蔣冬冬表示。在他看來,未來元宇宙的搭建會開放給更多人,讓更多人參與進來共建元宇宙。未來,人人都可能在元宇宙的世界中創作,人人都將成為元宇宙的“建築師”。

  “目前遊戲、社區、直播等領域的元宇宙人才需求更大。中小企業提供了大部分崗位,很多是初創企業或剛剛轉型。”Boss直聘分析師單恭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投資企業也早就瞄準了元宇宙賽道。高瓴創投合夥人王蓓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目前高瓴創投在元宇宙領域已經投資了7-8家公司。“從概念和邏輯上來講,我們認為,現在還屬於虛擬現實賽道比較早期的時候,現在做投資還是以技術驅動為前提,後面隨著基礎設施的逐漸完善,整個生態會有更多機會,所以這是一個先技術後商業的賽道。”

  王蓓認為,作為投資方,目前他們除了看重創業企業的技術理解,還有產品經營和落地能力。“還有許多非常現實的問題有待解決,因此我們還是重視技術應用到現實中的解決能力。”

  “技術基礎是首要的,其次是要找好模式和角度,在浪潮到來之前先把路修好,靜候資本湧入。”紅杉中國合夥人鄭慶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行業興起過程中,一定有中小型的模式創新機會,紅杉中國對元宇宙企業的佈局,也是基於對軟件、硬件、基礎科學等多方面的考慮。”

  傳統崗位是“專家”,元宇宙是“全才”

  元宇宙的商業前景究竟如何?“起初大家誤解元宇宙就是遊戲,其實遊戲只是元宇宙其中一個細分市場。”遊戲引擎公司Unity中國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張俊波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在我們的理解中,元宇宙是一個廣泛的實時3D版本互聯網,只是把現實的產品和信息通過3D和交互的形式,以更豐富體驗,提供給開發者、客戶和夥伴。”張俊波表示,如今技術還未能發展到真正在元宇宙消費的時代,因此最先實現的元宇宙應用是可以帶來實際經濟利益的應用,比如賣房、賣車時的可視化等等。

  他認為,目前在短期內,元宇宙概念可以給大家帶來直接的幫助、就業和價值的,其實是真實生活的數字孿生、產品和信息3D化。

  目前元宇宙究竟需要哪些人才?澎湃新聞記者瞭解到,除了捏臉師、虛擬建築師,引擎開發技術人員、挖掘機機器人研發人員、區塊鏈工程技術人員等核心技術人才更為“吃香”。而企業以百萬年薪爭奪的,也主要是這部分人才。

  單恭分析,去年以來,元宇宙崗位的增長速度很快,但是明顯看到春節之後增速有所放緩。“一方面,概念爆紅後再整體回調,是一個正常現象。另一方面,伴隨著大家對行業理解的加深,企業知道自己更需要什麼人才,求職者知道自己更適合什麼崗位。”

  她認為,如果說傳統崗位的剛需是“專家”,元宇宙崗位的剛需則更像“全才”。舉例而言,一名傳統的遊戲策劃,可能只需要熟知系統、數值、劇情等某一方面的配置,但元宇宙領域的策劃,不僅要全盤精通,還需要對3D美術的資源生產過程有相當瞭解。

  “現在大家元宇宙概念討論的很熱烈,成熟的消費場景卻還沒有出現,原因就在於核心技術還沒有突破。”上海市政協常委、國務院參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遊閩鍵表示。在他看來,建設元宇宙產業急需聚焦元宇宙關鍵技術領域的人才,讓不同的技術形成合力。

  遊閩鍵認為,基於現實條件,並結合元宇宙長遠發展來看,最關鍵的還是人才,人才是最核心要素,只有引進、培養頂尖人才,發揮出人才科研創新能力,才能在元宇宙賽道上不被技術“卡脖子”。

  攻克技術難題,孕育“元宇宙”人才土壤

  談到元宇宙人才目前的招聘熱潮,一位遊戲行業高管告訴記者:“當新興行業興起的時候,在技術還不成熟的情況下,有一些特定行業,就會變得人才稀缺。但其實這種稀缺是因為工具鏈不成熟,如果能把工具的使用門檻降低,可能情況就會完全不同。“

  “比如捏臉師,現在的捏臉師還屬於剛剛起步,因為會使用這些工具的人其實不多,但當需求達到了一定量,工具的門檻進一步降低,人才的稀缺度可能會有所降低。”

  遊閩鍵告訴記者,業界認為,實現元宇宙,需要交互技術、物聯網技術、區塊鏈技術、人工智能技術、電子遊戲技術、網絡及運算技術六大技術體系支撐。《上海市培育“元宇宙”新賽道行動方案》也提出,主要任務之一是建設產業高地,包括關鍵技術、基礎設施、交互終端、數字工具四個方面。

  其中有一些關鍵前沿技術是世界性難題,各國都在研究,但是還未突破。比如腦機接口、人機交互、虛擬現實一體機等。有一些已經分領域在應用,但是還需要技術升級,譬如數字孿生、數字人、NFT等。

  調研數據顯示,在20座全球科技創新中心城市中,上海對於全球青年科學家的吸引力排名第四位,居中國城市之首。近些年,上海連續發佈了《鼓勵留學人員來上海工作和創業的若干規定》《留學回國人員申辦上海常住戶口實施細則》《上海市浦江人才計劃管理辦法》等政策。“上海具有肥沃的元宇宙土壤,加上一系列政策支持,相信上海未來會聚集更多的優秀人才。”遊閩鍵認為。

  “我希望上海能夠給元宇宙創業者更好的沉浸式創業的環境和政策,能夠有更多的激勵,吸引優秀人才,能夠讓上海的這些元宇宙創業者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虛擬和現實完美融合的創業氛圍中。”王蓓建議。

  “作為跨國企業,Unity 很看好中國的元宇宙產業機會,如果錯過會非常可惜。我們已經成立了Unity中國,將中國作為後續投入和發展的重心所在。”張俊波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責任編輯:是冬冬 圖片編輯:施佳慧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