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邦掙紮 休閑服裝如履薄冰

2022年08月13日03:08

老牌服裝企業出路何在?

曾經由周杰倫代言的美邦服飾近來麻煩有些多。

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飾股份有限公司兩控股公司近日新增被執行人信息,杭州美特斯邦威服飾有限公司和昆明美特斯邦威服飾有限公司共被強製執行超53萬元。而就在不久前,美邦服飾深陷討薪風波,先後被多位員工在社交媒體上爆料稱拖欠數月工資,而美邦對此始終保持沉默。

記者就相關問題向美邦服飾發郵件核實,截至發稿暫未收到回覆。

這家老牌服裝企業的業績下滑得厲害。年報顯示,2019至2021年,美邦服飾虧損超21億元。其2022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顯示,預計歸母淨利潤虧損6.8億元至6.2億元,與同期發佈業績預告的服飾企業相比,虧損較為嚴重。

美邦服飾創始人周成建在之前的採訪中表示,公司要做生存管理,因此要做極度的“萎縮”,原先是5個品牌鋪開經營,現在則主抓美特斯邦威品牌。

這並不是個例。困境席捲了諸多休閑、女裝品牌。頭豹研究院分析師李世越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原因主要有三,一是企業受疫情影響較大,二是成本上升進一步縮減相關企業利潤空間,三是電商平台的發展衝擊了傳統服飾品牌。

老牌服裝企業出路何在?

持續虧損

創立於1995年的美邦服飾是很多90後的時代記憶,但近期,這個成立二十餘年的公司陷入了員工討薪、合作商討款的漩渦之中。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已有上海、遼寧、山東等多地員工反映被美邦服飾拖欠數月的工資。一名上海的員工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她在今年4月中旬接到公司延遲發放上個月工資的通知,4月末突然接到公司電話,對方告知她已被裁員。但是,美邦服飾與她在賠償協議上未能達成一致,“經過多次溝通協商,公司承諾在6月15日給我們發放賠償金,其餘工資按照正常發薪日發放。”

截至目前,她仍然沒有獲得賠償。而在另一條視頻中,她表示已拒絕調解,在等待勞動仲裁,同時人事部門也不再回覆消息。

員工之外,一家為美邦服飾提供新媒體廣告服務的合作商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美邦服飾已經拖欠他們款項半年有餘。他介紹稱,公司主要負責在社交平台上為美邦服飾推出的新品進行推廣,雙方簽訂的合同日期為2022年1月1日至2022年2月28日,本來雙方約定在相關推廣內容發佈十日內就要結清款項,但直至今時美邦服飾仍然沒有給他們打款。

“每次問他們員工都被告知已經在走流程了,但還是遲遲不打款。”該新媒體公司表示,他們已經聘請了律師,也向美邦服飾下發了律師函,“我們準備下週再得不到確切消息就去他們上海總部進行溝通。”

財報顯示,截至2022年一季度,美邦服飾貨幣資金為1.02億元,較2021年報的3.31億元下降69.25%,經營性現金流為-1.82億元,流動負債則高達36.74億元。2019至2021年,美邦服飾資產負債率從68.02%增長至86.05%。

7月15日,美邦服飾發佈2022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預計歸母淨利潤虧損6.8億元至6.2億元,歸母淨利潤同比下滑1646.86%-1492.73%。

美邦服飾稱,受疫情影響,公司上海浦東的物流總部約有2個月時間,無法向全國線下門店及線上網購正常發貨,致使公司營業收入及經營利潤出現下滑。同時,疫情期間部分加盟商績效不佳,還款出現逾期及應收賬款賬齡變長,公司計提信用減值損失,對上半年淨利潤產生較大影響。

努力掙紮仍不免落敗

事實上,美邦服飾的沒落並不始於2022年,甚至不始於疫情。

財報數據顯示,早在2012年,美邦服飾的淨利潤就呈現負增長,2015年開始出現虧損,當年歸母淨利潤為-4.32億元,疫情前的2019年更是達到8.25億元的虧損,這使得2016和2018年實現的千萬級盈利顯得微不足道。2020年,美邦服飾虧損已達8.59億元。

從感受到危機以來,公司就嚐試各個方向的轉型。2014年,為了抵禦電商的衝擊並尋找增量,美邦推出自營電商邦購網,並於次年上線社區電商“有範”APP,砸了高達1.17億元的廣告費用亮相《奇葩說》。可惜廣告做足了人氣卻沒上來,被寄予厚望的“有範”僅堅持了兩年就草草下線。

2021年,美邦服飾線上銷售營業收入佔比為27.92%,渠道只有天貓一家,毛利率僅為20.15%,這也是其業績受疫情影響波動大的重要原因。

美邦服飾也曾向國潮靠攏,以“國潮青年不佯裝”為話題推出一系列“工裝風”服飾。然而此舉收效甚微,部分服飾還深陷抄襲風波。

“城城有美邦店,街街有美邦店”曾是美邦服飾對外宣稱的目標,高峰時期擴張的大量門店,在巨額虧損之下也難承其壓。財報顯示,2019至2021年,美邦門店分別減少785家、683家和403家。在巔峰的2012年,美邦服飾的門店數量高達5220家。

出售資產也成了美邦的“自救”之舉。2021年3月,美邦服飾與控股子公司上海邦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擬將共同持有的上海模共實業有限公司100%股權出售, 擬出售金額合計4.48億元。4月,美邦擬以4.24億元向“凱泉泵業”出售所持“華瑞銀行”10.10%股份,然而相關計劃到目前仍未獲得銀保監會的許可。

周成建曾表示,“業績巨虧是事實,如果要讓美邦繼續走下去,那就必須自救。(賣資產)是唯一一次機會,也是最後一次機會。”

眼下,美邦還在掙紮尋找新的出路。

行業困境求新

美邦的蹣跚側影,令人唏噓。而整個女裝、休閑服飾行業都是如履薄冰。

就在上月,多家女裝、休閑服飾企業發佈2022年半年度業績預減公告,太平鳥預計半年度淨利潤為1.33億元,同比減少68%;森馬服飾預計淨利潤9000萬元至1.3億元,同比下降80.46%至86.47%;日播時尚預計淨利潤為358萬元,同比減少87.14%;朗姿股份預計淨利潤800萬元至1200萬元,同比下降87.14%至91.43%。

其中,疫情是被提及最多的主要原因。公司普遍表示,受國內新冠疫情影響,線下門店關閉,零售業績欠佳,導致營業收入、銷售毛利同比相應下降。

頭豹研究院分析師李世越表示,女裝、休閑服飾時尚屬性較強,產品具有一定“保質期”,但受疫情影響,不少地區服裝倉庫出現囤積、無法正常發貨,進而影響門店產品延遲到貨,門店在售款式落後,產品與市場需求的不匹配壓縮盈利空間。

事實上,老牌服飾企業的困境在2012年左右就開始顯露。彼時電商初興,新品牌如雨後春筍,嚴重衝擊著線下,而從歐美湧入的ZARA、H&M等快時尚品牌,又進一步擠壓著這些老企業的生存空間。

鞋服行業獨立分析師程偉雄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單一圈層的用戶,不同城市、區域的用戶,都在發生分化,全品類品牌在品類細分上的優勢,被新興品牌蠶食,新興品牌在品類配搭的深度挖掘,從產品研發、品牌推廣、品類運營上發力脫穎而出。

“每個品牌需要清晰自身的核心競爭力,要把核心競爭力做深度,而不是盲目擴張,也不是盲目全盤否定、全盤創新,需要基於自身的業務模式特點做創新。”程偉雄表示。

更加精細化的定位和發展,是各路品牌選擇的自救之路。2009年,波司登為了改變羽絨服季節性銷售的限制,開始向男裝、女裝、童裝領域多元發展,並逐步向海外進軍。此舉變動雖大,但旗下品牌眾多,品類不夠突出,在業績上並沒有帶給波司登明顯的提升。

2018年,波司登轉型提出專門做中高端市場,也由此開啟漲價之路。國金證券研報顯示,2018年波司登主品牌提價幅度高達30%到40%,單價1000至1800元的羽絨服佔比由47.6%提升至63.8%,1800元以上的羽絨服由4.8%提升至24.1%。也正是這一年,波司登的業績迎來轉變,其營收與淨利潤分別實現16.9%、59.51%的增長。

2021/22財年(截至2022年3月31日),波司登集團實現總營收162.14億元,同比增長20%,淨利潤同比增長20.6%至20.62億元,毛利率高達69.4%。

森馬選擇進軍童裝業務。財報數據顯示,2017年,兒童服飾收入在森馬總營收中佔比為52.6%,到2021年上半年已達63.05%,佔比接近成人休閑服飾板塊的兩倍。據悉,森馬旗下的巴拉巴拉品牌已連續多年國內市場份額第一。

這一轉型思路帶來了新的空間。歐睿諮詢數據顯示,2015-2020年,國內童裝市場年復合增長達到10.4%,是服裝行業中增長最快的賽道之一,預計在2024年童裝市場規模將超過4000億元。與此同時,童裝業務的毛利率更高,在森馬財報中,童裝服飾毛利率每年均高於休閑服飾,超過40%。

有業內人士表明,童裝業務緩解了森馬在休閑服飾領域的失利局面。頭豹研究院分析師石琛認為,精準定位主要目標客戶人群無疑有助於企業降本增效、樹立更鮮明的品牌形象、在服裝行業紅海中打出差異化。

程偉雄也認為,優勢品類做好商品企劃、產品研發設計、價格策略、營銷策略以及供應鏈優勢資源整合,才能引領市場,才能具備話語權,並抵抗經濟下行帶來的風險。

(作者:董靜怡,張梓桐 編輯:陶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