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豪:《膽小鬼》將是我最後一部青春戲

2022年08月15日15:38

鄭執編劇,張曉波執導,歐豪主演的短劇集《膽小鬼》正在優酷熱播。劇集改編自鄭執原著長篇小說《生吞》,以四位少年十年的人生變遷為故事主軸,由兩起跨時空卻高度相似的命案為線索,揭開了一段以青春與苦難為基底、交織著友情與背叛、充滿了遺憾和悲傷的往事。日前,該劇主演歐豪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秦理是他演過最慘、最讓人心疼的一個角色,他遭遇了朋友的背叛、摯愛的人的離去,“但是,即便遭遇了這麼多的不公,他依然保留了心中的美好,依然沒有丟掉自己心中的驕傲。”

歐豪主演《膽小鬼》。

秦理是自己演過的最慘的角色

全劇開篇,高中生秦理家中接連發生重大變故。因為父親犯罪,他成為校園中的“眾矢之的”,被同學叫作“殺人犯的兒子”,遭遇了嚴重的歧視和霸淩。在秦理青春的陰霾時刻,美麗的轉學生黃姝、秦理的發小王頔、活潑的同班同學馮雪嬌三人堅定地與他站在一起。然而,十年之後好友們形同陌路,兩起跨時空的命案牽扯出有關背叛、悲傷的青春回憶。

在接受採訪時,歐豪直言,秦理是自己演過的最慘的、最讓人心疼的角色,“即便遭遇了這麼多,他依然保留了心中的美好,就像他台詞里說的,人丟掉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丟掉自己的驕傲。我覺得這一點難能可貴,這也是秦理這個人物會被大家喜歡的地方。”

歐豪說,他一直在思考,秦理這個角色為什麼會這麼慘。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秦理的悲慘人生主要還是因為他的原生家庭造成的,如果不是原生家庭帶來的一些問題,秦理的性格不會那麼孤僻;如果他從小能夠得到更多的愛,他的一輩子會不太一樣;也因為他家庭的關係,周邊的很多人會對他有歧視、排斥,對他冷眼相待,用有色眼光看待他,“所以這就是一個惡性循環。”歐豪說,更重要的是,如果人們能像王頔、馮雪嬌一樣,對秦理釋放出足夠的善意,他的人生同樣會有更多可能。

秦理和好友在一起。

到鞍山拍攝有很強的新鮮感

為了演好秦理這個角色,歐豪跟導演以及編劇鄭執有很多溝通、交流,“拍攝前期,我逮到機會就經常問鄭執,秦理心理是怎麼樣的、怎麼去詮釋、怎麼去表達這個人物。”歐豪坦言,體現一個生動的人,有時候需要依靠細節。“我也希望這次對秦理的詮釋,能夠給觀眾一種全新不一樣的狀態,所以在眼神上面,包括一些情緒的處理都會偏細膩一些。”

劇中,秦理剛亮相時是陽光開朗的高中生,成績優秀,但在遭遇校園霸淩後,他一度有些消沉,是朋友們為他的生活帶來了光亮。當鏡頭轉到十年之後,秦理成了性格陰鬱的修理工。

在30歲出演高中生,歐豪也無可避免地引發了一些爭議,對此,歐豪坦然表示,接拍《膽小鬼》之前確實有過顧慮,這個角色有十年的時光跨度,他更注重的是從情感內在表現人物的變化。而隨著年齡增長,這也將會是最後一部自己演的青春戲,再往後可能自己也會不自信,“《膽小鬼》對我來說肯定是非常值得懷念的一部戲。”

歐豪剛亮相時飾演高中生。

此外,歐豪透露,作為一個福建長大的南方人,當初到鞍山拍攝時內心有很強的新鮮感,尤其是東北大雪讓自己感到新奇又興奮,劇組還安排幾個演員一起訓練滑冰,“當時我也比較快地融入到那個環境里,把它想像成這是秦理生活過的地方,讓自己代入。”

原著最打動自己的一句話在結尾

劇集播出至今,很多觀眾都在感歎,秦理太慘了,從目前更新的內容看,劇中還有不少謎團沒解開,對於最後的結局,歐豪表示不願意“劇透”,“周邊很多朋友說前期劇情會看不懂,我就跟他們說,這個戲需要耐心地瞭解多時空到底發生了什麼。每部戲都有自己獨特的氣質以及獨特的表達方式。”在歐豪看來,《膽小鬼》不是一部能讓人瞬間大喜大悲的作品,但看完整部戲,觀眾可能會有不同的感受,真正體會到角色的心路曆程。

歐豪表示,該劇原著小說看了不止一遍,“最打動我的一句話在結尾,‘為了照亮她的生命,你將自己付之一炬。’當時看到這句話我哭了。我覺得這句話特別感人,一句話就表達了秦理的一生。”在歐豪看來,秦理心中,黃姝像一束光,“我也在想,鄭執老師有沒有可能後面寫一個秦理和黃姝幸福的番外,讓兩束光可以互相照亮,因為這兩個人實在是太苦了。當然這隻是想像。”歐豪期待通過這部劇、這個角色,傳遞一個信念:“希望大家相互之間多一些愛與善意”,“我們每個人平時的一個小舉動、一句暖心的話,可能都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特別是對那些遭受了很多苦難,像秦理、黃姝這樣的人。”

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 佟娜

校對 王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