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麗川:《第二次擁抱》體現女性互相溫暖比“撕”更有價值

2022年08月17日15:18

8月17日晚,電視劇《第二次擁抱》即將在浙江衛視收官。該劇講述了方原(陳數 飾)、金璐(張歆藝 飾)、尤筱竹(馬蘇 飾)和丁木木(周放 飾)四位媽媽的生活接連遭遇打擊,她們必須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鼓起勇氣,給人生第二次擁抱的機會。該劇導演、編劇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劇中故事大部分取材於真實生活,四位女性也均有原型,“我還是很想強調女性的選擇以及自我成長。任何時候,女性都不要放棄自我成長,要變得更強大。”尹麗川說。

《第二次擁抱》海報
《第二次擁抱》海報

四個媽媽的故事都源於真實素材

四年前,尹麗川的一對雙胞胎孩子升入小學一年級,她被加入到4個龐大的微信群中。“當我和這些做母親的人變得關繫緊密後,我發現我們能夠互相安慰,也更能清楚地瞭解彼此的困境。”尹麗川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她要給成為母親的女性們寫一部作品。她曾直白地起名為《絕望而強大的媽媽》(後更名《第二次擁抱》),“因為我覺得,我們需要被勵誌,也想安慰更多的人。”

劇中,方原、金璐、尤筱竹和丁木木的故事都取材於編劇團隊身邊的朋友。那一年,尹麗川親眼目睹了一位全職媽媽,給自己的孩子操辦了一場近乎完美的生日會。尹麗川看著她優雅的身影,很難想像,瑣碎生活中的她也會如此完美嗎?是否也有過崩潰的時候?如果生活遭受打擊,她會怎麼辦?成為母親之前,她又是什麼樣子?這些思考彙聚,成就了“方原”這個全職媽媽最初的人物設定。

劇中的尤筱竹和方原。

劇中瀟灑自由,對感情拿得起放得下的策展人金璐,同樣部分取材於尹麗川身邊一個策展人朋友。劇中金璐意外懷孕,她和女性朋友們分享大兒子三個月的時候,爸爸突然良心發現照看了孩子三個小時,“我一點也不誇張,大冬天,我走出去,走了一個多小時。因為我太高興了,我哭著走回家”。類似這些台詞細節,也都來自於朋友的真實經曆。“她當時告訴我,自己就是想自由自在得多待一會兒。”

張歆藝飾演策展人金璐。

尹麗川有了孩子後,也曾被“母親”這個職能不斷地擠壓著。《第二次擁抱》的劇本前後修改了近三年,有時她常常為了“躲避”孩子們在衛生間修改劇本。“當女性越有自主意識,越會跟‘母職’形成矛盾。包括方原和金璐,以及劇中角色對生活、婚姻的態度,也都有我們的影子。”

《第二次擁抱》的職場設定也與其他作品略有不同,從媒體人、音樂製作人、編劇到策展人、畫家、工程師等。據悉,很多職場戲都來源於尹麗川在社交圈中的觀察,甚至“家暴男”也取材於朋友的故事。“與其去寫一些我根本不瞭解,需要大量採訪的行業,比如投行精英,我更希望從周圍朋友的故事中選擇最真實的素材。”

“懸疑線”實則是第五位女性的表達

《第二次擁抱》在選擇演員時,首先考量了其與角色的適配度。在尹麗川看來,方原是曾經的文化記者,注重生活細節,事事追求完美,工作能力也極強。生活中的陳數便是優雅的代名詞,每一件事都會安排得井井有條。包括在拍攝現場,她總會坐在一旁喝茶,看得出對生活質量很講究,“觀眾一看就會相信她是方原。”尹麗川坦言。

陳數飾演的方原重返職場。

張歆藝飾演的金璐也頗為“本色出演”。生活中的張歆藝和金璐相似,性格外放、可愛又幽默。同樣作為一位母親,張歆藝也經曆過生育的痛苦與焦慮,在表達一些態度的時候更顯真實感。馬蘇飾演的尤筱竹是一名律師,但生活卻一地雞毛。在尹麗川看來,馬蘇是很有“煙火氣”的演員,有她在的地方就很熱鬧。

而周放與丁木木在性格上並不像其他女演員一樣契合。丁木木溫柔謹慎,周放的性格更加大大咧咧。丁木木這個角色來源於尹麗川接觸過的一名鋼琴家教。有一次家教遲到了,她連連表達歉意,並表示是因為電動車壞在了半路。於是尹麗川便聯想了這樣一位獨自撫養女兒的鋼琴老師。“周放的眼神中有讓人心疼的東西,就像一隻鹿。”

周放飾演丁木木。

但實際上,《第二次擁抱》並不只講述了四位女性的故事。在開篇,趙子琪飾演的富家太太程如英,在女兒的一場表演中自殺,令她的四位女性朋友感到驚訝。關於其自殺的真相,一直作為線索貫穿至該劇結局。尹麗川表示,近年來出現了很多女性題材的影視劇作品,表達上似乎不謀而合,“所以我就想加一些特別的色彩。尤其前兩年也聽到不少這類女性故事,外表看似生活完美,但實際生活的內核卻是破碎的,就設計了這第五位女性。”

世俗生活的“驚心動魄”就是雞零狗碎

劇中,尹麗川印象最深的一場戲是尤筱竹與丈夫劉豐(李乃文 飾)為了買房與工作而激烈爭吵。在尹麗川看來,劇中的四對伴侶,只有尤筱竹家是沒有發生“大事”的,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但這才是最普遍的婚姻生活。“大家都喜歡看激烈的衝突,但世俗生活的驚心動魄就是雞零狗碎。”

與其他女性題材劇不同,劇中四位女性各自經營著自己的生活,幾個人的交集戲份並不多,更多是在彼此人生遭遇重創時作為朋友鼎力相助。尹麗川坦言,在劇本階段,也有人提議四個女性間一定要有衝突。但她在生活中確實感受到了非常多女性的善意,“我不想讓她們‘撕’。生活都這麼艱難了,我還是想表現溫暖的一面。”

對於當下女性題材作品越來越多,在尹麗川看來,這隻不過是原來講述得太少,“還是要去講述的。尤其像我們這些確實有親身經曆和體驗,以及有表達慾望的創作者,還是應該去做這樣的作品,比如一位母親的困境、職場公平,都是女性全方位自我努力、自我成長、自我消化的過程,確實需要來自各方以及社會的關注。”

新京報記者 張赫

編輯 佟娜

校對 王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