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知識!魏晉時代的劉伶,酒量到底有多大?

2022年08月18日13:22

中新網北京8月18日電(記者 上官雲)竹林七賢、“書聖”王羲之……回望遙遠的魏晉時代,很多名士的故事經常令人感歎不已。

  最近,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董上德在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時表示,劉伶以特立獨行著稱,雖是“竹林七賢”之一,但卻是一個朋友不多且十分孤傲的人,平常喜歡行為藝術。

  另外,曹雪芹可以算是阮籍的“粉絲”,在某種程度上說,讀懂阮籍對讀懂《紅樓夢》會有幫助。

劉伶喜歡“行為藝術”?

  《世說新語》是一部“現象級”的經典之作,主要記載了東漢後期到魏晉間一些名士的言行與軼事,由南朝宋劉義慶及其助手們一起編寫而成。在《世說新語別裁詳解》中,董上德曾對其中的故事做出了深入剖析。

《世說新語別裁詳解》 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他認為,全書共36個門類,其實無非是兩大類:一類是正面的、值得肯定的,如“德行”、“方正”等;另一類是負面的,應予否定的,如“任誕”、“假譎”等。

  “這表明劉義慶是有價值判斷的,且具有反思意味。書中所收的人物及其故事都有很高的代表性。”他說。

  《世說新語》中記錄的很多人物、故事,鮮活而又生動。“醉侯”劉伶便以酒量大聞名,還貢獻了“枕曲藉糟”、“五鬥解酲”等好幾個典故。

  董上德提到,劉伶以特立獨行著稱,雖是“竹林七賢”之一,但卻是一個朋友不多且十分孤傲的人,“他平常喜歡行為藝術,還有些怪誕色彩。”

  這麼有個性的人,往往容易活在“自我世界”之中,對“他者世界”相當警惕,也不屑一顧,所以,劉伶才會有“我以天地為棟宇”的驚人之論。

製圖:倪雯冰
製圖:倪雯冰

曹雪芹是阮籍粉絲?

  不只是劉伶,在很多人印象中,魏晉名士們飲酒、彈琴、清談……日子過得相當瀟灑。

  比如赫赫有名的“竹林七賢”。他們的故事流播於人口,成為一種較為獨特的“文化現象”。這七個人各行其是,各有個性,有相通的人生觀,也有相似的處世態度。

  所以,他們既是一個個不可互相取代的“個體”,又是具有明顯“標籤”意義的“群體”。他們推崇個性,反抗威權,追求“自我”的實現,對後世深有影響。

  董上德覺得,阮籍和嵇康是“竹林七賢”里最重要的兩位人物,千百年以後,仍然有不少粉絲。阮籍身後最著名的粉絲,大概就是曹雪芹。

  “在某種程度上說,讀懂阮籍對讀懂《紅樓夢》會有幫助。”他說,曹雪芹號“夢阮”,這個“阮”就是阮籍,可見其崇拜之情。

  董上德認為,阮籍是《詩經》時代之後以個體行為表達了尊重女性、欣賞女性之美的代表性人物,以絕對審美的眼光、以驚世駭俗的言行向世人表明自己的女性觀。

  此外,古代女子尤其是年輕女性的社會關係相對簡單,比較少沾染社會俗氣,體現著一種清純氣息。賈寶玉的藝術形象與阮籍留給後人的形象頗有吻合之處。

  明白了這一點,就好理解為何曹雪芹是阮籍的粉絲,這是“研紅”的一把鑰匙。

超越千古的魅力

  對魏晉名士們共同的精神品格,董上德曾經給出過一個總結:玉樹臨風的外形,剛正孤傲的氣質,處變不驚的素質。

製圖:張艦元
製圖:張艦元

  只是,他們的內心卻往往沒那麼灑脫,阮籍也曾寫過《夜中不能寐》之類的詩篇,會在夜深人靜之時,每每以“憂思獨傷心”來自處,心裡其實很苦。

  再比如,大家都熟悉的王羲之,“以骨鯁稱”。他生在權貴之家,卻對官場不太入迷,保持若即若離的心態,因此,才會在藝術上專精不二,獨樹一幟。

  王羲之不太適應當時的官場。他晚年蹉跌與個性十足、不夠世故有關。

  可是,他們身上的確有一種超越千古的魅力,拒絕平庸,不人云亦云,同時擁有很高的文化修養,練就很高的判別眼光。

  董上德表示,所謂“魏晉風流”,其實就是上述多種人格元素的各有個性色彩的“外化”。(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