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睡上萬元智能床的真面目:砸錢刷好評,科技偽概念,沒一項發明專利?

2022年08月22日08:20

  文 | 張俊

  編輯 | 韓大鵬

  劃重點:

  1、趣睡科技的家居和家紡用品主打智能概念,但被質疑科技含量不足。還通過刷單、刷好評等方式粉飾產品,誘導年輕人購買。

  2、趣睡科技採用的小米模式正在失靈,今年上半年營收和淨利將迎來雙雙下降,上市後股價也走向下行。

  靠著股東小米的扶持,向年輕人賣智能床墊、智能床等產品的趣睡科技一路走上了IPO。

  不過,趣睡科技的科技含量備受質疑。多位行業專家質疑其產品的智能概念實為噱頭,與行業內的同類產品差異化不大。更為尷尬的是,雖然公司名稱帶有“科技”,但該公司的研發費用率常年在2%以下,更沒有一項已獲授權的發明專利。

  線上渠道收入超96%的趣睡科技,還通過刷單、刷好評等方式粉飾業績和產品質量。但近年來,奉行小米模式的趣睡科技還是迎來了業績增長瓶頸,營收和淨利均處於下行狀態。

  經曆了上市首日的股價暴漲之後,趣睡科技上市即高峰,股價已經多日陷入低迷。

  賣高價的智能床墊、智能床 科技含量不大?

  趣睡科技自稱是一家專注於自有品牌科技創新家居產品的互聯網零售公司,為年輕中產消費者提供臥室及客廳家居產品的解決方案。主營業務為傢俱、家紡等家居產品的研發、設計、生產(以外包生產方式實現)與銷售,核心品牌為8H。

  為了緊跟家居智能化的趨勢,趣睡科技推出了智能電動床、智能床墊、智能鞋櫃等產品,同時也在研智能檢測電動床、智能電動按摩床墊、智能水暖毯、智能豪華按摩椅等產品。

  不過,所謂的智能床墊、智能床,究竟包含了多少科技含量,有著巨大的爭議。

  在京東的8H家居官方旗艦店,新浪科技看到了一款8H真皮智能電動床X Pro,售價近萬元,提供AI睡眠監測、App/語音智能操控、電動升降等功能;還有一款8H智能床墊,售價超7000元,宣稱內置AI芯片,可實現智能自適應。

  互聯網產業分析師張書樂向新浪科技表示,所謂的智能床和智能床墊,其可實現的智能想像空間不過是手環和智能音箱的簡單組合,屬於一種可選配非必要功能,技術含量也十分一般。作為床上用品,其科技的噱頭難以服眾,而作為家居的體驗感也很難和傳統傢俱抗衡,屬於用科技概念來吸納用戶的普通床上家居,尤其是在床上用品的常規體驗上缺乏突破,在家居行業里的僅僅靠簡易智能化難以構建護城河,很容易被發力智能家居的傳統家居廠商破防。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也認為,這些產品的所謂科技含量可以忽略不計。趣睡科技的床上產品,市場上都有大量的同類產品,無論是設計還是材料,都跟其它傳統企業的區別不大。其科技含量更多的體現在使用了小米的營銷模式和網絡渠道。

  從該公司的研發投入上來看,也確實如此。

  數據顯示,2019-2021年,趣睡科技期間費用分別約為1.05億元、0.59億元和 0.58億元,其中研發費用分別約為630.92萬元、614.86萬元、804.4萬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僅為1.14%、1.28%、1.7%。

  如果將趣睡科技視為一家硬件公司或者科技企業,那研發投入毫無疑問太低了。

  從專利上來看,截至2021年12月31日,趣睡科技已獲授權專利194項,其中實用新型專利144項,外觀設計專利50項,沒有一項發明專利;截至2022年2月28 日,在申請專利49項,其中發明專利11項,而該11項申請中的發明專利有9項處於等待實審提案階段,有些為了上市數據好看而突擊申請專利的意味。

  嚴重依賴線上渠道 還刷單、刷好評?

  作為小米生態鏈企業,趣睡科技延續了小米早期依靠線上渠道發家的經驗。

  趣睡科技的產品主要通過互聯網平台進行銷售,報告期各期公司線上渠道銷售佔比均超過96%,線下渠道銷售佔比較小。

  數據顯示,2019-2021年,趣睡科技來自小米系列平台的收入分別為4.18億元、3.27億元和2.90億元,收入佔比分別為75.69%、68.43%和61.41%。雖然銷售佔比有所下降,但目前該公司的主要運營平台仍為小米系列平台,運營平台相對單一。

  另外,京東集團旗下的京東數科也是趣睡科技的股東,持有2.4713%的股份,除了小米系列平台之外,京東商城也是趣睡科技的主要銷售渠道之一。

  與其它家居品牌相比,趣睡科技在渠道模式上無疑是特殊的。一方面,通過線上渠道,可以降低銷售中間環節和費用,提升整體供應鏈效率,也有助於提升公司盈利能力。2019-2021年,公司淨利潤率分別為13.39%、14.18%和14.48%,高於大多數可比公司以及可比公司均值。

  不過,過於依賴線上渠道,也存在著一定的風險。2019-2021年,小米集團和京東集團均為趣睡科技的前五大客戶;2020年和2021年,小米集團和京東集團也為趣睡科技的前五大供應商,關聯交易的情況比較嚴重。趣睡科技稱,如果未來小米集團和京東集團減少向公司的採購或其經營策略發生重大調整,或是公司通過小米集團和京東集團的銷量下降,將對公司經營業務產生較大不利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趣睡科技還在招股書中披露了在電商平台刷單、刷好評的黑歷史。

  具體而言,趣睡科技委託第三方刷手或供應商員工,在線上銷售平台京東8H旗艦店、小米有品進行購買並墊資支付貨款,趣睡科技在業務系統中對刷單訂單進行特殊標記,對該部分訂單不予發貨,並上傳虛假物流信息,最後將刷單資金及佣金通過銀行網銀轉賬至第三方刷手或供應商員工銀行賬戶。

  數據顯示,2017-2019年,趣睡科技刷單訂單金額分別為881.91萬元、1013.14萬元和168.43萬元,占各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45%、1.81%和0.26%。

  趣睡科技方面稱,公司已於2019年3月底停止刷單行為,報告期內的財務報表營業收入數據不包含刷單金額;並稱小米有品和京東商城已表示對趣睡科技的歷史刷單行為不進行追溯處罰,上演了一場股東已經原諒的戲碼。

  而除了刷單,趣睡科技還存在刷好評的行為。

  趣睡科技通過電話回訪方式與買家溝通進行刷好評,2018-2020年,為刷好評支付的返現金額分別為39637.40元、0元及0元。趣睡科技方面稱,在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電子商務法》明確電子商務經營者不得以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後,已徹底停止了該等刷好評的行為。

  不過新浪科技發現,趣睡科技仍在變相誘導用戶好評。

  在京東8H家居官方旗艦店的8H真皮智能電動床X Pro產品下,一位用戶在今年7月評論稱,“這個商家套路太多,說好的贈送我枕頭,買床自帶音響,結果床到了,音響沒有,給我折錢,那我說行吧,錢還要好評才退,滿滿的要好評的套路,我花9000買床真生氣,我缺你100元?神經,這個在我沒有付款時候就可以折現的,為什麼要強製我好評?還沒有用就好評,屬實有點不舒服。”

  在8H京東自營旗艦店的8H藍精靈床墊產品下,好評率為94%,也存在贈送禮品要求好評的現象。一位用戶稱,這個床墊購買了會送兩個枕頭,前提是購買後提供正向評價,所以好評就是這麼來的。

  陷入增長危機 小米模式正在失靈?

  外包生產,線上起家,主打爆款,趣睡科技無疑是小米模式的擁躉。而除了小米和京東,趣睡科技背後還站著歌手胡海泉的海泉基金、籃球明星易建聯等明星股東。

  不過尷尬的是,雖然有眾多明星股東加持,趣睡科技的小米模式似乎正在失靈。

  數據顯示,趣睡科技2019-2021年度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52億元、4.79億元、4.73億元,增長率分別為14.96%、-13.32%、-1.24%,近兩年均處於負增長狀態;同期,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是7392.98萬元、6787.95萬元、6845.51萬元,增速分別為68.52%、-8.18%、0.85%,近兩年處於停滯狀態。

  不過趣睡科技的增長危機還未停止。

  該公司預計,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約為18406.64至20906.64萬元,同比下降約為6.91%至18.04%;預計實現歸屬於母公司淨利潤約為 2537.47至 2883.44萬元,同比下降約為12.54%至23.04%。

  趣睡科技解釋稱,主要受到疫情管控影響所致。從家居行業整體來看,2022年1-6月,國內各地疫情頻發,多個一線城市受到長時間管控,對家居行業產生一定衝擊;從公司角度看,公司以線上銷售模式為主,相較於以線下門店為主的銷售模式而言,疫情管控帶來對物流運輸、送裝入戶等方面的影響更大。2022年1-6 月,公司陸續有24個倉庫因所在地管控或物流轉運封停等原因無法正常發貨。

  對於趣睡科技業績下滑,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則向新浪科技表示,趣睡科技缺少核心競爭力,缺少所謂的自主創新技術,借助於資本運作獲得了一定知名度,但本質上與同類傳統企業沒有太大區別,核心能力不足註定很難實現長久發展。

  “所謂趣睡科技,即非科技,是名科技。打著科技的幌子穿著小米的馬甲,機構千辛萬苦送上市,接下來就必然是拉高出貨,以便完成收割計劃,可憐這個股市。”

  正如張孝榮所說,趣睡科技確實是“上市即高峰”。在8月12日上市首日,趣睡科技收盤股價暴漲171.04%,報101.72元;而上市次日的15日,趣睡科技股價低開低走,最終收跌18.8%,換手率高達61.16%;截止17日收盤,趣睡科技股價跌1.28%,報77.99元。

  “公司名稱加入科技二字就能更值錢?高價發行、小盤髮行、投機炒作害死上市公司和股民。”一位高價買入、損失慘重的股民質疑道。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