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人人|人人都是清潔隊長

2022年08月26日03:57

【星島日報報道】

  全港性清潔運動又來啦!以往這類清潔運動都有一個icon人物,例如深入民心的「垃圾蟲」及「清潔龍」,今次搞真人show,由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擔當「清潔隊長」,運動首日就親自帶隊巡視衞生黑點,不但有聲勢、夠實際,並且對下屬起到示範作用。想到要徹底清潔整個城市,我認為一個卓永興是不足夠的,要人人都是清潔隊長才有望奏效!

  在香港,清潔運動並非新鮮項目,每隔幾年便會出現一次大規模行動,最早的一次可追溯至一九四八年。今次清潔運動其實是沿自前行政長官曾蔭權的「全城清潔運動」。來到運動的主題,今次顯然是主攻鼠患,而卓永興高調巡視九龍城等舊區私樓後巷被堆積的垃圾,包括濕貨零售商棄置的大型發泡膠箱及無人「認頭」的廢棄雜物如電單車等,都是助長鼠患的幫兇,政府理應很早就動手處理。

清拆街市貨倉前做妥部署

  其實鼠患的根源主要是濕街市、超市及貨倉,食肆卻不是呢!以我從事飲食業數十年的經驗,食肆受鼠患威脅大多是受附近環境改變而連累的。記得多年前我在尖沙嘴經營酒樓時向來都無鼠患威脅,直至鄰近九龍倉清拆貨倉時我親眼目睹貨倉有很多老鼠亂竄到附近建築物尋找「新居」,連累哪兒的食肆受到鼠患威脅。後來北京道一號位置要清拆濕街市及大排檔來興建商廈,我又見到有很多老鼠從清拆地盤亂竄出來到鄰近建築物躲藏,令我的酒樓進一步受到鼠患威脅。我的另一經歷是在又一村經營俱樂部時我的會所酒樓向來無鼠蹤,直至鄰近一家超市搬遷,我又見到有大量老鼠亂竄出來到附近地方尋找棲身之所,並滋擾到我的會所食肆。

  想到稍後九龍城街市便要清拆,到時九龍城一帶的食肆及民居都將會受到老鼠滋擾。在政府取消市政局前,我曾經當過市政局議員,對街市政策十分熟悉。現屆政府要針對由濕街市引起的鼠患,一方面要嚴重處理濕街市檔位的衞生問題,透過加強執法來規管檔主自律,尤其要加強教育他們在上落貨及收檔前的適當程序;另方面是在清拆舊街市前做妥部署工作,包括徹底滅鼠。

  現時香港除了食環署轄下設於市政大廈的濕街市,還有由房屋署管理的濕街市、屬領展擁有的濕街市, 以及近年興起的街鋪式迷你街市,可謂政出多門、管理各異,但為了全城衞生着想,我認為濕街市的管理層和用家(包括檔販及顧客)都應同心協力,以搞好衞生為己任。至於食肆,雖然並非鼠患主兇,但我已經與我所屬的飲食業界開會討論對策。我尤其關注設於街道上的食肆及「樓上鋪」如何有效解決棄置垃圾問題,我早前建議由食環署為這兩類食肆提供印有食肆名稱的密封式垃圾桶,令老鼠無法竄進垃圾桶里偷食,同時要協助這兩類食肆尋找適當的位置(例如後巷)放置這些垃圾桶方便管理。我亦建議容許這兩類食肆及濕街市檔攤在收市後將貓留在鋪內幫助趕走老鼠。由於該兩項建議涉及法例,我建議政府要着手研究透過修例實施。

  清潔香港,人人有責,單靠一個卓永興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們需要人人都是清潔隊長,決心搞好城市衞生,並且要從教育市民提高公民責任意識一併做工夫。

張宇人

立法會議員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