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未成年人套取福利 謹防“未成年人退款”被利用成灰產

2022年09月05日06:33

  主播“鶴唐”人氣不高,可最近直播時頻頻被充值,本以為是苦盡甘來,沒承想卻是掉入了陷阱。

  “鶴唐”所在的直播平台有一項規則:用戶在直播間花錢充值開通“艦長”後,可以獲得主播寄送的實體禮物。不久前,她在直播時收到一條系統提示,“有用戶每月花198元開通了‘艦長’。”欣喜的“鶴唐”立即為“艦長”準備了手繪賀卡、印章、掛飾等8種禮物,打包好後按照“艦長”提供的地址郵寄過去。可等對方收貨後,她竟然收到一則未成年人退款申請的通知——而這名“艦長”起初告訴“鶴唐”,其為成年人,有固定工作。

  今年5月,中央文明辦、文化和旅遊部、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關於規範網絡直播打賞 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意見》整治網絡直播打賞行為失範問題,明確禁止未成年人參與直播打賞。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未成年人打賞行為不具有民事法律行為效力,應該退還。

  但讓“鶴唐”疑惑的是,自己收到的明明是成年人的消費贈禮,為何對方能以未成年人身份發起退款申請呢?

  “鶴唐”的遭遇並非個例。直播平台有不少主播宣稱自己收到過未成年人的退款申請,涉及金額從幾元至十幾萬元不等,甚至有主播接到的幾筆大額退款發起人是同一名未成年人。

  《法治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未成年人退款背後,有些是成年人為了套取主播福利,偽裝成未成年人的惡意退款,再把主播送出的禮物轉手賣出謀利。還有一部分人盯上了未成年人退款的“商機”,表面上提供協助未成年人退款服務,暗地裡卻以“資料費”“預付款”等藉口騙取錢財。

  有些人鑽機制漏洞

  收到禮物申請退款

  來自浙江慈溪的方華是入駐某直播平台的一位主播,他也曾在送出禮物後又被未成年人要求退款。而實際上,對方可能是成年人。

  後來他瞭解到,是有人鑽了“未成年人退款機制”的漏洞。“直播送禮不需要實名認證,只要向賬戶充值就可以送禮,事後申請未成年人退款之前再進行實名認證。”方華說。

  方華髮現,有人收到禮物後,便通過一些二手交易平台賣出,買家很多是未成年人。

  來自河北廊坊的小李是一名高中生,他就曾買到過“只有艦長才能擁有的禮物”。小李平日熱衷於觀看直播,經常省吃儉用為自己喜歡的主播充值送禮物。他想加入主播的私人群,和主播直接交流,收到主播的獨家禮物,但加入私人群的門檻很高,不但要投入大量精力觀看直播,還要花費成千上萬元購買禮物送給主播。受限於財力和時間,小李只能望而卻步,可他對於主播獨家簽名祝福的寫真照“垂涎不已”。

  有一次,小李瀏覽某二手交易平台時發現,有人在售賣自己喜歡的主播簽名照,每張120元。他立馬下單購買了一張,到貨之後查看是正品。高興之餘,小李心裡也在納悶:每名群成員只會收到一張簽名照,真粉絲一般會用來收藏,可為何網上流出這麼多簽名照呢?

  後來,他又在該平台看到有人公開售賣一些主播的“艦長”福利,138元一套,內含拚裝立牌、主播徽章以及馬克杯。

  有人受益就有人受損。根據一些直播平台的收益規則,主播收到的禮物會被轉換成金倉鼠,主播憑藉金倉鼠數量提現。未成年人發起退款後,主播賬戶中的現存金倉鼠會立即被扣除,有的人甚至被扣成負數,原先收到的禮物已提現花完,一下“負債纍纍”。一位名叫“Momoko”的主播被要求退款14萬元,而送出去的實體禮物也打了水漂。

  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主任周旭亮分析,有人利用“未成年人退款”機制進行灰色操作。該機制本是一項保護未成年人的機制,如遭濫用,不僅損害未成年人的權益,還會給主播造成身心傷害及財產損失。更嚴重的是,這一行為還可能涉嫌詐騙。這些人在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主播福利的目的,客觀上通過虛構或者隱瞞事實的方式使主播形成錯誤認識,並基於該錯誤認識交付財物,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

  協助退款陷阱重重

  稍有不慎人財兩空

  在未成年人退款的眾多環節中,套取禮物後申請退款僅僅是其中一環。記者調查發現,一些網絡平台上活躍著一個群體,他們專門幫助未成年人退款,大多通過私聊方式聯繫買家,再切換平台進行交易。

  有知情人士透露,這個群體的操作模式根據不同平台的申請要求不同而有變化,但都需要買家提供未成年人的身份信息和付款記錄,隨後根據平台不同設置相應的“退款協議樣本”,收費標準一般為申請退款金額的十分之一。如果買家提供的資料不齊全,他們還會“貼心”地提供全套未成年人資料,一套價格在450元至600元。

  在“百度貼吧”的“未成年人退款吧”中,不少人發帖詢問如何申請未成年人退款。這些帖子下方有大量跟帖稱,“加我,幫你退款”。

  記者注意到一則名為“舉報騙子”的帖子,吧友“life1”控訴了自己被騙的經曆。今年6月,該吧友因不會申請未成年人退款而發帖尋求幫助,一位名叫“聯創雲智”的網友留言稱可以協助其申請。

  “life1”添加對方為好友後,對方開口就要收600元“資料費”,稱這筆款項是固定收費項目,需提前交納。“life1”付款後,對方向其索要身份信息、充值記錄等相關資料,並且發來一份“退款協議書範本”,要求其附上電子簽名。

  至此,協助退款服務接近尾聲。對方告訴“life1”耐心等待即可,14個工作日內便可退款成功。可到了第14天,“life1”找到對方追問進度時,卻被告知對方的號碼已被凍結,暫時無法操作,需要解封后繼續申請。此時“life1”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記者以“聯創雲智”為關鍵詞進行搜索,發現該用戶已經改名。

  該吧吧主向記者介紹,協助未成年人退款,一般是幫助未成年人家庭尋找孩子的消費證據,如時間點、與同學聊天記錄等。如果和平台多次溝通,雖然過程煩瑣,但成功概率大。由於經常有吧友上當受騙,吧主在貼吧要求接單人員及時公佈相關資質和身份信息進行備案,預防吧友上當受騙,但截至目前,沒有任何人向吧主報備。

  “協助未成年人退款本無可厚非,但出發點應當是服務未成年人、保護未成年人,而不是為了從中謀利。”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葉林說。

  周旭亮分析,假借未成年人身份信息幫助成年人退款,可能面臨民事、行政甚至是刑事責任。成年人通過虛構事實的方式,騙取平台退款,構成詐騙,根據涉案數額和情節,將被處以行政處罰乃至刑事處罰。

  平台加強審核驗證

  正確引導未成年人

  在葉林看來,“未成年人退款”機制的出發點是好的,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一些平台存在主體混亂、審核不嚴、標準不一等情況,導致相關灰色產業激增,使得多方權益遭到侵害。

  “直播平台對於未成年人的身份審核機制存在漏洞。根據相關規定,未成年人嚴禁參與直播打賞。但成年人能利用未成年人信息退款,恰恰暴露了直播平台對未成年人身份審核機制的漏洞。”周旭亮說。

  為此,周旭亮建議加強監管:完善未成年人身份審查制度,提高用戶門檻,落實實名註冊,關閉未成年人賬戶的打賞功能;強化家庭監管,倡導社會監督,家長要以身作則,和學校聯合監督教育,給孩子樹立好榜樣;完善並落實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加強行業自律能力,各直播平台提高對未成年人用戶的關注程度,加強對未成年人用戶操作的規範引導。

  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告訴記者,根據網絡安全法等法律規定,直播平台應當要求用戶實名註冊。實踐中,不同的直播平台在實名註冊方面的做法不同,導致有漏洞可鑽。可完善人臉識別技術,對用戶註冊時的身份信息加強審核和驗證。

  周旭亮也提醒網絡主播,自覺抵製違反法律法規、有損網絡文明、有悖網絡道德、有害網絡和諧的行為,主動勸阻未成年人參與打賞,淨化網絡環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