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這十年·斯人)浙江義烏“國際老娘舅”:在中國“有事先商量”

2022年09月07日10:16

中新社義烏9月7日電 題:浙江義烏“國際老娘舅”:在中國“有事先商量”

  作者 張斌 董易鑫

  “大家來自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擁有不同的語言和文化,有摩擦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同樣面孔的人做‘中間人’,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浙江義烏做調解工作10餘年、被稱為“國際老娘舅”的伊朗籍商人哈米說。

  義烏被稱為“世界小商品之都”,有210萬種商品發往230多個國家和地區,吸引了近萬名外籍人士常駐於此。哈米所在的義烏市江東街道雞鳴山社區有“聯合國社區”之稱,居住著來自74個國家和地區的近2000位外籍人士。

  2003年,哈米來到中國採購商品,隨後在義烏創辦進出口貿易公司,生意不斷髮展壯大。

  “事業有成讓我有一種獲得感,但我更喜歡做誌願者帶來的幸福感。”哈米說,自己曾幫助過不少外籍人士融入義烏,自己的電話號碼甚至成為“求助熱線”。

  他對中新社記者說,自己起初從事調解工作是因為有語言優勢,會漢語、英語、波斯語、土耳其語、日語、西班牙語6種語言,能“打破”不少因語言不通產生的溝通屏障。

  “剛開始,我做得最多的調解工作,是當事雙方因為信仰、風俗、文化不同而產生的誤解。”哈米說,此前,一名外籍住戶晚上經常和朋友在家裡聚會,其中國鄰居則喜歡早起鍛鍊,雙方因作息不同有些爭執。經上門調解,兩人都將時間做了調整,現在相處很融洽。

  “我瞭解到,‘老娘舅’被用來稱呼有威望、講公道的年長者,我很珍惜這個頭銜,也很想做好這份事。”哈米說,他在這裏安家,愛人在這生活,孩子在這讀書。對這個社會,他有責任感。

  一個人力量有限。幾年前,哈米開始和當地社區一起培養更多外籍人士加入調解隊伍。來自巴基斯坦的客商阿酷便是其中一員。

  “起初找上門,是因為我遇到了一些麻煩,需要調解。”阿酷說,2009年,他曾在線上訂購過兩個集裝箱的牙膏,因雙方前期溝通時理解偏差,他收到的貨品和想要的款式不一樣。

  和商家反複交涉無果後,阿酷決定來哈米這碰運氣。阿酷說,在調解員幫助下,自己和發貨方明確權責,積壓的貨品也慢慢處理,事情終於得到解決。

  後來,阿酷也加入了“國際老娘舅”團隊,幫助不少採購商解決矛盾糾紛。“希望我們能更好地幫助來義烏採購的巴基斯坦商人融入義烏社會,也使更多中國商品走向巴基斯坦。”阿酷說。

  “貿易糾紛在商業中很常見,義烏是以市場貿易聞名的城市,調解不僅能節約雙方時間,還有可能讓他們‘不打不相識’。”已在義烏從事調解工作6年的尼泊爾商人傑克告訴記者,作為義烏市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任命的外籍調解員,感到自豪的同時,他也會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用中國話來說,叫‘嚴以律己’”。

  如今,已有來自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共計30多位外籍人士加入義烏“國際老娘舅”團隊。該團隊每年調解矛盾超100件,成功率95%以上。

  “我們的調解團隊越來越專業,有根據國籍劃分的點對點調解團隊,也有根據矛盾類型劃分的國際貿易調解組、國際物流調解組等,確保能更精準、更專業地化解矛盾。”義烏市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主任陳津顏說,隨著外籍調解員隊伍不斷壯大,當地計劃加強人員管理,進一步優化和規範,實現健康、長效運行。(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