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植牙靈魂砍價來了!“一口牙換一輛特斯拉”或成曆史,服務費最多4500元

2022年09月09日15:32

  來源:時代財經

  “技術服務的4500元根本不是底線,耗材的上限落實後,醫療機構就不得不真刀真槍拚技術,如果無法達到指標,就守不住4500元的價格。”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種植一口牙能換一輛特斯拉”的時代可能一去不複返。

  9月8日,國家醫保局發佈《開展口腔種植醫療服務收費和耗材價格專項治理的通知》(下稱《通知》),明確提出將會對口腔種植體進行集采,牙冠進行競價掛網,種植牙醫療服務進行價格調控,三級公立醫院口腔種植醫療服務價格全流程調控目標為一顆牙4500元。而種植體集中帶量採購文件、種植牙牙冠競價掛網也會在9-12月陸續公佈。

  這標誌著,8月18日發佈的《關於開展口腔種植醫療服務收費和耗材價格專項治理的通知(徵求意見稿)》已經完成意見徵集,正式落地。這是從去年開始就醞釀的種植牙集采走出的實質性的第一步。

  銀河證券醫藥行業分析師劉暉此前曾點評指出,種植牙限價帶有明顯的“打包價格”思維,和近年來提倡的按病種付費(DRG)改革方向契合。更值得關注的是,種植牙限價的模式是否會在其他的可選醫療消費領域複製,尤其是眼科和醫美的部分項目。這些可選醫療長期以來被視作政策免疫的避風港,也是資本熱衷炒作的領域,倘若種植牙限價向其他可選醫療消費擴散,勢必會嚴重衝擊整個醫藥板塊的估值體系。

  新規價格調控較地方試點溫和

  種植牙被稱為繼乳牙、恒牙之後,“人類的第三副牙齒”,由種植體、基台和牙冠3部分組成,手術週期可長達半年。其中,種植體是種植牙流程中的核心耗材。

  早在2021年年底,關於種植牙集采的信號就已經開始釋出。

  2021年11月,四川省藥械集中採購及醫藥價格監管平台就發佈了口腔種植體、修復基台等耗材的信息填報通知。根據2022年3月四川醫保局發佈的消息,參與此次省際聯盟口腔種植體帶量採購的省(市、區)多達30個,規模不亞於一場國家集采。

  上述《通知》指出,這次由四川省醫療保障局牽頭組建種植牙耗材省際採購聯盟,各省份均應參加。

  在四川牽頭的省際聯盟集采啟動之前,部分地方已經選擇以帶量採購以外的方式探索種植牙降價。

  今年1月11日,浙江省寧波市醫保局在全國率先推出種植牙醫保限價支付政策,全市百家醫療機構積極響應並實施醫保種植牙項目。根據寧波的規定,限定國產品牌3000元/顆,進口品牌3500/顆。

  安徽省蚌埠市也宣佈引導醫療機構自8月1日起開展種植牙項目試點工作,在自願協商的基礎上,實行種植牙項目限價收費,三級醫院不得高於2200元/顆,二級醫院不高於2000元/顆,一級及以下醫院(含口腔門診)不高於1800元/顆,降價幅度最高達到82%以上。

  需要指出的是,寧波和蚌埠所給出的價格均包含了種植體和醫療服務的費用。根據寧波的種植牙醫保限價支付政策,國產耗材價格為1000元/科,進口耗材為1500元/顆,醫療機構的服務費用則約定為2000元/顆。而經過價格談判入選《蚌埠市種植牙品牌目錄》的種植體價格為950元~1700元不等。

  這意味著,上述地方試點的醫療服務費用僅為數百元至1000元左右,遠低於《通知》提出的4500元/顆的價格。

  而從參與到寧波、蚌埠試點的種植體品牌來看,以國產品牌或較為邊緣的韓系品牌為主,主流品牌基本缺席。

  國海證券研報指出,在我國,奧齒泰、登騰等主流韓系品牌所占的種植體市場份額在2020年已經提升至約58%,以士卓曼為代表的高端歐美品牌的市場份額約為22%,國產種植體的市占率預計僅為7%左右。從口腔醫院進貨價來看,韓國品牌種植體費用在500元~800元;歐美品牌在1600元~3000元。

  另據家鴻口腔招股書,其代理的登士柏種植體2019年均價為1038元;國產種植體進貨價為400~450元。

  可以看出,對於大部分進口品牌,尤其是高端路線的歐美品牌來說,地方試點對種植體的限價偏低,這也讓高端品牌失去了參與動力。

  雖然《通知》沒有直接對種植體、牙冠等耗材價格做出限制,種植體、牙冠的價格需要後續通過集采和競價掛網產生,但從醫療服務部分的價格來看,此次價格調控比地方試點溫和。

  醫保局指出,目前,公立醫療機構採購高端品牌種植體4000元~6000元每套,其他種植體2000元-3500元每套,流通過程存在價格虛高空間,集中採購後價格會有不同程度下降。公立醫療機構從第三方加工廠採購的牙冠大多在1000多元,自製牙冠價格更高,競價掛網後也會有一定程度下降。

  一名從事種植體銷售工作十餘年的銷售人士對時代財經猜測,此次種植體集采可能會有大量的大品牌參與。

  技術好壞將成未來機構盈利關鍵

  與之前每次種植牙集采消息傳出都會引發概念股閃崩不同,《通知》發佈後,9月9日,通策醫療(600763.SH)開盤直接漲停。

  根據《通知》,公立醫療機構(含軍隊醫療機構)全部參加種植牙集采,同時全力動員民營醫療機構主動參加,大型牙科醫療服務連鎖集團總部所在地的省級醫療保障部門要主動作為,協調集團各連鎖(控股、分支)醫療機構參與集采、執行中選結果。同時明確原則上個統籌地區參與集采的醫療機構數(含民營)占開展種植牙服務醫療機構的比例應達到40%以上,或本區域報送需求總量占上年度實際使用總量的比例達50%以上。

  在參與比例的硬性要求下,民營機構也需要參與到集采中去。原因在於,口腔科在公立醫院屬於較為邊緣的科室,民營機構已經成為口腔醫療市場的“主力軍”。

  艾瑞諮詢報告顯示,近十年來,民營口腔專科醫院數量迅速增長,截至2020年,我國專科口腔醫院共計945家,其中民營口腔醫院數量781家,占比約83%,約是公立口腔醫院數量的4.7倍。2011-2019年間,公立口腔專科醫院僅增加7家,民營口腔醫院增加了564家。

  作為民營口腔醫療的龍頭,通策醫療此前曾表示,《徵求意見稿》符合公司預期,公司會始終關注種植牙的集采進度。“首先,種植牙集采肯定會持續推廣;第二,公司始終把集采當作是一個機遇,公司要面對的是如何消化將來快速發展的低價種植牙市場的問題。”

  據醫保部門介紹,種植牙的成本通常包含兩個部分,一個是種植體、種植基台、牙冠等耗材的成本,另一個則是醫療機構種植牙的醫療服務費用。

  國海證券稱,種植體約占消費者支付總費用中10.4%。寧波醫保局也通過調研發現,耗材只占到當地醫療機構種植牙整體收費標準的15%~20%。今年3月,浙江省寧波市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處處長高文輝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就表示,“種植牙的醫療服務收費存在虛高成分。”

  此次,醫保局在《通知》中指出,醫療服務部分的費用占種植牙整體費用比重較高,根據近期全國範圍內登記調查的初步結果顯示,以各省份公立醫療機構單顆常規種植為例,醫療服務部分平均費用超過6000元,一些省市費用超過9000元,已經成為種牙貴的重要原因之一。

  《通知》稱,綜合群眾、醫療機構、專業人士等各方意見,最終將三級公立醫院種植牙醫療服務部分的價格調控目標確定為4500元。對於符合特定條件的地區或醫療機構,《通知》也明確了允許適當放寬的條件。

  上述銷售人士指出,當耗材費用透明以後,技術服務將成為市場競爭的重點。“技術服務的4500元根本不是底線,耗材的上限落實後,醫療機構就不得不真刀真槍拚技術,如果無法達到指標,就守不住4500元的價格,所以國家讓一部分種植牙修復探到底的方針沒有任何變化,而且愈發堅定。”該人士對時代財經說。

  《通知》特別指出,允許兩種情況放寬醫療服務價格調控目標,一是允許經濟發達、人力等成本高的地區根據本地實際放寬醫療服務價格調控目標,放寬比例不超過20%;二是鼓勵地方對於口腔種植成功率高等特定情形的醫療機構,探索定向寬鬆的口腔種植醫療服務價格整體調控政策。

  例如,國家口腔醫學中心和口腔種植專業列入國家臨床重點專科的醫療機構承擔了更多的複雜種植任務,可以放寬調控目標。此外,回顧性研究表明,目前口腔種植成功率平均95%左右,允許對種植成功率更高(例如種植1年的種植體持續存留率達到97%以上)的醫療機構按10%的比例放寬調控目標,引導醫療機構更多聚焦提升醫療質量,主動公佈種植成功率等醫療質量信息,便於患者根據自身需要選擇更高質量的醫療服務。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