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越來越愛“中國紅”

2022年09月11日20:12

參考消息網9月11日報導(文/何娟)

1892年,愛國僑領張弼士創建張裕公司,開啟了中國產業化釀造葡萄酒的先河。2022年,張裕迎來它130歲的生日。從實業報國、敢為人先到如今引領中國葡萄酒平視世界,張裕的130年,實際上也是中國葡萄酒行業130年的發展史,更是中國葡萄酒帶著底氣與信心走出中國、暢銷世界的曆程。

讓世界“諭”見東方之美

葡萄美酒,令人回味無窮。那些品嚐過葡萄美酒的中國古代詩人,不吝筆墨,為後人留下許多關於它的優美詩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蒲萄四時芳醇,琉璃千鍾舊賓”……葡萄酒因中國詩歌而更加醇美,中國文化因葡萄酒而更加豐富多彩。

近日,在泉城濟南蘆花飛舞、水鳥翱翔的大明湖畔,一場“國紅龍諭之夜”在這裏徐徐展開。與會嘉賓一邊領略“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大明湖美景,一邊品鑒洋溢著鮮明東方風格的國紅龍諭,共話中國文化,盡情展現中國風土的自信與魅力。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葡萄酒是“舶來品”。實際上,人類曆史上第一次發現葡萄酒的蹤影是在中國。2004年,中外科學家發表了對河南新石器時期賈湖遺址(距今約9000-7500年)發掘出土的陶器內壁附著物的分析結果,證明當時這些陶器內裝的是一種由大米、蜂蜜和葡萄混合發酵而成的飲料,這是世界上用葡萄釀酒最早的考古證據。

龍諭葡萄酒
龍諭葡萄酒

1892年,愛國僑領張弼士創建張裕公司,開啟了國內產業化釀造葡萄酒的先河。剛創立的時候,張裕面臨好幾個“0”: 沒有釀酒葡萄、沒有釀酒師、沒有釀造設備、沒有配套產業、沒有橡木桶和酒窖。經過7年艱辛奮鬥,1899年,張裕終於釀出了中國第一瓶葡萄酒。經過22年,1914年,張裕又釀出了中國第一瓶白蘭地。

1915年,張裕作為國內唯一葡萄酒企業參加巴拿馬博覽會,拿下四枚大金獎。130年後的今天,張裕每年都能拿下上百個世界大獎,其中最知名的莫過於來自寧夏賀蘭山東麓葡萄酒黃金產區的高端品牌龍諭。

2019年在德國舉行的Mundus Vini世界葡萄酒大賽上,全球各個產區近10000款酒參評。在此大賽上全世界獲得大金獎的佳釀僅有37款,來自中國的龍諭憑藉傑出的品質一舉奪得大金獎,並被評為“中國最傑出葡萄酒”。

值得一提的是,龍諭還是亞洲地區唯一入選2021年“世界100瓶頂級葡萄酒”榜單的酒款;在德國《ENOS》雜誌的首份中國葡萄酒品酒報告中,龍諭酒莊龍12赤霞珠干紅獲評五星級,屬於“世界頂級葡萄酒”;在2022年Mundus Vini世界葡萄酒大賽上,龍諭赤霞珠干白葡萄酒再度斬獲金獎。

“讓龍諭問鼎‘中國葡萄酒酒王’,是我們的願望和雄心。”在“國紅龍諭之夜”活動上,張裕股份公司總經理孫健如是說。他表示,世界上並沒有什麼評比機構能評出酒王,但希望通過不懈努力,讓龍諭成為消費者心中的中國葡萄酒酒王。

問鼎“中國葡萄酒酒王”的底氣在哪?孫健表示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第一是風土條件好——從2006年開始,張裕就在如今業界公認最適合種植釀酒葡萄的賀蘭山東麓佈局葡萄園,16年來龍諭從82400畝基地中選出25個小地塊、共5600畝作為專屬基地;二是葡萄好——酒莊獨創出“傾斜水平龍干”種植架型,並遵循“黃金20釐米黃金法則”統一葡萄結果部位,讓每顆葡萄成熟度均勻、粒粒飽滿。採收時葡萄還須經過田間初選、手工穗選與光學粒選,葡萄有任何瑕疵都會被自動剔除,淘汰率超50%,只留百分的葡萄;三是技術好——在釀造環節採取20多種發酵工藝,以激發更多的香氣和結構類型;通過30餘種進口高端橡木桶陳釀,再由全球20餘位資深調酒大師、釀酒大師進行上百輪不同比例、不同風格的組合調配,最後經大師們20多輪盲品評選,口感最佳的一款酒才能做成“大樣”,在融合後被灌裝入瓶。

此外,龍諭的視覺形象設計,巧妙地融入了中國書法、中國印章和中國山水畫的重要元素,向世界完美展示了東方美學和中國智慧,象徵著中國文化走向世界。2021年,龍諭還更換了全新廣告語“品過世界 更愛中國”。

“‘品過世界,更愛中國,更愛龍諭’所傳遞的是,我們對自己品質的自信。”張裕總釀酒師、中國釀酒大師李記明表示,我們希望把龍諭做成中國葡萄酒高端品牌的引領者,體現出更多的擔當和責任。

促進中外交流的“使者”

如同龍諭的名字一般:“龍”代表中華精神符號,“諭”意為告知世界。從品牌創立之初,龍諭便提出:立足於中國風土特色,深耕寧夏這片優質風土,釀造出中國自己的高端葡萄酒!

隨著全球化進程進一步加快,各國之間交流與合作日益加深,葡萄酒作為一門特殊的“外交語言”,不僅在眾多重要場合被用以款待外賓,更是成了國與國之間溝通交流的“橋樑”。

8月26日,為慶祝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在日中企協會與鳩山由紀夫前首相交流會在東京召開。在這場交流盛會中,國紅龍諭被作為“中國珍貴禮物”贈予鳩山由紀夫。“這個簡直太棒了!”當鳩山由紀夫接過龍諭葡萄酒時讚賞道。

無酒不成宴,作為中國文化的另一種“國際化表達”,國紅龍諭頻頻化身中外文化交流之使者,以酒為媒,讓世界瞭解、欣賞中國,成為外交舞台上一張閃亮的“中國名片”。

在2019年第八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歡迎宴上,龍諭作為晚宴用酒,展現了中國葡萄酒風采。

2021年11月25日,智利駐華大使館官邸晚宴中的龍諭葡萄酒成為招待貴賓用酒,受到智利嘉賓的交口稱讚。

2022年7月29日,第七屆中加國際電影節頒獎晚會上,龍諭作為文化貴禮被贈予各國獲獎嘉賓,為中加文化交流更添一份東方優雅和尊貴。

目前,龍諭已進入英國皇室禦用酒商BBR、杜拜七星帆船酒店、“全球最大葡萄酒檔案館”倫敦67 Pall Mall餐廳、倫敦文華東方酒店、杜拜國際機場的Le Clos葡萄酒和烈酒免稅店、加拿大安大略省酒管局專賣店(LCBO)、意大利Meregalli、瑞士Vinorama、奧地利Wein&co等全球頂尖餐廳及高端渠道銷售,成為風靡世界的“中國風味”。

1915年,張裕在巴拿馬世博會上一舉奪得四枚金獎時,張裕創始人張弼士激動地說:“唐人是了不起的!只要發憤圖強,後來居上,祖家的產品都要成為世界名牌!”

一百多年的努力,一百多年的前行,如今張裕以其優秀品質頻頻登上國宴和世界盛會,款待過300多位外國元首。一次次亮相,一次次突破,只為讓中國葡萄酒每一次都以更好的姿態與世界會面。

在“國紅龍諭之夜”活動上,尼山世界儒學中心路則權博士表示:“中國文化注重人性、人情以及群體的關係,雖不能說百分之百就比別人的要好,但你走遍全世界後,你會發現還是自家的好,葡萄酒也是一樣。希望龍諭在促進中外的交流中,發揮更大的文化作用。”

“屬於中國葡萄酒的時代正在到來”

近年來,中國葡萄酒的崛起引起世界廣泛矚目。“在日新月異的葡萄酒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像中國這樣發展迅猛。”最新版《世界葡萄酒地圖》一書這樣寫道。《世界葡萄酒地圖》目前再版第八版,由世界葡萄酒品鑒大師休·約翰遜和傑西斯·羅賓遜合著,提供了葡萄酒行業的完整資訊,被葡萄酒行業譽為“葡萄酒聖經”。

張裕的成長史是近現代中國葡萄酒發展史的一個縮影。改革開放打開了中國與世界交互的大門後,不斷進取的張裕繼續為中國葡萄酒產業做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如今,張裕已在全球佈局14座專業化酒莊,覆蓋法國、西班牙、智利、澳州等全球重要葡萄酒生產國,擁有25萬畝葡萄園,產品銷往全球70多個國家和地區,世界越來越愛“中國紅”。

在目前世界前十大葡萄酒企業中,張裕是僅有的兩家百年企業之一,張裕的規模位列全球第四、品牌價值位居全球第二。

正如國際著名葡萄酒雜誌《醇鑒》(Decanter)主編約翰·施廷普菲希所言:“張裕取得的進步是令人驚訝的,屬於中國葡萄酒的時代正在到來,這將會對整個葡萄酒世界產生巨大的影響!”

位於寧夏的龍諭酒莊也被收錄在最新版《世界葡萄酒地圖》一書中。作為中國高端葡萄酒的代表,自2013年開莊以來,龍諭已在世界各大權威葡萄酒賽事斬獲91項大獎。

目前,龍諭已出口至英國、德國、意大利、瑞士、丹麥、俄羅斯、加拿大等全球5大洲45個國家,進駐德國米其林三星Vendome、北京米其林三星新榮記(新源南路)、英國米其林二星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上海米其林二星喬爾·盧布鬆美食坊等多家知名米其林餐廳,成為進駐全球最多米其林餐廳的中國酒莊酒。

孫健曾與媒體分享龍諭在歐洲的“盲品故事”:“疫情發生前,我每年都要到歐洲參加當地龍諭經銷商舉辦的推介會。這些經銷商通常的做法,是把葡萄酒大師、知名餐廳的侍酒師、專業買手以及媒體記者請到一起,然後把龍諭跟世界各國的酒王放到一起盲品。”

孫健前後參加了不下20場盲品:“一開始心裡頭忐忑,因為怕比不過人家。但是隨著盲品次數的增加,越來越有信心和底氣,因為龍諭的比分經常性地在前面,有好多次是現場的第一。”

“我們現在研究的是怎麼能夠實現高端再突破,並且把消費人群的基數做大。”孫健表示,“這是作為行業的排頭兵應該擔當的責任,在高端葡萄酒上我們想把龍諭這個品牌闖得更響”。

世界葡萄酒大師趙鳳儀對龍諭讚譽有加:“中國葡萄酒要走的方向,應該是高端的,要讓全世界品到這些中國高端的酒。”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