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死學員、割喉戰俘、性侵女兵 還有什麼他們幹不出?

2022年09月13日12:54

  來源 :環球人物

  這是要培養“超級士兵”,

  還是要培養“殺人機器”?

  作者:許曄

  “‘地獄周’安全!”

  雷吉娜收到兒子穆倫的短信後,立馬打電話給他。

  電話接通,她聽到兒子上氣不接下氣,便擔憂三連問:“你還好嗎?你受傷了?你在醫院嗎?”

  不是雷吉娜過分謹慎,而是情況特殊——穆倫當時正參加美軍海豹突擊隊堪稱殘酷的選拔課程。

  “媽媽,我做到了。”

  “別擔心,媽媽,我很好。我愛你。”

  說完,穆倫掛斷電話。

  雷吉娜內心不安,卻未曾想到那竟是她和兒子的永別。

  第二天一早,8名身穿白色西裝的軍官敲響她的家門,向她告知穆倫的死訊。

  雷吉娜悲痛又憤怒。她的兒子才24歲,身高1米93,曾在耶魯大學當橄欖球隊隊長,身強體壯,怎麼參加個選拔課程就走到這步?

·穆倫(中)與家人合影。
·穆倫(中)與家人合影。

  近日,《紐約時報》向人們揭開“穆倫之死”背後,海豹突擊隊的可怕陰暗面……

  “是他們殺了我兒子”

  今年1月,穆倫開始了他的海豹突擊隊選拔課程。

  儘管身體正處於巔峰狀態,但到了被稱為“地獄周”的第三週,他也筋疲力盡,肺部感染,甚至不斷咳血。

  這是選拔課程中的常態——感染的、骨折的、腦震盪的受訓學員,比比皆是。

  剛開始,有210名男性通過前期考核,參加選拔課程。到“地獄周”過半時,只剩21人,其他人要麼主動放棄,要麼受傷倒下。

·參與海豹突擊隊選拔課程的學員在訓練。
·參與海豹突擊隊選拔課程的學員在訓練。

  可穆倫吐著血仍在苦撐。

  畢竟,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參加選拔了。

  頭一次是在2021年8月。為了那次選拔,他提前一年多開始訓練跑步、游泳和舉重。結果,第一天就被“刷”了下來。

  當時,教官們讓他們在滾燙的沙灘上爬行、俯臥撐、舉著77公斤重的充氣艇分組賽跑,其間不準休息、不準喝水。

  穆倫中暑昏倒,教官一通大罵,讓他站起來。見他遲遲沒反應,又測出他體溫高達40度,才將他送往醫院。

·穆倫(資料圖)。
·穆倫(資料圖)。

  沒能通過選拔的人,統統被教官嘲諷為“廢物”。

  穆倫不甘心就此止步。他有四個月時間,恢復狀態後可再次參加選拔。這個機會,他想牢牢抓住。

  他確實撐了過來。

  “地獄周”結束時,他掙紮著從海水中爬出來。回到營地,他興奮地給母親報了喜。但沒過多久,他死了。

  事發後,海豹突擊隊將穆倫的死定為“反常事件”,稱他此前的訓練量並不大。官方給出的死因是細菌性肺炎,但穆倫的家人認為,不合理的選拔課程才是真正原因。

  雷吉娜是一名護士。在她看來,“有些情況真的嚴重到足以致命,而教官們卻僅將其視為軟弱的表現”。

  “是他們殺了我兒子!他們說那是訓練,但其實是折磨。他們甚至不給他們適當的醫療護理。他們對待這些人的方式比對戰俘還要惡劣!”

·穆倫嚴重水腫。
·穆倫嚴重水腫。

  對此,洛夫萊斯感同身受。

  2016年,他21歲的兒子也在參加海豹突擊隊選拔時死亡。

  “如果是在戰鬥中,我失去了兒子,我會接受這一點。但在訓練的第五天,這是不可接受的。”洛夫萊斯說,他曾祈禱“兒子的死會糾正這個問題”,但如今又一個年輕人死了,問題顯然還在。

  《紐約時報》也質疑,陸軍和空軍也有士兵在訓練中喪生的情況,但很少有像海豹突擊隊這樣在訓練中傷亡率如此高的。

  就在穆倫死的同天下午,另一名熬過“地獄周”的男性也不得不進行插管治療。當晚,又有兩人住院。

  而事情的惡劣程度還遠不止於此……

  為通過選拔而嗑藥

  穆倫曾在記事本上寫道:“我不會死的。如果死,我寧願死在這裏。”

  “對美國想從軍的年輕人來說,海豹突擊隊是他們比較嚮往的一支部隊,這個部隊曾經創造過一些成績。”海軍軍事專家李傑告訴《環球人物》記者。

  當年,擊斃本·拉登的就是這支部隊,它一直被視為美國實施局部戰爭、應付突發事件的殺手鐧。

  想加入這支部隊也越來越難——上世紀80年代,選拔通過率為40%,到了2021年這一數字變成了14%。穆倫這一屆則不到10%。

  但加入海豹突擊隊,是穆倫從小的夢想。

·穆倫(資料圖)。
·穆倫(資料圖)。

  該怎麼辦?

  第一次參與選拔失敗後,迷茫的穆倫在康複病房中得知,不少人為了通過選拔,會使用類固醇等藥物。

  猶豫再三,他最終決定,自己也用藥!

  他買了輛二手車,往車里藏藥物,和一群人合用。在收拾他的遺物時,海豹突擊隊發現了他車里的藥物和注射器。

  在隨後的調查中發現,這屆學員中,有大約40人用了藥。比例之高,令人咋舌。

  不過,海豹突擊隊前隊員傑明·米利根說,用藥問題是海豹突擊隊培養模式所帶來的必然結果。“沒有人能做到教官要求的一切,所以你必須學會靠作弊通過考試……關鍵是要學會怎麼才能不被抓到。”

  在海豹突擊隊內部,甚至流傳一句非官方格言:如果你沒有作弊,說明你不夠努力。

  米利根還表示,美軍需要的就是“知道怎麼耍花招的人”,因為“戰爭是一場肮髒的遊戲”。

·參與海豹突擊隊選拔課程的學員在訓練。
·參與海豹突擊隊選拔課程的學員在訓練。

  早在2009年,海豹突擊隊就發現了內部廣泛存在的用藥問題。這些年里,儘管多數人都像穆倫一樣“淪陷”了,但也並非沒人堅持初心。

  2016年,19歲的卡塞塔發現身邊很多人都在用藥。雖然知道這些人在選拔中會有優勢,但他還是拒絕同流合汙。

  結果就是他被邊緣化、遭排擠、考核不合格。

  他給父母留下一封遺書,斥責海豹突擊隊對待他的方式,然後跳進海軍直升機尾槳自殺身亡……

·卡塞塔(資料圖)。
·卡塞塔(資料圖)。

  如今,連海豹突擊隊的一些高層也開始對藥物氾濫問題深感不安。

  今年6月,他們向海軍提出申請,要求以後對所有參與選拔的人進行藥物檢測,目前仍在等待答覆。

  而不管結果怎樣,海豹突擊隊缺乏紀律、秩序混亂都已暴露於人前。這對美軍而言,無疑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頻爆醜聞,卻被包庇

  近年來,海豹突擊隊沒少被爆出醜聞。

  2017年,海豹突擊隊成員埃迪·加拉格涉嫌在伊拉克濫殺平民、割喉戰俘。戰俘死後,他還和屍體合影,引發外界對海豹突擊隊的道德質疑。

·加拉格與死者合照向隊友炫耀。
·加拉格與死者合照向隊友炫耀。

  然而,即便犯下這種事,他還是被無罪釋放。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甚至執意恢復他的軍銜,併發推阻止海軍將其逐出海豹突擊隊。

·加拉格被判無罪後,笑著摟著妻子。
·加拉格被判無罪後,笑著摟著妻子。

  2019年,海豹突擊隊中出現酗酒、性侵女兵事件,而最終處理結果也不痛不癢——解除三名軍官職務了事。

  那次事件後,海豹突擊隊的一名指揮官在給部隊寫的信中直言:“我們出問題了。”

  其間,還發生了海豹突擊隊成員在突襲行動中濫殺婦女兒童、在手機上錄製虐待兒童圖像、因吸毒被捕等一系列醜聞事件。

  “海豹突擊隊是美軍所謂的‘軍中驕子’,此前對外享有一定的所謂‘盛譽’,所以五角大樓對其管理不是那麼嚴,遇事時也照顧他們的面子。因此,海豹突擊隊管理上有時就比較鬆懈,或者說違背常規常態,導致出現很多問題。”李傑說。

  美媒也表示,為保護海豹突擊隊這柄“利刃”,美軍方多次包庇和掩蓋其戰爭罪行。

  而越是遠離監督,越是讓海豹突擊隊中的一些人肆無忌憚。據稱,曾有海豹突擊隊成員因指責隊友行為不當,而遭遇隊友圍毆。

  長此以往,海豹突擊隊如今是何種狀況可想而知。

·穆倫的訓練服。
·穆倫的訓練服。

  穆倫死後,雷吉娜收到了裝著他骨灰的骨灰盒,結果上面連他的名字都寫錯了。

  “這完全是無能!”這幾個月以來,雷吉娜一直在推動問責,但軍方受到法律保護,無法對其提起相關訴訟。更令她惱火的是,海軍打算內部調查此事。

  “他們自己決定自己的懲罰……沒有獨立的監督,這太瘋狂了。”雷吉娜希望讓國會對海豹突擊隊的選拔過程實施獨立監督。

  然而,目前除了撤了幾名教官的職,取消了一些極其嚴苛的課程規定,其他並沒有什麼進展。

·穆倫與母親的合影。
·穆倫與母親的合影。

  就在穆倫死後一個月,海豹突擊隊里又發生了一次險情。

  當時,學員們在海水中進行深夜訓練。一名學員突然開始劇烈顫抖,然後倒在另一名學員懷裡,失去知覺。

  學員們立即給醫務室打電話,結果沒人接電話。他們只能先把這名學員帶回去洗了個熱水澡,但還不見好轉,無奈下給911打了電話,將人送進醫院。

  第二天早上,教官們得知此事,非常不滿。

  為了懲罰他們給911打電話,教官讓他們不停地做俯臥撐。一旦有人因為體力不支而倒下,教官就會罰昨晚剛剛進了醫院的學員,讓他一次次跳進冰冷的海浪中。

  美軍這究竟是要培養能力強悍的“超級士兵”,還是要培養冷漠無情、沒有底線的“殺人機器”?

  想必從一個個令人震驚的醜聞中,人們就可以得出答案。

  總監製: 呂 鴻

  監 製: 張建魁

  主 編: 許陳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