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有她》的三段故事

2022年09月17日00:20

文 / 館館

集結李少紅、陳衝、張艾嘉三位導演,與周迅、鄭秀文、許娣、馮德倫等影星的女性電影《世間有她》,出人意料地成了中秋檔豆瓣評分最低的一部影片。作為由三段故事“拚盤”而成的一部電影,《世間有她》又一次展現了對於同一命題不同導演之間的發揮迥異,各單元之間的口碑落差極大。

三段故事,從三種角度講述疫情期間人際關係的變化。看到這部影片或許會覺得驚喜——因為它不再執著於激昂的宏大敘事,而是溫柔著眼於女性個體如何自處。

比如張艾嘉執導的最後一個故事,講述了女攝影師梁靜思以疫情的見證者、記錄者和旁觀者的身份奔波於中國香港多處地方。而導演並未對她的這些身份過多著墨,事實上她拍得更多的卻是梁靜思工作之外遺留已久的婚姻痼疾——以一場重頭的爭吵戲,喊出了在職媽媽們的共同不解:孩子我管,衛生我做,三餐我煮,工作我也有,為何喊累的卻是你?

在生活的消磨中,她也曾一度懷疑對方究竟愛不愛她,愛的是不是真實的她。情緒激動起來,連兩人往昔甜蜜合影都要扣上,不願再看。但直到孩子疑似感染,最後又發現是虛驚一場,在激動的相擁中抬頭看見丈夫正滿含愛意地為她拍照,原來一切依然一如往昔:他們相識時的她,鉚足勁為工作拚命,她的“倔”和他的“愛”,其實從未改變。誤會消除了,感情也就修復了。

有趣的是,這種“誤會”在這段故事中出現了不止一次。例如,家裡的菲傭準備去買菜卻沒買到,被家中的老人打電話告狀,猜測菲傭定是上班偷懶出門玩了。而就在梁靜思準備找菲傭談話時,推門卻聽見菲傭向自己的兒子道歉:今天忙到無法給他過生日的原因,是當時自己買菜真的排不上隊,但這些具體的難處,作為僱主的她卻無從得知。從幾近離婚到驟然冰釋或許看起來有點突兀;但有前情為引,下一場中的主雇和解,卻顯得合理合情。

張艾嘉拍的是關於“誤會”的故事,而陳衝拍的則是“延遲”,後者展現的是一對小情侶的異地戀故事。

疫情開始前,小鹿回了北京過年,她跟男友李昭華瞞著家裡人商量好年後就結婚。這部短片更像是她的私人回憶。小鹿的故事表面看是疫情,實際上更是家人對他們戀情的不支援。而在這段故事中,從開篇就在為小鹿男友李昭華後來不幸離世的結局隱晦鋪墊——貫穿始終的黑白色調,包括小鹿最後的崩潰痛哭,也被處理成了靜音、拉遠,導演刻意將情感表達得克製,遙遙回望,不做煽情,後勁卻綿延。

爭議主要集中在李少紅的第一個故事上。從某種意義上說,它很女性,因為整個劇情里男性全然缺席:妻子感染,是她獨自去醫院拿結果;搬家分居,是她挺著病體託人找房;婆婆費勁弄來了製氧機,媳婦匆忙送去急救室,婆媳之間的矛盾與情緒也都由她倆各自妥協和相互理解。丈夫是遊離在家庭邊緣的單薄形象,兩個女人為他爭執不休,他卻可以逍遙抽身,無需對妻子、母親關切照料,也不必斡旋其中耐心調停。

憑周迅、許娣、白客的實力,演繹婆媳紛爭本應駕輕就熟,可再優秀的演技,也掩蓋不了一些劇情上的漏洞。

全片三個單元,主角從深陷其中自己患病,到親密之人離世,再到手執鏡頭旁觀記錄。演員表演無甚問題,導演們的巧思也有亮點,但最終的口碑不及預期,與開篇第一單元就讓人失望有很大原因。倘若將後兩個故事前挪,結果應該會比現在好上許多。

(編輯:杜尚別)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