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盡頭是草原》馬蘇:把音頻放慢8倍速學蒙古語

2022年09月21日14:01

《海的盡頭是草原》馬蘇版海報。
《海的盡頭是草原》馬蘇版海報。

由爾冬升執導的根據“三千孤兒入內蒙”真實曆史事件改編的電影《海的盡頭是草原》正在熱映,馬蘇在片中飾演一位草原母親薩仁娜,收養了一個從上海來的小女孩,用無私的愛將其養育大。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馬蘇要學習蒙古語,用最笨的辦法將蒙古語音譯成漢語,將台詞全背了下來。除了蒙古語,馬蘇覺得,最難的還是如何塑造出這個角色平凡但又偉大的一面,要讓觀眾相信自己是一位草原母親。

以下是演員馬蘇的自述:

用漢字註釋的笨辦法學蒙古語,“每天背了不下上萬遍”

我和爾導是在《演員請就位2》中認識的,當時爾導給了我高度認可,說後面有機會就找我拍戲。我本以為只是一個客套話,因為導演籌備一部新戲,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不是馬上就能實現的,沒想到錄完節目,第二年他就兌現諾言了,我特別感動,都有點恍惚。

當時爾導說,有一個新戲要開拍了,讓我來演一個草原母親的角色,問我有沒有興趣。我當然有興趣,特別激動,就自己用軟件做了一個蒙古族造型的圖片發給了爾導,爾導也沒有回我,這個事情就先放在這了。過了一段時間,我就接到工作人員電話,說導演已經發合同來了,問我的服裝尺寸是多少。接下來就是試妝,簽合同,最後得到了這個角色。

進組之後,導演跟我說,他有個想法,想讓我用蒙古語說台詞。我一聽腦子都亂了,就讓導演先發一段蒙古語過來我聽一下試試。我聽完,感覺一點門路都沒有,完全找不到任何規律,一下子就蒙了,心裡很恐懼的感覺,沒有安全感。但我覺得導演這麼信任我,只要願意下功夫,沒有攻克不了的難題。我就跟自己說,馬蘇,你要是連這個問題都解決不了,你就不配去演這樣重要的角色。其實,那時候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台詞還沒有固定下來,我還沒有拿到蒙古語台詞的音頻。

馬蘇在《海的盡頭是草原》中飾演草原母親薩仁娜。

直到我去內蒙古體驗生活的前幾天,才拿到這個音頻,一聽整個人感覺要爆炸了,因為真的太難了,我要把音頻放慢到8倍速,從一個詞到一個小小的短句再到一句話,每天背了不下上萬遍,幾乎沒有休息時間,所有時間都用來準備蒙古語台詞。

開始前7天,我是自己聽音頻,到了草原之後,有蒙古語老師帶著我一起學習蒙古語。我用了最笨的辦法,把所有蒙古語的發音,用漢字“音譯”過來。我有一個本子,上面記著蒙古語和漢語的“雙語”台詞,估計除了我,別人念不出來。

我進組拍的第一場戲,其實是影片最後一場戲,我飾演的草原額吉薩仁娜與百歲老人遙首相望,有一段蒙古語台詞“老姐姐,謝謝你,帶來這麼好的女兒。終有一天我們會見面的,到那個時候,我把她成長的故事給你說”。導演一喊開機,我整個人都崩潰了,大腦一片空白,感覺嘴和舌頭都碰不到一起。百歲老人就在我旁邊,我怕給人家添麻煩,就強忍著自己,剛一張嘴,導演都笑了,導演一笑我就沒自信了,但我告訴自己,之前都說了這麼多遍了,一定要慢慢的不著急,適應一下就會好。

其實到最後的時候,蒙古語老師現場教,我真的可以現場說蒙古語了,一些簡單的詞都知道了。片中有一個很壯的蒙古族人,在領養孩子的時候,小孩都不想去找他,他一直在用蒙古語跟我說話。我說,不好意思,我只會幾句簡單的蒙古語,他以為我也是蒙古族人。

用麻辣牛肉乾“獎勵”片中女兒,被其稱為“馬蘇媽媽”

在拍這部電影之前,我從來沒有走進過草原,對草原生活一無所知,只知道那裡有烤全羊,草原人能歌善舞,酒量很好,其它就沒什麼概念。

除了要把蒙古語學好之外,對我來說,最難的是如何演得能像一位草原母親。從小生活在那片草原和臨時去的遊客,簡直沒法比,這是我要攻克的難題,要讓觀眾在銀幕上看到的是薩仁娜,而不是馬蘇。

薩仁娜很平凡,但她又把那份大愛留在了人們的記憶中。怎樣讓觀眾覺得這位母親如此平凡卻又如此了不起,是我要找到這個母親角色的一個關鍵點。

我在片中的大部分戲,都是和演我女兒的小演員完成的。我是到了草原之後,才第一次見到她,我倆沒有提前熟悉,因為故事本身,兩人也是從陌生到熟悉,一點點建立起信任,成為一家人的。

《海的盡頭是草原》劇照。 薩仁娜細心照顧收養的女兒。

這個小女孩其實是個特別慢熱型的人,她有自己的世界,剛開始的時候她不跟我們一塊玩,自己老跑到很遠的地方去采蘑菇,就跟戲裡面的小孩很像。因為我本身就很喜歡小孩,從小的願望是當幼師,也跟小朋友拍過一些戲,對小孩的心性比較瞭解。我就慢慢觀察她,發現她喜歡吃什麼東西,好奇的點是什麼。

你別看她小,她很喜歡吃那種麻辣的東西,比如麻辣牛蛙、麻辣牛肉乾。我就為她從網上購買了麻辣牛肉乾,每天給她限量吃,只要她演好了就獎勵一個。她每天來到片場,都會說,馬蘇媽媽,你今天又帶了什麼好吃的。她就慢慢親近你,覺得你對她好,經常過來和你交流互動。

拍戲的時候,她媽媽要在很遠的地方等她,她需要大人給她一定的安全感。我覺得那個時候我就像她媽媽一樣。戲里我有一句台詞,也是我唯一的一句漢語台詞:“阿爸、額吉、納木汗,我們是一家人,我們永遠愛你。”當時沒有任何排練,但這句話說完之後,她瞬間入戲了,很心酸,能夠感受到我們是愛她的。所以這個片子所有的感動,都是來源於我們真實的感受。

和阿雲嘎是微信好友多年,是“很熟悉的陌生人”

我和在片中演我丈夫的演員阿雲嘎很早就認識了。我倆第一次接觸特別有意思,忘了具體是什麼事情,可能兩人說話都比較直接,我倆拌了個嘴後,互相加了微信,但沒再說過話。

2018年,我在聲樂演唱節目《聲入人心》上看到了他。我還特意上網查了下,發現還真是他。

去《海的盡頭是草原》試妝的時候,我從上海飛北京,在機場我看到很多人追著一個男生拍照,我問了周圍的人,才知道這個男生是阿雲嘎。到了試妝的地方,我說,嘎子,咱倆剛才乘坐的同一個航班的飛機。那是我倆第一次正式說話,之前雖然加了微信,但好多年都沒有聯繫。

馬蘇和阿雲嘎在《海的盡頭是草原》中飾演夫妻。

導演也不太熟悉阿雲嘎,就問我這個演員怎麼樣。我說,我看過他演的音樂劇,是個非常好的演員。因為我和阿雲嘎有共同認識的朋友,對他以往的經曆也有一點點瞭解,他又是蒙古族人,就說他特別合適。

我進組比較早,已經拍了一段時間了,和兒子、小女孩都已經很融洽成為一家人。阿雲嘎來到草原之後,就一直跟我交流,想盡快進入到角色。他的到來,跟劇情一模一樣,看似陌生,其實已經是很熟悉的陌生人了,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處,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他本身是蒙古族人,自然而然會帶來很多新鮮的我們沒有瞭解的草原文化的東西,對我們的表演是非常有幫助的。

片中,我最難忘的一場戲,是我們一家人在一起點燈的那個場景,阿雲嘎飾演的阿爸帶著油燈從外面回來,告訴我們這個是燈,其實這就是一種光亮,是一個非常好的寓意,有一種一家人團聚的感覺,很溫暖。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王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