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報e網評丨檳榔:“要命”還是“要錢”不該二選一

2022年09月22日10:16

  來源:中工網

  這幾天,網上對檳榔的關注和討論持續走熱——前不久,“36歲歌手嚼檳榔6年因口腔癌過世”的話題一度登上微博熱搜,該歌手生前呼籲“珍惜生命、遠離檳榔”,引發網友關於檳榔致癌、禁售檳榔的討論。

  隨後,有媒體披露“浙江義烏要求商家下架檳榔”,當地有關部門澄清,事實上是要求檳榔不得按照食品銷售,也不能與食品放在一起銷售;在四川南充營山縣,市場監管局對全縣檳榔代理商和經銷商進行集體約談,要求不得銷售食品包裝和標籤標識的檳榔及檳榔製品,對食品經營場所銷售檳榔及檳榔製品的,立即聯繫食品經營單位下架——這些似乎傳遞出收緊檳榔管理的信號。

待售的檳榔。圖源:新華社資料圖
待售的檳榔。圖源:新華社資料圖

  現代醫學證實,檳榔堿會嚴重破壞口腔的黏膜組織,易誘發口腔癌。2003年,世衛組織把檳榔列入一級致癌物清單。2017年,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將檳榔果列入了一級致癌物;2020年,最新版的《食品生產許可分類目錄》取消了“食用檳榔”的類別;2021年9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佈通知,要求停止利用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節目宣傳推銷檳榔及其製品。

  記得幾年前《千億“軟性毒品”檳榔,和正在上癮的6000萬中國人》一文曾引發公眾反對檳榔的一波高潮。時至今日,我們似乎也並沒有比之前的討論高深多少。

  有人說:“我和周圍認識的人嚼了多年,什麼事都沒有。”還有人說:“檳榔從種植到生產、經銷,利益攸關方太多,不能簡單一禁了之,也很難一禁了之。”或許,這些正是檳榔產業迅速發展、難以遏製的觀念原因和現實原因。

  有人在前述歌手去世的新聞下方跟帖時戲謔地說:“嚇得我趕快嚼一包檳榔壓壓驚!”但龔先生覺得,這話一點都不好笑。

引起口腔癌變的因素。圖源:央視新聞
引起口腔癌變的因素。圖源:央視新聞

  據媒體報導,2011年至2018年,我國檳榔產業產值從558億元上漲至781億元,預計到2025年將超過1000億元。有專業期刊發表論文預測,到2030年,湖南與檳榔相關的口腔癌患者將累計超過30萬,在全國則可能超過100萬,造成的醫療負擔可能超過2000億元——在如此觸目驚心的數字面前,任何輕佻的玩笑都是對生命的極不尊重。

  慘烈的案例和數據、明確的法規文件都擺在眼前。然而,總有不少人在“倖存者偏差”的邏輯謬誤下,認為“沒什麼大不了”“沒那麼嚴重”。說難聽點,這真有幾分“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氣概”。

  這背後不是沒有緣由的。檳榔含有檳榔堿、麻黃素等,長期食用易成癮。在成癮依賴下,有人往往“不得不如此”。這其實也是檳榔能產生穩定且龐大的消費群體、其經濟規模和產業規模持續壯大,甚至成為一些地方經濟支柱產業的“隱秘”因素。

湖南嶽陽某超市出售的檳榔製品。圖源:新華社
湖南嶽陽某超市出售的檳榔製品。圖源:新華社

  平心而論,建立在犧牲公眾健康上的經濟產業,是難以獲得長遠發展以及民眾支持的。但將檳榔產業一棒子打死,也不現實。檳榔對一些地方的經濟貢獻占比較大,相關行業也吸納了眾多就業人口。在這個意義上,檳榔產業也與民生問題密切相關。

  有人要靠檳榔吃飯,有人因檳榔付出健康甚至生命代價。這是一對現實又慘烈的矛盾。

  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看,有關地方應為檳榔產業轉型升級尋求新的出路,比如在製藥、化學製劑、紡織印染等領域,多一些投入和研發。將一項產業從危及公眾健康轉變為福澤一方,是維護公眾健康、公共利益的必然要求。

  多年來,因檳榔致癌而喪命的人不在少數。逝去的他們在另一個世界,或許再沒有檳榔,但我們生存的世界還有很多。

  沒有誰的生命該為一種癮、一個產業而讓步。不論是個人,還是地方經濟,“檳榔迷夢”都該醒醒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