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再次激進加息,病急亂投醫後果幾何?

2022年09月22日18:57

▲當地時間9月21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在華盛頓出席新聞發佈會。圖/新華社
▲當地時間9月21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在華盛頓出席新聞發佈會。圖/新華社

  當地時間9月21日,為進一步緩解通脹,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宣佈上調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75個基點到3%至3.25%之間,這也是一年內美聯儲連續第三次大幅度加息。美聯儲此次加息,已經將聯邦基金利率提高至2008年初以來的最高水平。

  按照一般邏輯,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利率高低與經濟好壞唇齒相依。對國家而言,加息可以壓抑投資與消費,這是阻止經濟過熱、通貨膨脹(通脹)的良方。

  面對通脹問題,美聯儲此前已經加息4次,加息幅度也從最初的25個基點躍升到75個基點。有預測顯示,2022年底聯邦基金利率為4.4%,直到2024年才會降息。

  加息加劇市場擔憂

  市場反應是靈敏的。

  美元指數週三一度創20年新高111.64,最後收漲1.06%,報111.37。歐元兌美元收跌1.32%,報0.9836。彙豐經濟學家預計,歐元兌美元在未來幾週將跌破年內新低。與其他貨幣相比,美元兌日元小幅上升,最高昇至144.70,最後收漲0.25%,報144.07;英鎊兌美元跌至1.1234的37年新低,最後收跌0.98%,報1.1268。

  從一系列彙率變動表現可以看出,加息對各國的貨幣與金融已經造成了波動和影響,只是各國呈現的數據存在不同。

  當日,道瓊斯工業指數跌1.7%,至30183.78點;標普500指數下跌1.71%,至3789.93點;納斯達克指數下跌1.79%,至11220.19點。布倫特原油期貨收低0.9%,報每桶89.83美元,為9月8日以來最低收盤價;美國原油下跌1.2%,報82.94美元,為9月7日以來最低收盤價。

  如此看來,美國加息帶來的並非是提振全球經濟預期,相反,全球主要股市表現出的是消極反饋。這不僅反映了投資者對美國加息政策實際效果的擔憂,還反映了他們對美國經濟前景預期傾向於保守。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9月21日結束為期兩天的貨幣政策會議,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75個基點到3%至3.25%之間。這是美聯儲今年連續第三次加息75個基點。圖/新華社

  五次加息抑製通脹效果有限

  美國此輪通脹的成因,不僅包括聯邦政府為了複蘇經濟採取的寬鬆貨幣政策,大量印製美元投放市場以應對俄烏衝突帶來的大宗物價上漲,也導致了美國民眾的生活成本走高。

  美國去年經濟的增速是5.7%,而今年的增速會放緩。美國控製通脹的手段比較單一,而且產生了路徑依賴,基本就靠縮表和加息兩種方式。並且,美國CPI本月同比有所回落,但仍居高不下。

  考慮到社會輿論壓力和“政治正確”,美聯儲不得不抑製通脹,甚至不惜承受一定程度上的經濟衰退為代價。激進加息,利率上行,最終可以說必然造成股市下跌,打擊消費和投資。

  美聯儲加息,理論上可以讓需求降溫,但對於能源供給衝擊、工資-物價螺旋式上漲、供應鏈成本上升,壟斷和貿易保護主義等問題,加息的效果則不那麼明顯。

  自今年3月以來,美聯儲已經五次加息,加息幅度累計達300個基點,但美國通脹水平仍未出現明顯下降。

  實際上,美國政府一直在製造各類金融泡沫和“推動再工業化”中徘徊。但治標不治本,不停地製造政策延誤,放縱可能的危機產生。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以及華爾街擁有極大的自由裁量權,美國民主製美其名曰是“法治”和“分權”,但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沒有表現出推進真正意義上的金融監管和改革的誠意。

  美元進一步走強產生副作用

  面對經濟問題,美國權勢階層上演了無窮無盡的“踢罐遊戲”,但都沒有扭轉金錢和權力過分集中在金融部門趨勢的決心,對風險監管以及擴大華爾街金融勢力的自由度,往往是投機性決策。

  美聯儲“治標式”持續加息,則是金融波動和不穩定的表現,而金融不穩定正是“政治泡沫”促成的,每一次經濟和金融波動的背後,都潛伏著某種“政治泡沫”。

  政治泡沫源於特定的信念、制度和特殊利益組成的強大共同體。對金融行業的風險偏好行為,“政治泡沫”不僅不會對風險進行阻止和加強監督,反而會促使其進一步放大。

  如此,美國經濟和金融波動不斷反復出現,政府政策在金融寬鬆與政府監管中不停地騰挪,加息也就反複上演。

  通脹不抑製,加息就不停止。美國國內經濟政策通過美國國際地位得以放大,並通過美元這一全球基礎性貨幣實現外溢和滲透,進而持續影響到全球經濟穩定。

  美聯儲加息是否有助於幫助解決通脹問題,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但是在這一過程中,充分地表現了美國的“自私”和對“現實主義”的崇拜。

  由於美聯儲加息,全球經濟都要承受美國金融波動以及民主制度“低效”和“挫敗”的後果,尤其是發展中國家,不得不動用更多的政策以及貨幣手段,去防止美國加息而帶來可能的金融波動和經濟危機。

  而這,恐怕只是剛剛開始。

  撰稿/王英良(複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國際關係博士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