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腦和不高興》之父任溶溶離世,享年100歲

2022年09月22日13:17

  澎湃新聞記者 羅昕

  著名出版家、作家、翻譯家任溶溶2022年9月22日晨在滬離世,享年100歲。

  “沒頭腦”和“不高興”是幾代中國人難以忘懷的童年記憶,他們一個做什麼事都丟三落四,一個開口就是“不高興”,給無數孩童帶來了歡樂。這對“活寶”的父親(創作者)就是我國著名兒童文學作家、翻譯家、編輯家任溶溶。

  任溶溶創作有《沒頭腦和不高興》《一個天才雜技演員》《土土的故事》《我是一個可大可小的人》等,翻譯有《安徒生童話全集》《木偶奇遇記》《長襪子皮皮》《普希金童話詩》等。幾十年來,任溶溶創作、翻譯的童書作品數百種,在國內銷量遠超千萬冊。

  2022年5月19日是任溶溶的百歲生日。當時,中國作協主席、中國文聯主席鐵凝,中國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張宏森向任溶溶致賀信,代表中國作協向任溶溶百年華誕表示祝賀,並委託上海市作協黨組書記王偉進行慰問。

  賀信指出,任溶溶學貫中西,童心永駐,八十載筆耕不輟,在兒童文學翻譯、創作和出版領域成就斐然,為兒童文學事業作出了傑出貢獻。任老精通英、意、日、俄等多種語言,譯作洋洋大觀,把《安徒生童話全集》《木偶奇遇記》《夏洛的網》等世界兒童文學經典帶到了中國讀者手中,滋養了一代又一代中國孩子的精神成長,也為眾多創作者開啟了全球視野和世界眼光。中國翻譯協會曾授予任溶溶“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正是對任溶溶作為中外文化交流使者的最好讚美。

  “中國擁有任溶溶,是中國兒童之幸,也是中國兒童文學之幸。”上海作協主席團成員、上海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主任、兒童文學作家殷健靈曾表示,“他的百歲人生,與世界經典兒童文學引進中國的曆史同步,他為我們這個國度的孩子打開了一扇門,讓新鮮、靈動、跳脫的想像力和思想撲面而來;他的百歲人生,也是一個智者在曆史風塵中達觀、樂天、通透的修煉之路。他永遠是一個不老的孩童,他也讓我們體悟:不斷做回孩童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殷健靈上大學時第一次見任溶溶,便是聽任溶溶在和朋友們聊媽媽,那是她第一次聽一個白頭髮爺爺像孩子一樣說“媽媽”兩個字。“有媽媽在,老翁也是媽媽的親寶貝。媽媽九十八歲時去世,之前最不放心的就是兒子的吃飯問題。為了讓媽媽放心,兒子在七十歲時學會了燒菜。任老在後來的文章里寫到這些,沒有抒情與煽情,仍舊是老老實實的大白話。”

  殷健靈還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上了年紀後任溶溶依然有很多業餘愛好,比如喜歡聽京戲,聽古典音樂,看電影、電視,吃美食,等等。他是廣東人,本身就是一位美食家,他的美食文章,不擺噱頭,如實道來,卻說得活色生香,不單是吃,更有美食的前生今世。“同是一家‘小紹興’,他六十年代初吃的卻是它的炸排骨,那是小紹興的前生,至於白斬雞和雞粥,則是它的今世。他寫美食,還有與美食相關的眾生相:四十年代初亞洲西菜社里周到體貼的山東大漢服務員,‘文革’後不久全聚德烤鴨店裡抬頭翻眼的大女生服務員,和他在飯館里拚桌子的電影明星,曾給宣統皇帝做點心、困難時期卻只能用玉米面做麵包的老師傅……品的是食物,悟的卻是人生世相。”

  去年,全二十捲《任溶溶譯文集》出版,這是國內首次推出的任溶溶譯文經典結集,填補了國內該領域的出版空白。

  任溶溶曾先後獲得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宋慶齡兒童文學“特殊貢獻獎”、陳伯吹兒童文學獎傑出貢獻獎、中國出版政府獎提名、國際兒童讀物聯盟翻譯獎等,並被中國翻譯協會授予“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