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了個羊》火爆背後:玩法設計是否合規?

2022年09月24日05:00

  轉自: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許心怡 吳可仲 北京報導

  中秋假期以來,小程式遊戲《羊了個羊》火爆全網。不足0.1%的通關率、省份之間的比拚、轉發群聊的獲取道具方式推動這款遊戲“出圈”。

  9月13日,“羊了個羊”話題霸占熱搜榜第一名,截至9月16日,微博話題累計達到25億閱讀量。此外,《羊了個羊》出現了宕機的情況,其官方微博顯示9月13日至16日遊戲宕機6次。

  在收穫熱度的同時,這款遊戲也因過高的難度設置、與同類遊戲的相似性等引發爭議。甚至有玩家認為,《羊了個羊》的設計或許決定遊戲從一開始就是“死局”。

  玩家:就是不讓我過?

  《羊了個羊》是一款堆疊式消除遊戲,它的玩法規則非常簡單:將界面上的卡牌點入下方卡槽中,3張相同圖標的卡牌被拖入卡槽中就可被消除,界面上的卡牌被盡數消除即可通關,前提是下方的7個卡槽不被占滿。

  在《羊了個羊》第1關,玩家就可以掌握上述規則。這一關出現了3種圖標的卡牌,每種卡牌數量都是3的倍數,無論如何不會占滿7個卡槽,“閉眼亂點也能過”。

  然而到了第2關,遊戲難度陡然上升。這一關界面上卡牌數量和堆疊層數都大大增加,玩家需要仔細規劃,有時還要“賭”上一把運氣,才能將界面上的卡牌一層層消除。如果把7個卡槽占滿且無法進行消除,玩家除了放棄,還可以通過轉發群聊或者觀看廣告獲得3種道具:撤回一步、移出3個卡牌、洗牌。三種道具各使用一次後,如果還是無法進行下去,玩家只能放棄這一次闖關。

  網友“就愛吃香菜”在社交網站上發佈的一張《羊了個羊》遊戲截圖顯示,其界面上的牌已所剩不多,但無論哪種牌都無法湊成3張,也就是說遊戲進入“死局”。

  不少玩家也遇到與“就愛吃香菜”相似的情況,他們貼出的截圖顯示,遊戲界面上的牌所剩無幾,但顯示出來的牌無法湊成3張以完成消除。但是,亦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所賸餘的牌就是顯示出來的這些。

  《中國經營報》記者向《羊了個羊》製作方北京簡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簡遊科技”)求證,該遊戲是否存在無解的可能性,截至發稿未獲得回應。據媒體報導,簡遊科技創始人張佳旭針對一張剩兩張卡牌的遊戲截圖回應稱,擺列方法和視差讓人感覺只有兩張卡牌,其實底下還有,只是疊住了,如果還有隨機洗牌道具,就能過關。

  玩家被吸引點進小程式遊玩,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後,意識到或許自己從一開始就難以通關,也就產生了不滿情緒。

  網友“就愛吃香菜”表示,自己先後在微博熱搜和抖音上看到這款遊戲,無意間掃了二維碼進入遊戲,便玩了幾十把。發現上述無法通關的問題後,她感到不快:“反正我現在就覺得,這玩意兒是為了騙人看廣告,故意設置很高難度”。

  北京韜安律師事務所律師司斌斌對記者表示,即便該遊戲卡牌數量不是3的倍數,即出現相同的牌無法湊足3張,該行為本身並不違法。司斌斌指出,《羊了個羊》屬於消除類遊戲,但並不屬於傳統的“三消”遊戲,不保證遊戲卡牌必須能被消除完畢,或卡牌數量必須是3的倍數,而遊戲玩法設計的自由度是很高的,只要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製性規定或可能造成其他嚴重不良後果,法律上是不限制的。

  但是,司斌斌建議,遊戲廠商應事先明確告知玩家規則,尤其是大量玩家普遍對遊戲規則可能產生誤認之時,以避免惡意誘導玩家、進行欺詐消費。“目前不能證實這些卡牌的數量確實不是3的倍數,假如這些卡牌的數量確實不是3的倍數,即第2關的遊戲規則和第1關並不完全相同,第2關不會出現跟第1關相同的結果——所有卡牌被消除乾淨。那麼,該遊戲的第2關可能利用了玩家在第1關知悉的遊戲規則的思維慣性,利用遊戲規則的暗自修改,誘導玩家不斷進行闖關挑戰,並只能通過看廣告或分享給好友的方式獲取遊戲道具,有誘導分享、欺詐消費之嫌。”司斌斌說。

  玩法“抄襲”爭議

  《羊了個羊》還因被指與另一款堆疊式消除遊戲《3 Tiles》十分相似,而引發爭議。對此,簡遊科技相關負責人此前回應稱,如果“連成3個”的玩法就算抄襲,那這樣的遊戲也太多了,公司不會對此理會,用戶自然有自己的判斷。截至發稿,記者並未獲得進一步回應。

  值得一提的是,玩法、界面等類似於《3 Tiles》的遊戲不只有《羊了個羊》,只是包括《3 Tiles》在內的此類遊戲難度設置較為平和且層層疊加,玩家可以持續闖關。

  司斌斌對記者表示,《羊了個羊》相對於《3 Tiles》的玩法規則,應屬於合理借鑒,不構成抄襲或其他侵權行為,“《羊了個羊》遊戲的玩法規則設計過於簡單,應屬於思想層面,而版權法重在保護表達,因此僅從遊戲玩法規則設計角度,很難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另外,如《羊了個羊》無其他不正當競爭行為,也很難構成不正當競爭或其他違法行為”。

  《羊了個羊》出圈後,一些模仿它的遊戲也迅速上線。9月19日,《羊了個羊》團隊在微博中表示:“近期不少抄襲產品上線,為了大家更好的遊戲體驗和社交體驗,請關注正版渠道《微信小程式羊了個羊》。”

  該團隊還表示,有玩家在遊戲直播、社交軟件中,利用工具或軟件表現出類似外掛的畫面,稱對於利用外掛損害遊戲聲譽的行為,正在追究其刑事責任。“我們也加強了對違規信息的檢測識別能力和打擊力度,反作弊機制也在加強。”該團隊表示。

  業內觀點指出,無版號運營或成《羊了個羊》的一大隱憂。對此,簡遊科技方面尚未作出回應。

  “《羊了個羊》作為一款聯網的休閑遊戲,依據現行法律法規,屬於網絡遊戲,在上線運營前(出版前)必須先取得版號。”司斌斌表示,“但實際上,遊戲版號政策的實施和執行,在不同時期、不同地域可能存在較大差別。有些應用商店是不審查版號的,比如Apple應用商店APP Store上目前有多款《羊了個羊》同名遊戲,均無版號,但遊戲均在運營中。”司斌斌介紹,目前在微信小程式上,對於部分遊戲功能較少和無內購的休閑遊戲,上架要求比較寬鬆,僅要求提供該遊戲的《軟件著作權證書》,通過平台審核後即可上架,未對版號進行強製性要求。

  天眼查APP顯示,簡遊科技已對“羊了個羊”進行軟件著作權登記,該遊戲首次發表日期為6月13日,登記批準日期為7月29日。

  簡遊科技成立於2021年1月,註冊資本約117萬元,法定代表人為張佳旭,經營範圍含從事互聯網文化活動、軟件開發、產品設計等。據簡遊科技2021年年報顯示,其參保人數為7人。

  股東信息顯示,該公司由張佳旭、廈門雷霆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樂閃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其中,廈門雷霆網絡為A股上市公司吉比特旗下公司。記者聯繫到吉比特方面,該公司人士表示,不接受有關《羊了個羊》的採訪。

  市場規模超300億

  《羊了個羊》的走紅引起業內對休閑遊戲細分賽道的關注。大部分休閑遊戲開發週期短、門檻低、玩法輕度,並且可以通過小程式等方式傳播,很容易觸達大量的玩家,但也具有留存率低的問題。

  伽馬數據發佈的《2022年休閑遊戲發展報告》顯示,2021年,中國休閑遊戲市場規模達346.5億元;預計2022年會略有縮減,達到344億元以上,其中廣告變現部分預期收入達260億元以上,預計佔比達76.6%。2022年上半年,在中國移動遊戲市場中,休閑遊戲下載量占移動遊戲整體下載量的41.7%。

  廣告變現是休閑遊戲最主要的變現途徑。截至2022年6月,超80%頭部休閑遊戲產品將廣告變現作為主要變現手段。87.4%休閑遊戲用戶在遊戲中看過廣告,六成以上用戶表示會對廣告內容進行關注。

  受限於玩法深度、題材新鮮度,通過廣告變現的休閑遊戲產品迭代速度比較快。上述報告顯示,2022年頭部廣告變現休閑遊戲產品中,超七成產品運營時間在兩年以內。大部分此類產品會在上線後快速衝擊產品下載量峰值,並在一年內開始進入衰退期。

  上述報告指出,遊戲質量是導致用戶棄遊的主要原因,具體而言是遊戲玩法設計,超45%用戶曾因玩法無聊而卸載遊戲。其他導致用戶卸載遊戲的原因還有:難度過高(26.05%)、bug過多(25.08%)、卡頓(23.38%)、佔用存儲空間過大(21.71%)、畫面差(20.75%)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