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安組織軍演為何取消?與俄有關嗎?

2022年10月12日08:30

  來源:新民晚報

  現在的獨聯體、集安組織國家各自心裡是怎樣一本賬,還真是挺難說。

  文 | 海上客

  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簡稱“集安組織”)本計劃於10月11日至14日舉行軍演。軍演名稱為“牢不可破兄弟情-2022”。

  可到了演習開始的時候,原本該熱熱鬧鬧的吉爾吉斯斯坦伊塞克湖“雪絨花”訓練場,竟然壓根沒什麼聲音!

  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本該於10月11日至14日舉行軍演

  更有意思的是——俄羅斯《生意人報》稱,集安組織網站的日曆上,仍明確標註著演習名稱和演習時間。該報記者致電這家組織新聞秘書弗拉基米爾·紮伊涅特季諾夫。他竟然回答說,自己對比什凱克的決定一無所知。

  集安組織聯合軍演自2012年開始舉行。海叔要說,原定在吉爾吉斯斯坦舉行的“牢不可破兄弟情-2022”,該挺熱鬧的——亞美尼亞、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俄羅斯和塔吉克斯坦的軍事部隊都將參加,烏茲別克斯坦、塞爾維亞、敘利亞、土庫曼斯坦和蒙古以觀察員國身份參加。這怎麼就取消了呢?

  01

  按照吉爾吉斯斯坦前總理費利克斯·庫洛夫的分析,今年的聯合軍演取消,只有一個原因——吉爾吉斯斯坦與塔吉克斯坦的關係不睦。但真是這樣嗎?

  看看兩國關係吧。今年9月,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曾經交火過,造成吉方63人死亡,198人受傷,塔方41人死亡,30人受傷。

  但翻看蘇聯解體之後三十年的曆史,就能看出,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之間,無論民眾還是軍隊,是時常有摩擦的。原因在於兩國之間互有飛地,且面積都不大。有時候,兩個村子的村民為了搶水源,都能械鬥。械鬥升級,就會開槍。

  今年初,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就曾發生過衝突 圖:塔斯社資料

  其實,早在今年1月份,吉、塔兩國就曾發生過衝突。當時,吉方指責塔方使用迫擊炮、榴彈發射器等武器,並稱塔方正在將重型裝備運往邊境。塔吉克斯坦國家安全委員會則稱是吉方從吉爾吉斯斯坦境內向塔吉克斯坦方向開火,使用了迫擊炮和無人機,並造成平民傷亡。

  反正打歸打,談歸談。談了一陣子,又打一打。當時也沒誰說,不願意參加今年在吉爾吉斯斯坦的“牢不可破兄弟情-2022”軍演了。

  2022年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上合組織峰會外飄揚的各國國旗 圖:法新社

  更何況,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兩國領導人都前往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參加了上合組織峰會。在撒馬爾罕,吉、塔雙方還討論了邊界局勢。

  如此看來,庫洛夫的說法也未必完全準確。

  02

  似乎還是與俄羅斯有關。在俄總統普京70歲生日那天——10月7日,獨聯體國家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聖彼得堡舉行。但吉爾吉斯斯坦總統紮帕羅夫沒有出現。吉總統新聞秘書蘇丹巴耶夫稱,這一決定是“鑒於薩德爾·紮帕羅夫的工作日程”做出的。

  10月7日,普京在聖彼得堡的獨聯體國家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 圖: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這是不是藉口呢?外界真不得而知。倒是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披露,在聖彼得堡,普京表示,自己同意在11月中旬於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舉行的獨聯體國家領導人正式峰會上,再見紮帕羅夫。

  猶記得今年年初,哈薩克斯坦出現過騷亂,當時集安組織出兵進入哈薩克斯坦,幫助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平定了騷亂。

  在近一年光景之後,哈薩克斯坦將迎來獨聯體國家領導人正式峰會,看來托卡耶夫無論在獨聯體範疇,還是集安組織範疇,都運籌得不錯,且在國內也“坐穩江山”也。

  言歸正傳——

  在普京還沒見著紮帕羅夫的情況下,紮帕羅夫不僅沒去聖彼得堡,還停了集安條約組織軍演。再看這軍演標題“牢不可破兄弟情-2022”——是不是“兄弟情”會破呢?

  03

  在俄烏衝突加劇之際,似乎集安組織也有些情緒微妙。起碼,哈薩克斯坦總統並沒有公開選邊站隊在俄羅斯一邊。

  哈薩克斯坦國際通訊社報導截圖

  甚至他還當著普京的面拒絕承認頓涅茨克、盧甘斯克之“獨立”,更不支持烏東“公投入俄”的行為。這當然有他的考慮。畢竟,哈薩克斯坦境內也有不少俄族人。

  儘管烏克蘭不是集安組織成員,但它是獨聯體的發起國。但在俄烏交惡以後,烏克蘭已經於2018年退出了獨聯體。現在其在謀求加入北約。這時候,現在的獨聯體、集安組織國家各自心裡是怎樣一本賬,還真是挺難說。

  好在,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六次峰會今天(10月12日)將在阿斯塔納舉行。看樣子,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或許還有俄羅斯領導人都能坐在這個會場,好好談一談。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