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聯亞軍急速下墜 利物浦到底發生何事?

2022年10月12日12:04

  不敵阿仙奴之後,利物浦收到了一個讓他們更加糟心的消息。

  在那場比賽中因傷退場的路斯-迪亞斯Luis Diaz,傷到了自己的膝蓋,需要缺陣6-8個星期的時間,而不幸中的萬幸是,他不需要手術治療。

  這意味著路斯-迪亞斯直至世界盃開幕前都不能為利物浦出戰,還意味著利物浦失去了一個現階段最有用的球員。是的,現在的他比沙拿更有用。

  在對陣阿仙奴的比賽中,如果不是他的衝擊,紐尼斯的入球荒恐怕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如果說路斯-迪亞斯的受傷引發了利物浦上下的集體憂慮,那麼他們憂慮的地方正在層出不窮地湧現。

  因為除了路斯-迪亞斯之外,這場比賽後受傷的球員還包括曾經非常關鍵的馬迪普Job Matip,以及正在被外界痛斥為「防守只有英冠水平」的阿諾特。

  不管表現如何令外界不滿,和路斯-迪亞斯一樣,這些球員都是高普需要仰仗的優秀球員,相較於因為各種原因導致的捉襟見肘,他更需要一個完整的架構來應對挑戰。

  尤其是在這個週末,他們即將迎戰曼城。

  這可能是過去幾年以來,利物浦球迷最不希望遇到曼城的時候。

  傷病遍地、狀態低迷,從教練到球員,紅軍上下都瀰漫著信心缺失的氣氛。或許球會內部還在想像著用一場僥倖獲得的勝利來衝散現在糟糕的外部氣氛,但在球會外面,利物浦球迷已經在擔心球隊會在晏菲路遭遇一場曼聯剛剛遭遇的慘敗。

  畢竟,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說夏蘭特Erling Haland有些累,沒讓他參加周中的歐聯,或許只是在讓夏蘭特為週末做好準備。

  然而,這一切看似是不應該出現的。

  就在五個月之前,利物浦還是曼城最強勁的對手。他們在英超聯賽窮追不捨,讓曼城不敢有絲毫的懈怠,而在同一時間,他們還在歐聯賽場闖進了決賽,獲得了和皇馬一較高下的機會。

  雖然,兩個亞軍的結果是苦澀的,但是,兩條戰線齊頭並進,能夠說明球隊的實力是強勁的,不僅僅在正選層面,也包括他們的陣容厚度。

  五個月之後,文尼Sadio Mane遠赴慕尼黑,奧歷治(Divock Origi)去米蘭尋找機會,這的確是顯著的損失,但為了填補空缺,球會為高普Jurgen Klopp帶來了紐尼斯Darwin Nunez

  這名來自烏拉圭的年輕射手,是曼聯求之不得的希望之星。

  作為一名初登英超的年輕球員,紐尼斯已經為球隊製造了4粒入球。

  按理來說,這並不能算是一個特別糟糕的開局,然而球迷更多記住他的地方是他的紅牌,他糟糕的射術,以及他對外界壓力的應對方式。

  利物浦球迷希望他能做得更好,希望他能一舉扛起在風雨中飄零的利物浦,但這本身就是不切實際的,因為他只有23歲,他只是一名英超新人。

  相較於此,利物浦的那些老隊員在哪裡?

  從上個賽季末的歐聯決賽開始,雲迪積克Virgil van Dijk身上的爭議越來越多。

  坊間普遍對他在歐聯決賽上,面對華維迪的這次防守感到不滿:

  認為其應該更堅決主動地做出防守動作,而不是光站在那裡,試圖用一個詭異的姿勢阻擋華維迪(Ernesto Valverde)的傳中:

  而類似的這一問題,在今季也有出現。

  對陣曼聯的雙紅會上,辛祖在射門前有著極為充裕的時間和空間,而這也意味著正面距離辛祖Jadon Sancho最近的雲迪積克,讓前者獲得了極為充裕的時間和空間:

  失球之後,老將米拿James Milner對雲迪積克非常不滿,拉著他做了很長時間的業務討論。

  很顯然,米拿認為雲迪積克應該在辛祖調整時盡快撲出去,封堵他的射門空間,而不只是站在那裡擺pose,自知理虧的雲迪積克並沒有爭辯什麼。

  這並不是雲迪積克身上新增的問題,只是隨著年齡漸長,身體機能下滑,以及人生第一屆大賽即將到來的種種情況下,問題被更加赤裸裸地擺到了桌面上。

  早在雲迪積克還在些路迪效力的時候,當時執教國家隊的雲高爾團隊就考察過他的表現,認為其防守過於被動,「總是在事情發生之後再做出反應」。

  除此之外,歐聯決賽上的失球,阿諾特Trent Alexander-Arnold也被認為需要負上責任。

  通過直拍鏡頭,人們發現阿諾特在回防的過程中全程沒有看過自己的身後,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最終收穫入球的雲尼斯奧斯(Vinicius Junior)是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的身後的。

  今季,阿諾特的問題愈發顯著,幾乎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位曾經入選英格蘭國家隊的右閘有多麼糟糕,然而眾多批評聲裡,最具建設性的意見來自前車路士後衛勒博夫:

  「我想帶他進行一些基礎訓練,我會跟他強調——回頭,看看你的身後,那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雲迪積克的問題非常明顯,阿諾特的問題更是不能再清晰了,然而要注意的是,這些都不是利物浦急速下墜的根本原因,因為早在他們爭奪冠軍的時候,這些問題就已經存在了。

  那麼從歐聯亞軍到英超中遊,這個下滑的源頭究竟在哪裡?

  其實,是在他們的進攻端。

  歐聯決賽上,為了應對雲尼斯奧斯的突擊,利物浦在阿諾特身前的區域布下重兵,讓巴西小將失去了發揮能力的環境,然而在那段時間,同樣表現不佳的人還包括沙拿。

  在歐聯決賽的上半場,沙拿Mohamed Salah被文迪(Ferland Mendy)牢牢盯死,不僅無法輸出威脅,甚至連觸球都會出現失誤,這也就使得利物浦的進攻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縱使比賽末段幾次攻門打出威脅,但對皇馬來說,那也是只需堅持最後十幾分鐘的事情了。

  更明顯的情況,早在對陣維拉利爾的歐聯4強就已浮出水面。

  首回合的兩球領先優勢,在次回合被艾馬利Unai Emery和他的球隊快速吃掉,就在最關鍵的時刻,是法賓奴的入球幫助利物浦重新在總比數上完成領先:

  這粒入球的過程裡,沙拿的作用當然很突出,正是他的牽扯讓維拉利爾在肋部暴露了空間,最終也是他的傳球讓法賓奴Fabinho形成了射門。

  然而我們必須要看到,法賓奴是一名防守中場,如果此球被對手防下,已經後上的法賓奴無法快速回防到位,誰能幫助阿諾特在這一側應對對手的進攻,沙拿嗎?

  從上個賽季後半段開始,沙拿在進攻中需要的資源越來越多,他愈發需要阿諾特在身後提供球權和接應點,他愈發需要中場從他的外線套邊,幫助他帶走一部分防守。

  甚至是防守中場位置的球員,也需要在一些時候過來支援他。

  在當時,這一策略還能夠起到效果,畢竟對手只是維拉利爾,然而等到時間繼續推移,等到對手變得更加強大,這一策略只會走向兩個結果:

  要麼瘋狂幫助沙拿打出數據,阿諾特這一側就此成為對手的進攻通道;要麼著重保護阿諾特,坐視沙拿在場上的作用逐漸下滑。

  前一種道路的例子,今季已經見到了很多,而後一種道路的例子,就是沙拿在對陣阿仙奴這場的表現:被富安健洋防到懷疑人生,60分鐘被替換下場。

  從這個角度來說,利物浦的問題並不只是雲迪積克、阿諾特的個人問題,也不只是中場位置人員短缺,對防線保護不力的結構問題,而是從進攻端到防守端的全局問題。

  以前的利物浦可以用進攻壓垮對手,從而掩蓋防守端的種種不足;五個月前的時候,進攻端在得到額外支援的情況下,還可以走到歐聯決賽的高度;然而五個月之後的如今,文尼Sadio Mane離隊,沙拿下滑,紐尼斯還需適應英超聯賽,利物浦的進攻端已經無法再掩護防守端,反倒會進一步暴露防守端的短板。

  這才是利物浦當下最直白,但也可能是最讓人無法接受的現實,因為這預示著利物浦已經進入了重建階段。

  上季的英超、歐聯雙料亞軍,將成為利物浦未來一段時間難以企及的高度。

  賣走文尼是正確的,但這並不意味著留下沙拿也是正確的,利物浦需要依靠紐尼斯和未來的新人重新起步,才有可能重新觸及過去幾年的輝煌。

  從2015到2022,高普Jurgen Klopp用7年時間打造的這支利物浦,已經結束了自己的歷史使命,英超冠軍、歐聯冠軍盡收囊中,這是一段美好的故事,但故事終有結尾,也終有一個新故事將講述未來。這樣的解釋越早被利物浦上下所接受,舊故事結束與新故事開始間的陣痛就會越輕微。

  如今的他們,其實正是在感受這份陣痛。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