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續約又想走?麥巴比究竟在想什麼...

2022年10月14日11:33

  當地時間10月11日,西班牙媒體《馬卡報》的記者Mario Cortegana引爆了最近一段時間國際球壇的最大新聞:

  麥巴比Kylian Mbappe想要盡快離開巴黎聖日耳門,甚至是在明年1月的冬季轉會窗口。

  如此重大的消息,自然很快得到了法國當地媒體的相應。《隊報》就認為,麥巴比想要離隊的可能性的確真實存在,換句話說,他們認為西班牙方面的消息並非空穴來風。

  嚴格來說,這個消息本身並不驚人,因為麥巴比的轉會緋聞一直是過去兩年足球媒體的最大素材,更何況在今年夏天,合約即將到期的他距離加盟皇家馬德里只差一步之遙。

  不過也恰恰是在今年夏天,麥巴比不僅留在了巴黎聖日耳門,而且簽下了一份2+1的新合約。

  雖然轉會與否的決定權終歸在球員手裡,但放了皇馬的「飛機」,麥巴比不是一般的「囂張」。

  於是從那時到現在,傾向皇馬的西班牙媒體一改此前歡迎麥巴比的態度,對其大加鞭撻,放言他將就此錯過加盟皇馬的機會,而在這股風潮的帶動下,不少球迷也對麥巴比的態度發生了悄然的改變。

  正所謂,有失必有得。如果說麥巴比失去了短時間內加盟皇馬的機會,那他得到了什麼呢?

  他得到了一份高額的薪金。

  新合約下,他在巴黎聖日耳門的稅後月薪高達300萬歐元,這讓他直接超越了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美斯Lionel Messi和尼馬Neymar,成為了2022年度足球運動員收入榜的第一名。

  他得到了更多的話語權。

  根據規定,新合約中自動續約一年的附加條款是否被激活,取決於麥巴比自己,另外坊間盛傳,球會在轉會市場上的收購決策,也會聽取麥巴比的意見。

  然而新賽季開始之後,麥巴比發現其中的一些內容,並沒有得到實現。

  根據媒體的報導,在新合約簽訂之後,麥巴比向球會表示,希望能引進一名9號位球員,從而讓他回到自己比較喜歡的區域和位置。

  這個提議得到了球會方面的同意,新任體育總監甘波斯便將目標鎖定在了利雲度夫斯基Robert Lewandowski的身上。之所以認準了波蘭人,一方面是因為他希望離開拜仁,具有一定的操作性,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甘波斯嘗試推動尼馬離隊,所以需要用另一個大名字來代替巴西人。

  而在法國媒體看來,麥巴比和尼馬向來不合,所以關於尼馬應該離隊這件事,麥巴比和甘波斯有著十足的默契。

  然而,事情並沒有朝兩人所期望的方向發展。

  利雲度夫斯基心有所屬,只想加盟巴塞隆拿的他並沒有和巴黎聖日耳門進行深入的交談,自然也就沒給後者任何截胡的機會,而經過很長時間的推銷,並沒有多少球會願意接洽尼馬,巴西人自己也不願離隊。

  雖然甘波斯隨後帶來了小將伊基迪基Hugo Ekitike,但上季還在蘭斯效力,一共只進11球的他,自然不可能成為巴黎聖日耳門的鋒線首選。

  於是,麥巴比就成為了在戰術上「被犧牲」的那個人。

  在10月份的國家隊比賽日期間,順著記者「你在今晚顯得很自由」的話頭之下,麥巴比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的踢球方式變了,國家隊的要求和球會不同,我在這裡更自由。教練知道有基奧特這樣的9號,他牽製了防線,我可以四處活動,攻擊空間。在巴黎情況不同,沒有這樣的事情,我被要求扮演柱蠆式,那是不一樣的。」

  但當記者問他是否更喜歡在國家隊的踢法時,麥巴比沒有落入陷阱,「我在哪裡都很開心」,不過,他對自己位置上的看法始終存在,戰勝祖雲達斯的賽後,他就已經說過一次了:

  「我在這支球隊面對的是一個全新的角色。教練希望我成為進攻的柱蠆式,既要攻擊縱深,也要回來接應,在美斯Lionel Messi和尼馬之間形成連接點。我正在努力盡自己所能去適應這個新角色,並試圖保持決定能力。」

  麥巴比所說的職責,究竟是什麼樣的?

  其實作客對陣賓菲加,在美斯的那粒入球過程中,麥巴比就用實際行動說明了他的職責。

  比賽第21分鐘,美斯傳給麥巴比,後者背身拿球敲給尼馬,尼馬隨後為美斯送上助攻,幫助美斯打出一腳世界波:

  賽後,美斯自然成為了焦點,他的入球被誇獎為「世界波」,這粒漂亮的入球也幫助巴黎聖日耳門在作客逼平賓菲加,獲得了寶貴的1分。

  然而仔細回看,你就會發現美斯起腳時所處的空間,是賓菲加左中堅奧達文迪的防區,而奧達文迪恰恰是被麥巴比的背身做球吸引到了外圍,從而給了美斯利用空間的機會:

  這就是麥巴比所說的「柱蠆式」,所說的「在美斯和尼馬之間形成連接點」。

  在美斯的入球過程中,麥巴比吸引了對手的防守注意力,創造了隊友可用的空間,他其實是入球的隱形功臣,但他幾乎不會得到任何的承認和誇讚。

  在場面和數據上,他只是送出了一腳傳球而已,而尼馬的傳球會記為助攻,美斯則利用空間獲得了入球。

  相較於此,他更希望自己的身邊能有一個「柱蠆式」,就像國家隊的基奧特一樣,為他創造出空間,讓他能夠嘗試著利用和進攻那些空間。

  因為在他看來,「扮演柱蠆式」和「保持決定能力」是相矛盾的,更多地扮演柱蠆式,意味著他自己進攻球門的機會將會變少。

  這一點,他在國家隊和球會都有著深刻體會。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期間,基奧特的柱蠆式作用非常關鍵,但他沒能收穫入球,麥巴比自己則攻入了4粒入球。

  而在巴黎聖日耳門,麥巴比在數據上最好的一段時間是2018-19賽季,他在29場法甲比賽里攻入了33球,當時他的鋒線搭檔是卡雲尼Edinson Cavani,後者則在21場聯賽裡攻入了18球。

  所以,麥巴比想成為球隊在進攻端的主角,他想成為收穫更多入球、助攻的那個人,但隨著引進中鋒的失敗,年輕的麥巴比必須犧牲自己,成為為尼馬、美斯製造發揮空間、提供發揮環境的「柱蠆式」。

  哪怕他已經如此做了整整一年,他也需要繼續做這個工作。

  如果在戰術上已經成為了犧牲者,那麼麥巴比能否從其他地方得到補償?比如12碼?

  很顯然,這一環節也是並不確定的。5-2大勝蒙彼利埃的法甲第二輪,巴黎聖日耳門獲得了兩粒12碼,麥巴比罰失了第一粒,當他準備去主射第二粒時,遭到了尼馬的拒絕,後者還在社交媒體上點讚了巴西球迷批評麥巴比的言論。

  這就成為了此後沸沸揚揚的「12碼門」的序幕,經過數日的發酵,最終以麥巴比成為第一主射手,雙方互相道歉而告終。

  很顯然,因為種種原因,麥巴比在巴黎聖日耳門過得並不開心。

  當然了,正如亨利等人所言,麥巴比對自己位置的看法和發言,違反了「團隊足球」的要義,違反了「球會比球員更重要」的規矩。

  但是,他在巴黎聖日耳門的處境也並非像費迪南所說的因為「可以和美斯以及尼馬做隊友」,他應該感到開心,更不像一些媒體人所認為的,不想踢柱蠆式就是想打進攻中場,想做10號位球員。

  這都是戰術上的無知言論,因為踢得是否開心,取決於踢的是否是自己擅長的位置,或者所做出的犧牲能否得到回報,比如能否獲得歐聯冠軍這樣的成績,並不取決於和什麼人在一起踢球。

  因為拒絕加盟皇馬,因為高新續約留隊,因為在公共事務上的積極表態和出頭,麥巴比的模樣並不符合外界對年輕球員的期望,所以他如今的風評註定很差。

  外界當然可以懷疑、嘲笑麥巴比想成為球隊老大的雄心壯誌,但如果如媒體所言,球會有言在先卻未能實現,麥巴比此時萌生去意,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只不過,如今的他想離開,也不會多麼簡單。

  其實,麥巴比自己也有錯在先。

  當巴黎聖日耳門無限包容尼馬在過去幾年的不職業表現時,他就應該看出一些端倪;當巴黎聖日耳門接連送走卡雲尼、杜曹Thomas Tuchel等人時,他就應該看出更多端倪;當巴黎聖日耳門引進美斯,讓麥巴比成為前場最年輕力壯的人時,他就應該看出所有的端倪。

  然而,離隊的機會就擺在面前,麥巴比選擇了續約,他以為自己能夠全方位地改變這傢俱樂部,但作為一名年青人,他還是太稚嫩了。

  續約慶典上,球會主席艾卡利法Nasser Al-Khelaifi那句「成為球隊未來幾年的基石」,只不過是逗逗小孩子的文字把戲罷了。

  (牧子)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