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進熱門專業的學生,“卷”不到保研機會

2022年10月21日14:58

  【編者按】

  近日,澎湃人物發佈的《大學專業分流:績點競爭下的另一群“高三生”》一文引發關注,後台湧進了數百條評論,由此,我們注意到專業分流中另一個群體——分流成功的學生。

  專業分流是大類招生的派生物。大類招生,即將若干相近學科專業組合招生,這一教育改革發源於20世紀80年代,其目的是為瞭解決專業口徑過窄的問題,以提高人才的素質。經大類招生入學的學生,在第一或第二年接受通識教育,之後依據誌願,以及高考、大學學業、綜合素質成績等分數,通過分流進入到專業教育中去。

  簡而言之,分流的核心依據是考試績點,大學生們在高考後,將面臨命運的再次分野。

  但分流並非終點,進入專業之後,學生們又投入到另一場更為激烈的保研競爭。我們率先聚焦了那些未被分進熱門專業的學生,而對一些成功進入熱門專業的學生來說,因為專業里聚集了眾多高分選手,那些績點排名靠後的學生,很可能與保研機會失之交臂。這似乎是一場沒有贏家的比賽。

  我們希望能追蹤報導這一話題。這些學生的經曆,讓我們從另一面看見績點競爭下大學生的處境。

  以下是她們的口述。

  口述人:林靜芝 廣東省某985高校 大二

  “卷”進理想專業後無緣保研,我卻確診了焦慮症

  我高中讀的是培優班,大家都是成績很好的那種,同學也都很會讀書,但來了這所學校後,沒想到都被專業分流整“破防”了。

  2021年,我高考考到了640多分,進了廣東省一所985高校的生物科學大類。當時,我對大類招生模式是比較瞭解的,因為我們高考前模擬填報過誌願,再加上各種學校的講解、專家講演會。其實,它不是很難理解,只有一句話,看成績。

  我只想讀生物專業。我的分數比往屆分數線高20分左右,我第一誌願填報這個學校,絕對能進這個大類。我還看了學校的專業分流政策,如果希望第一誌願錄入目標學院,只要滿足這兩個情況其中一種,第一種是高考在大類排名前15%,並且大一績點排名前50%;第二種是,大一績點排名前15%。

  我的高考成績在大類排名前8%,當時就覺得有保障,大一績點排名再差也掉不出50%,比較有底氣。

  從初中開始,我一直很喜歡生物。我們會學一些分子的基質,小小的基質扣起來,就可以讓人或者動物那麼大一個生命體各司其職,發揮作用,從一堆無機物變成有機物,再通過各種基質造成世界的多樣性,覺得很奇妙。

  我們大類一共7個學院,包括生物類、化學類、心理學、材料學、地理學類、環境科學與工程類。網上都說,“生化環材,四大天坑”,我想著生物專業應該不會有太多人報。但是,大類群裡聊天的時候,你會發現“大佬”個個都想上生物,可能因為學科評級最高,專業都是A或A+。

  我當時很恐慌。而且,我們學校沒有公佈任何數據,表明有多少人想上這個學院,所以我們都在互相揣測,暗戳戳地打聽。群裡還有人發起問卷星,調查想去某個專業的人的比例,生科院的比例遠超別的院。

  我們大一不用選課,通識課程都是安排好的。我覺得大一的課程設置挺不好的,一上來,七個學院有各自的導論課。所謂的導論課,就是告訴你學院在全國的排名、師資、專業考研點、就業深造情況,有點像在推銷自己的學院。

  這個課的本意是想讓我們對學院有一個瞭解,專業分流時挑你喜歡的學院。但實際上我們已經卷瘋了,都知道只有績點才能決定去哪個學院。聽老師講課的時候就覺得為什麼講這東西,只要告訴我怎麼考試就好。這些導論課老師平時也都有自己的專業課,所以一門導論課有十幾個老師上,每節課換一個老師,課上得很水,課後提問都找不著人。

  大一的功課很忙。我有時候要熬夜做實驗報告或者很難的作業,睡得比較晚,早的時候12點多一點,晚的時候2、3點。

  其實,我沒有學習的時候,都會有罪惡感。比如,週末沒有在圖書館,而是在宿舍看小說,或者對著手機翻來覆去,好像什麼也沒幹。我平時沒有什麼娛樂,不太喜歡打遊戲,也不愛運動,充其量點個外賣,吃點好吃的。

  特別是到期末考的時候,每天都非常緊張,因為十天連著考十門,一門得記1000多頁課件,就算你上一科考完,你都不能難過,因為明天考下一門課。學校圖書館只開到晚上10點,大一期末周的時候,附近的麥當勞全是我們在通宵複習。

  考試的時候,我很焦慮。我特別記得的是心理學導論的考試,考得還蠻專業的,我成績算是比較好,但當時真要崩潰了,很多不知道怎麼寫,考場里,我在那一分一分算,我能不能考到34分。因為如果能拿34分,算我平時分滿分,最終成績剛好及格。

  在考場里,我會坐到最後,其實是想著多“苟”(註:苟且努力)一會兒,說不定能夠再寫兩個字,賺點同情分。

  期末成績是一科一科出來的,每門課的成績出來,系統立馬會跳出總績點的排名。大一上學期最先出來的大學化學考得和屎一樣,我排名倒數。後來,其他科的成績出來,我看著排名一點點升上去,升到後來接近40%。

  當時雖然覺得有點低,但是我們學校保研率在20%到30%左右,我想以後努力,說不定還有機會,只能下學期好好學了。

  如果說大一下學期的學習有什麼變化,那就是我意識到有時候學習要功利一點,有些課學分多,那就多上點心,有些課學分少,那沒有必要在一個普通的作業上浪費功夫。

  我們專業分流是先填誌願,再期末考,最後出分流結果。填誌願的時候,我也糾結過,績點在我前面的人去生科院的比較多,如果你跟一群很厲害的人進了一個學院,保研率再高,也輪不到你。如果去別的學院,保研就會輕鬆很多。但我最後還是不忘初心,選了生物。

  結果,下學期期末因為數學考得太爛,我排名接近50%,那幾天我真的很害怕,很擔心不能滿足第一誌願分流的條件。我們學校的績點排名是實時更新的,我想別突然哪裡殺出來個課程成績,給我一腳踹出去。

  最後,我還是進了生科院。從大類調進院里,自動會有一個新的排名,我卻墊底了,排名90%多,而保研率只有30%。

  我初高中都是衡水式的,當時覺得大學應該差不多吧,但沒有想到讀得這麼痛苦。

  現在大二了,我的課比大一還要多,一週有30多節。因為大一主要上大類里的通識教育課程,所以現在得去補一些專業課程。

  像我們生物就是一個建立在實驗基礎上的學科,應該進實驗室搞科研,鍛鍊能力,這才是這個專業本身的意義,而不在於考試、績點。但是大一一年都在卷專業分流,很像高四。以及,大一是參加大創(註:大學生創新創業訓練計劃項目)很好的時候,根本都沒時間,現在大二課又很多,好忙好忙。

  我的大學比高中焦慮多了。高中的話,你今天犯懶了,作業不寫,跟高考沒有直接掛鉤。但是大學平時作業不寫,平時分就沒有了。一掛科,保研就別想了,所以每天都在焦慮,每件事情都會牽扯到最後的績點。

  那時候遇到事情,我心跳非常快,後腦勺冒冷汗,頭暈想吐,驚恐過度,我想總不會心臟出問題吧。今年9月,我憋不住了,就去看醫生,確診了焦慮症。開了藥之後,好多了,希望之後不心慌了就好。

  現在壓力肯定還是有的,因為都大二了,大三下學期就準備考研了。目前我準備考研本校,考外校太難了。我還想讀博,我們這種搞科研的學科,學曆不到,都進不了科研的門檻。

  但有一點好處就是,我已經知道保不上研,就不會太在意那幾分了,那就高興一點過嘛,特別是考研的兩門專業課,看看能不能學到什麼東西。

  口述人:張明見 華中地區某985高校 大三

  在熱門專業“夠”保研資格,“卷不贏,躺不平”

  我最近學業壓力確實有些大,因為週末有競賽培訓,還有課內知識的學習。回想起來,早上和別人聊專業分流這件事情的時候,我三句不離卷,很不想這樣,但是有時候環境有點壓抑,不自覺也會這樣。

張明見的海底虛擬現實實驗,她在為12月的競賽做準備。
張明見的海底虛擬現實實驗,她在為12月的競賽做準備。

  我們是學校實行大類招生的第一屆。填誌願的時候,我比較隨意,根據分數的排位,選擇了現在的學校,華中地區的一所985高校。當時沒有考慮分流的問題,也沒有想好選什麼專業,想著就先報大類吧,至少進去了可以看一下再選(笑),但沒有想到後面的專業分流競爭這麼激烈。

  入學之後,學校一直沒有公佈分流政策,雖然校方不談,但是學生肯定會去想,大家希望自己在分流中更有競爭力,就要多掙點分。

  我進入的大類是工科試驗班。當時,我一個初步的想法是選擇計算機科學,也就是自動化專業,相對於傳統工科,就業前景更好。

  上課我還是比較認真的,一般會坐前幾排,課後也會複習。我大一上學期期末的績點在3.6多,本來我覺得這個成績還行。但是下學期開學註冊的時候,輔導員打開電腦給我們看績點排名,跟我說,如果你還要保研的話,今年可能還要高個零點幾,就是在3.7以上。我就覺得特別難過,高估自己了,所以就發奮圖強。

  很多人大一上學期就滿績點了,不誇張,他們真的是一直學,不學的時候可能就在卷競賽或者科研,為了之後讀研深造。

  大一下學期是我最努力的一個學期,每天早上接近6點我就起床了,因為我們的課程很難,基本上上每節課之前,我都要預習下,把公式推一遍。有時候還會去B站提前看一些網課。老師講完課之後,最好再把知識點回想一下,寫到A4紙上。整理完之後,還要寫各種作業。

  直到大一下學期的期中,學校才公佈專業分流政策,分流看的是大一一學年的績點。我沒有任何想法,就是整績點。

  大一下學期的期末考完,我的績點達到了3.86,高了不少。但我還是不太滿意,其實在別人看來這個績點一點也不低,就是因為大家都很強,顯得你低。

  填完誌願就分流了,那段時間,我真的每天都挺難受的,都哭。當時,我的大類排名在140多,但是我想去的自動化專業只招70多人,我也知道自動化專業很火,我怕自己分不上,又怕自己分上,今後要往死裡卷。

  最後,我還是分進了最想去的自動化專業,我猜測前面很多人反向選擇了,意識到這樣太捲了,不能保研到好的學校。我的宿舍就有一個,績點3.9多,她當時說不想太捲了,去了農業水利工程專業,“躺著都能保清華。”

  分進自動化專業後,我的專業排名在28名,而往年這個專業的保研名額只有19個,如果按照這樣排名,我已經沒有保研機會了,果然擔心不是多餘的。

  分流之後,專業之間兩極分化極其嚴重。績點高的同學在同一個專業,導致那幾個專業保研非常內卷,但是有些專業就不是很卷,我們專業保研最後一名的成績可以去那些專業當第一。

  獎學金比人多的情況也會出現。因為學校獎學金給每個院的名額是固定的,有些專業只有兩三個人,只要不掛科,躺著就能拿獎學金。

  大二的時候,我的績點排名25,往前挪了幾名。我要是還想夠一夠保研資格的話,可能需要卷點別的東西。目前我在做的競賽有兩個,都是國家級的。我還聯繫了一個導師,跟著他做科研。問題是參與科研或者競賽項目挺花時間的,可能沒有那麼快出成果。

  現在我的情況就是,卷也卷不贏,躺也躺不平。

  我不怕考研,大不了就是往死裡學嘛,我就擔心好一點的導師已經被保研的同學選走了,留下的導師沒那麼好,那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後果。

  你問我現在後悔選這個專業嗎?其實我挺矛盾的。從績點競爭的角度來說,我看到排名,會覺得壓抑,但是從專業本身的學習來說,我又覺得挺有意思的,比如說參加了競賽,做小機器人或者調整代碼參數讓小車跑得更好,當做出來東西的時候,就會特別開心。但競爭有時候會消耗掉人的熱情。

張明見在進行車削加工。
張明見在進行車削加工。

  我是西安的,一直在本地上學。當時報外地的大學,就還是覺得要出去看一看,挺開心的。但是好像出去了,就想回去,反正現在覺得更累了。

  進入大學後,我每天都在學,雖然學習的效率不高,但真的很害怕幹別的事情。明年到這個時候,我可能就開心一點了,不管能不能保研,至少算塵埃落定了吧,不會像現在,心理和生理上有一種撕扯。

  我很羨慕那些在網上罵封校的同學,因為他們有校外的生活,但我好像沒有,我的娛樂活動也就是玩玩手機、聊聊天。哎,想起來就感覺生活好壓抑啊。專業分流前,我和原來的室友經常去歡樂穀,他們比較愛玩,就帶著我,還挺有意思的,現在基本沒什麼活動。

  當時高考完,我填報誌願有點草率,大類招生確實給了我一個緩衝期,比盲選專業要好很多。但只要有選拔機制在,就會導致競爭。有利有弊吧。

  實施專業分流之後,學生的績點確實變高了。大一分流結束後,我們學院曾經發佈一條新聞,提到說,學院學生績點在3.7到4.0之間的人數較沒實行分流之前的4個院的數據,增加了8%,而我們作為競爭力最強的專業,平均績點一躍成為全校第一。

  我們專業往屆保研的最後一名績點是3.8,我們這一屆實行專業分流的肯定不止。我猜測,可能到時候裸保(註:無競賽無科研,純靠績點)的績點要在3.92以上。不知道是不是意識到太捲了,我們學校辦了兩年大類招生之後,開始對工科試驗班進行改革,雖然還是大類招生的模式,但是規模縮小了,部分專業不以績點分流,直接入學選專業。

  回看我的上學生涯,成績似乎佔據了全部。有時候感覺,我們好像競技場上的運動員。但是有時候我希望自己不只有成績。

  其實這是一種社會評價體系單一化的表現。我身邊有些同學還是蠻清醒的,知道每個人都會有閃光點,我也慢慢開始接受,去挖掘自己身上比較好的地方,這樣才會在成績沒有那麼突出的情況下,仍然不覺得自卑。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物為化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