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核心技術碩果纍纍 中國成為科技創新強國

2022年10月22日04:00

  本報記者 李靜 北京報導

  自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成功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

  2022年10月16日上午,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提到,過去十年我國在創新領域上取得的一些巨大成就,“載人航天、探月探火、深海深地探測、超級計算機、衛星導航、量子信息、核電技術、大飛機制造、生物醫藥等取得重大成果,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

  十年來,我國科技投入大幅提高,全社會研發投入從2012年的1.03萬億元增長到2021年的2.79萬億元,研發投入強度從1.91%增長到2.44%。從2012年到2022年,中國全球創新指數排名已經由第34位上升至第11位。過去十年,中國科技創新的速度和成績舉世矚目。

  “放眼世界,我國在過去十年取得的這些成績都非常驚人,很多重大核心技術讓世界印象深刻。” 中國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薑奇平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說道,“我國能取得這些創新突破的根本原因在於黨中央製定的發展戰略——創新驅動發展、堅持自主創新。”

  創新突破成績斐然

  這十年,我國的“上天入地下海”技術均取得巨大突破。

  2021年,我國空間站建造進入全面實施階段,今年年底前,當夢天實驗艙發射入軌,並與在軌運行的天和核心艙、問天實驗艙組合體交會對接後,中國空間站將建成。

  2019年,探訪月球的嫦娥四號探測器自主著陸在月球背面南極-艾特肯盆地內的馮·卡門撞擊坑內,這是人類探測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軟著陸。2020年嫦娥五號攜帶採集的月球樣品返回地球。

  2021年,更遙遠的火星也迎來了中國探測器天問一號和祝融號火星車,在火星上留下了中國印記。

  相比浩瀚的星空,人類對地球的更深處也知之甚少。2020年11月10日,“奮鬥者”號成功坐底馬里亞納海溝,創下中國載人深潛10909米新紀錄,同時也標誌著我國在大深度載人深潛領域已經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目前,我國已擁有“蛟龍”號、“深海勇士”號、“奮鬥者 ”號三台深海載人潛水器,還有“海鬥”“潛龍”“海燕”“海翼”和“海龍”號等系列無人潛水器,已經初步建立全海深潛水器譜系,並不斷實現了深海裝備技術發展的新突破和重大新跨越。

  以大陸科學鑽探為主的“入地”工程是獲取地下實物信息的唯一手段, 其難度絕不亞於“上天”工程。2018年6月2日,“地殼一號”完成首秀,以完鑽井深7018米的成績創下了亞洲國家大陸科學鑽井的新紀錄,標誌著中國成為繼俄羅斯和德國之後,世界上第三個擁有實施萬米大陸鑽探計劃專用裝備和相關技術的國家。

  為什麼我們需要在“上天、下地、入海”等諸多領域實現技術突破?薑奇平對記者指出:“正如很多技術的突破是建立在科學突破的基礎之上,高精尖領域的技術突破的意義不亞於在基礎科學領域的突破,諸如載人航天、探月探火、深海深地探測等重大科研項目,從體系的角度來說,可以帶動多個領域的技術和產業實現突破性進展,並使我國占領一些關鍵領域的製高點。”

  例如入地工程,通過科學鑽探,在地質學方面,可以研究地球深部構造及演化、地球深部流體及其作用,校驗地球物理探測結果;在資源能源開發利用方面,可以研究成礦理論、油氣成因,調查和開發深部熱能;在環境科學方面,可以研究地震成因、火山噴發機理、地質災害預警、地球氣候演變、生命演化曆史。

  清華大學中國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梁正對記者說道:“從曆史的經驗可以看出,重大科技成果突破,往往都在前沿高技術領域,這是科技創新自身的規律和特點。而且這些重大科技項目往往需要國家層面的戰略規劃和工程去帶動,例如核能最早誕生於二戰,互聯網技術和芯片誕生在美蘇競爭中,出發點都是從國家利益或者安全的角度。”

  重大技術的突破其實也能推動和輻射相關民用領域的技術進步和產業發展,並且正在為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注入新動能。例如高性能裝備、智能機器人、增材製造、激光製造等技術突破有力推動製造業升級發展,新能源汽車、新型顯示產業規模居世界第一;以新興前沿技術應用培育新產業新業態,超級計算、大數據、區塊鏈、智能技術等加快應用,推動人工智能、數字經濟蓬勃發展;以更高質量的科技供給滿足人民群眾多樣化的消費需求,移動支付、遠程醫療、在線教育等新技術新模式深刻改變傳統生活方式。

  在中共中央宣傳部舉行的“中國這十年”系列主題新聞發佈會上,科技部部長王誌剛表示,在黨中央堅強領導和全國科技界和廣大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我國科技事業發生了曆史性、整體性、格局性重大變化,成功進入創新國家行列,走出了一條從人才強、科技強,到產業強、經濟強、國家強的發展道路。

  創新成績背後的國家支撐

  這十年是我國科技進步最大、科技實力提升最快的時期。全社會研發投入從2012年的1.03萬億元增長到2021年的2.79萬億元,居世界第二位;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佈的全球創新指數中排名從2012年第34位上升到2021年第12位。

  薑奇平表示:“我國能取得這些創新突破的根本原因在於黨中央製定的發展戰略——創新驅動發展、堅持自主創新。”

  2003年,我國確定了自主創新的戰略定位,2006年,國務院發佈《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 年) 》,其中就包括載人航天、探月工程、大型飛機等16個重大科技專項。

  黨的十八大提出創新發展戰略,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擺在黨和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立足中國特色,著眼全球發展大勢,把握階段性特徵,對新時代科技創新謀篇佈局。

  梁正對記者指出:“整體來看,國家戰略規劃和工程項目為我國重大核心技術的突破提供了堅實的基礎,同時我國在創新領域取得的成績也和近年來科研領域的持續投入,科技體制的深化改革、科研環境的不斷改善等有密切關係。”

  過去十年,我國研發經費占GDP比重取得顯著增長。2010至2021年,全國研發經費由7063億元增至27864億元,占GDP比重增長0.7%。其中,企業資金占比上升5.8%,政府資金占比下降4.2%。最新數據顯示,我國企業科技投入力度占全社會研發投入比例已達76%以上,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從2012年的50%、2018年的75%,提升到目前科技型中小企業和製造業企業的100%。全國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從十多年前的4.9萬家,增加到2021年的33萬家,研發投入占全國企業投入的70%,上繳稅額由2012年的0.8萬億元,增加到2021年的2.3萬億元。在上海證交所科創板、北京證交所上市的企業中,高新技術企業占比超過90%。

  從專利申請與授權數方面來看,過去十年也取得較快發展。2010至2020年,全國專利申請量增加近400萬件,年均增長32.5%;專利授權量增加超282萬件,年均增長34.7%。

  “人才強、科技強,是產業強、經濟強、國家強的前提,是高質量發展最持久的動力和最重要的引領力。”王誌剛表示,在人才方面,政府要做的是創造更好的環境、更好的生態,讓更多的人能夠成為人才,特別是科技創新方面的人才。《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部署的143項改革任務已經全面完成,最近又出台了科技體制改革三年攻堅方案,其中就包括深化科技評價和激勵制度改革、深化科研項目和經費管理改革、破解科技成果轉化難題、弘揚科學家精神等。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主任李靜海介紹,飽受關注的“傑青”項目每年資助量由200項增加到315項,“優青”項目由400項增加到630項。青年項目過去4年間共資助了7.5萬項,一大批年輕人在這個項目的支持下進入了基礎研究領域,資助項目數逐年增長。

  學界同樣為科研發展創造了良好氛圍。據中科院院長侯建國介紹,為激勵科研人員潛心科研,中科院實施了特聘研究崗位制度,給予科學家相對穩定的支持。

  在取得成績的同時,王誌剛還表示:“我們也清醒地認識到,我國科技創新在原創能力、高端人才、關鍵核心技術等方面還有不少短板弱項,既要抓住重要發展機遇,也要應對一系列風險挑戰。”

  “在技術創新應用領域我們國家優勢比較明顯,例如高鐵、特高壓、人工智能、電商等,因為我國市場巨大,需求多樣,有豐富場景帶動應用的發展。”梁正對記者指出,但從整個科技創新應用鏈條上來看,我國是中間強兩頭弱,一頭是基礎科學研究相對薄弱,大量的科學原理建立在西方科學家研究基礎之上;另一頭是在引領產業創新前沿領域的大膽探索較歐美等先進國家還存在一定差距。

  例如,我國在一些前沿技術領域還存在技術卡脖子的情況。“我國在納米級芯片和美國還有相當大的差距,要實現這種技術突破我認為需要舉全國之力,一旦擺脫對美國芯片的依賴,造福不亞於兩彈一星。”薑奇平說道,因為在很多前沿技術領域都存在不進則退的情況,所以我們需要堅持自主研發的方向,把握住機遇點。

  梁正也認為,創新不完全靠市場推動,尤其是前沿尖端技術的突破需要有國家戰略去引領,但不一定全部都由政府去做,而是動員包括企業、大學、科研機構和社會在內的各方力量,朝著一個目標共同努力,發揮各自的優勢,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新型舉國體制”。

  同時,薑奇平還指出,在“產學研用”的大循環中,“用”的環節常會掉鏈子。“‘用’的本質是市場,在複雜的國際大環境之下,一方面要發揮國內市場需求的優勢,同時在建設‘一帶一路’命運共同體的過程中,充分調動更可靠的國外市場優勢,這對我國未來的科技創新影響也是戰略性的。”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