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曆的歐洲能源危機

2022年10月27日13:29

  來源:環球人物

  一個看上去宏大抽像的詞,

  正在無聲地改變著歐洲民眾的日常瑣事。

  作者:馮群星 劉舒揚 牛瑞飛

  “甜過了。”德國的繆女士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這是她常買的一款蛋糕,出品向來穩定。她很快反應過來:作為燃料、動力的能源價格上漲,導致麵粉、雞蛋的生產和運輸成本增加,拉高了價格;店家要保持蛋糕重量與售價不變,只能多放價格相對低廉的糖。

  能源危機,不只是變甜的蛋糕,還是久久沒發貨的壁爐、不再明亮的街道和一張張令人“崩潰”的賬單——幾乎關係到生活與生存的一切。

  西方國家對俄羅斯施壓的後果經過層層傳導,最終壓在了歐洲普通民眾身上。10月下旬,《環球人物》記者找到了身處其中的人們,聽他們講述正在和即將經曆一個怎樣的冬天。

  德國,“溫暖”的代價

  繆女士所在的德國,今年年初還有約55%的天然氣來自俄羅斯,屬於歐盟最大的俄羅斯天然氣進口國之一。

  四五月間,她開始察覺到一些不對勁:關於天然氣短缺、呼籲民眾節約能源的消息,越來越密集地出現在新聞中。連她土生土長的德國丈夫都說,從未見過這種報導陣仗。

  這時,距離德國總理朔爾茨等歐盟國家領導人拒絕俄羅斯提出的“購買俄天然氣須用盧布結算”的要求,剛剛過去一個月。

  繆女士一家住在德國西南部的布倫茨河畔金根,冬季最低氣溫可達到零下10攝氏度,以往都是靠天然氣取暖。過冬替代方案,她首先想到的是燒木柴,方便、經濟,最重要的是相對易得。

  從今年春夏開始,繆女士尋覓了當地的多個木材交易工廠,每個售貨員都告訴她,“沒有貨了”。

  最終,繆女士以數倍於去年的價格,輾轉買到5.3立方米的木柴。“就拿一立方米雲杉的價格來說吧,去年年底是30歐元(1歐元約合7.25元人民幣),今年四五月份是70歐元,過了一個月又漲到85歐元;現在,這個數字變成了100歐元。”

·繆女士家今年購買了4.3立方米雲杉和1立方米山毛櫸,這是其中一部分。
·繆女士家今年購買了4.3立方米雲杉和1立方米山毛櫸,這是其中一部分。

  燒木柴需要加裝壁爐。7月下旬,已經在德國生活了18年的繆女士訂購了人生中第一個壁爐,不過至今沒有到家——網站訂單顯示,4到6個月後才會發貨。安裝公司則告訴她,今年預約已滿,估計最快明年2月可以上門。

  到了8月,看到新聞里“命途多舛”的“北溪—1”“北溪—2”,繆女士只好又購入了熱泵,一台由電力驅動的製熱器,工作原理與空調相似。但等待安裝的隊伍同樣排到了明年年初。那時,她家中的太陽能電池板估計已鋪設完成。

  這些2023年才能到來的溫暖是明碼標價的。繆女士給《環球人物》記者算了一筆賬:一個壁爐包含安裝在內,花費近5000歐元;熱泵、太陽能電池板都是近兩萬歐元;再加上木柴,合計花了5萬歐元。

  “我和丈夫的工資水平在德國大概能排在前5%,但也覺得這是一筆很大的支出。”繆女士說。而德國聯邦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德國全職僱員的平均稅前月收入為4100歐元,取暖的負擔可想而知。

  捷克,令人崩潰的“4倍賬單”

  德國的鄰國法國是核電大國,對俄羅斯能源依賴程度較輕。但今年國內大量核電機組停運檢修,又趕上連續乾旱少雨、水力發電量大幅減少,法國民眾依然要應對上漲的電費。

  “雖然電費漲幅不大,但商家和企業受到的影響還是很明顯的,因為他們的耗電量非常大,每份合同都是以千度電為最小單位簽約的。”住在巴黎的子皙女士就職於法國第二大能源公司,她告訴《環球人物》記者,目前法國每千度電的價格從去年同期的50歐元漲到了1200歐元,上漲23倍。她從新聞中得知,法國政府為了更好地管控電價,正準備把她所在的公司逐步國有化。

·今年10月6日,法國北部一處因燃油供應中斷而暫時關閉的加油站。
·今年10月6日,法國北部一處因燃油供應中斷而暫時關閉的加油站。

  與巴黎幾乎同緯度的1300公里之外,捷克南摩拉維亞地區的自由職業者黎挪挪(化名)收到了一個令她幾乎崩潰的提議。

  捷克的天然氣費用是預繳製,一次繳一年的費用,單價以繳費當天的氣價為準,用量則根據上一年度估算,結算時多退少補。去年,黎挪挪以每立方米16捷剋剋朗(1捷剋剋朗約合0.30元人民幣)的價格簽訂了租房合同,每月實際的天然氣花費為2100捷剋剋朗。

  今年7月底,房東阿姨找她商量續租的事,提出下一個租期每月要收取高達8000捷剋剋朗的天然氣費用。這個數字幾乎快與她11000捷剋剋朗的月房租持平。

  房東漲價的理由似乎也很充分:她收到天然氣公司的提醒,9月天然氣的價格至少會上升至原來的4倍。

  飆升的費用背後,是捷克對俄羅斯天然氣的高度依賴。捷克總理菲亞拉10月13日表示,捷克97%的天然氣來自俄羅斯,這是令人尷尬的現實,“我們會盡一切努力減少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但這一目標至少在今年冬天無法實現”。

  “我能理解她。按照多退少補的規定,她要先墊付天然氣費用。萬一租客‘跑路’或拒付,損失都要由她來承擔。”黎挪挪感慨道。

  直到8月的最後兩個星期,黎挪挪和房東的“拉鋸戰”還在進行著。她的簽證月底就要過期,必須在此之前續簽,否則就成了非法居留,而租房合同是必不可少的續簽申請文件。

  “那兩週每天都睡不著覺,非常焦躁。”最後她和房東商量出一個折中方案:先簽房租合同,天然氣費用作為補充協議之後補上。

  幾乎同一時間,黎挪挪看到一條新聞: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稱,將於莫斯科時間8月31日4時起停止通過“北溪—1”天然氣管道供氣3天。

  她馬上下單買了電熱毯、電熱被、電熱地墊、電熱手套、棉睡衣、棉拖鞋……“我問房東要不要一起買,她說已經從閣樓上翻出了電熱油汀和熱水袋,那些就夠用。”黎挪挪說。

  其他人就不一定這麼“淡定”了。9月3日,數以萬計的捷克民眾聚集在首都布拉格市中心廣場進行抗議,要求政府採取更多措施控製飆升的能源價格,同時高呼反對歐盟和北約的口號。9月28日、10月8日,捷克民眾分別又舉行了兩次大規模示威活動。

·今年9月28日,捷克布拉格爆發示威活動,民眾抗議政府應對能源危機不力。
·今年9月28日,捷克布拉格爆發示威活動,民眾抗議政府應對能源危機不力。

  對黎挪挪來說,她最擔心的,是天然氣會不會斷供、暖氣會不會停——畢竟,捷克長達7個月的冬天還沒有真正到來。

  比利時,水管工遇到的問題變了樣

  比利時主要從挪威進口天然氣,但在能源危機中也無法獨善其身。這裏最常見的取暖設備是燃氣鍋爐,也有一部分人使用燃油鍋爐或燒木柴的壁爐。然而在今年的超市里,電熱毯成為很多顧客的首選。已被冷落多年的熱水袋也成為寵兒。

  旺盛的需求被傳導至全球市場,中國也不例外。

  電熱毯、電熱油汀、熱泵……檢測質量確認合格、拿到符合歐洲準入國標準的各類證書,是它們流向貿易鏈條的第一步。

  通標標準技術服務有限公司電子電氣實驗室安規技術經理葉漢翔對《環球人物》記者說,近一個月,這類面向歐洲的檢測認證需求激增,同比有明顯增長,其中又以電熱毯之類的穿戴式取暖設備最為突出。“速度快”“馬上改”,是客戶們跟葉漢翔交流時的高頻詞。

·今年10月14日,為保障出口供應需求,浙江紹興的工人正在測試電熱毯成品的安全性。
·今年10月14日,為保障出口供應需求,浙江紹興的工人正在測試電熱毯成品的安全性。

  歐洲的朋友告訴他,穿戴式保暖設備更經濟。“比起讓一整個房間都暖和起來,讓一個人暖和需要的能源和電費還是少很多的。”

  電氣費用齊漲,還使許多歐洲人將目光投向了物理保溫設備。在比利時的一家商店內,往年幾乎無人問津的封窗膠帶成為搶手貨。“很多顧客為了減少家裡的溫度流失,把窗子用膠帶封住,所以膠帶一上架就立馬被搶空。我們已經向廠家下了很多訂單,依然供不應求。”一位銷售員對《環球人物》記者說。

  作為一名專門檢修水管和暖氣的水暖工,羅德里克對溫度變化的感知最為敏銳。來《環球人物》記者家裡修理故障水管時,他深有感觸地說,能源價格特別是暖氣價格的上漲,真的改變了很多比利時人的取暖習慣。

·今年10月19日,比利時的一棟大樓正在加裝保溫層,以減少能源消耗。牛瑞飛攝
·今年10月19日,比利時的一棟大樓正在加裝保溫層,以減少能源消耗。牛瑞飛攝

  “往年,只要夜間溫度降到10攝氏度以下,大部分家庭就開始燒暖氣了。但前段時間夜裡都五六攝氏度了,開暖氣的家庭還是很少。”羅德里克說,以前維修暖氣時,客戶基本都是問怎麼讓暖氣更熱,今年大家問他的是如何更節能地取暖:要讓取暖效率更高,鍋爐的水燒到65攝氏度還是70攝氏度?更換智能溫控器,能不能減少能源使用?……

  還有比“過冬”更嚴峻的挑戰

  “歐洲可能沒有預計到俄烏衝突會持續這麼長時間,同時也錯判了對俄羅斯進行製裁所產生的影響和效果,從而使自己陷入了今天這樣左右為難的局面。”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對《環球人物》記者分析說。

  目前,無論是石油、天然氣或是煤炭,俄羅斯均是歐洲的第一大能源進口國。今年5月,歐盟推出一個能源獨立計劃,目標直指“擺脫對俄能源依賴”和“快速推進能源轉型”。該計劃名為“REPowerEU”,意為“為歐盟重新供能”。

  崔洪建說,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爆發後,歐洲就提出過減少對俄能源依賴的類似構想,但實際進展較為緩慢。這一次能源危機,其實是將之前的矛盾再次暴露了出來。

  “對歐洲而言,如果不考慮地緣政治的因素,僅從市場原則出發,俄羅斯能源的性價比是最高的。此外,不同國家對歐俄關係的判斷也存在分歧,比如德國就主張通過加強合作來影響俄羅斯,‘北溪—2’是最典型的例子。”崔洪建說。

  按照“為歐盟重新供能”的規劃,歐盟希望在2030年之前擺脫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崔洪建分析,當前歐洲正在壓力中不斷調整應對策略,如果能挺過這個冬天,明年的能源困境也許會有所緩和。但他強調,所謂的“擺脫對俄依賴”,不只是停止進口俄羅斯能源這麼簡單,背後有一系列衍生問題。

  “從目前形勢看,能源問題對民生的影響相對可控,基本能通過政府補貼解決。但過去數十年中,歐洲與俄羅斯的能源合作已深入到各個領域。在‘脫俄’過程中,歐洲製造業的能源成本勢必會上升,競爭優勢將被大大削弱,從而引發產業外流、就業機會減少、政府稅收下降等一系列連鎖反應。這對歐洲來說是比‘過冬’更加長期和嚴峻的挑戰,也可能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去應對。”崔洪建說。

  但是,如何度過今年這個漫長的冬天,則是歐洲民眾眼下亟需應對的艱難挑戰。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