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盧拉回歸,對中國和美國意味著什麼?

2022年10月31日22:58

在被稱為“多年來最重要的一次”的巴西大選中,巴西前總統、勞工黨候選人盧拉擊敗了保守派的現任總統博索納羅,即將在2023年1月1日迎來自己的新一個任期。這名曾經風雲一時的拉美左翼領軍人物的回歸,將會怎樣改變拉丁美洲的政治版圖?在大國競爭日益激烈的時代背景下,巴西的“向左轉”對中國和美國又分別意味著什麼?

10月30日,巴西左翼陣營勞工黨候選人、前總統盧拉在聖保羅一處投票站投票。

“從明年1月1日起,拉美的每個主要國家都將由左派領導”

當地時間10月30日20時(北京時間31日7時),在完成統計的98.81%選票中,盧拉贏得了50.83%的選票,博索納羅已經無法實現反超。因此巴西高等選舉法院宣佈,盧拉當選下一任巴西總統。

77歲的盧拉是一個農場工人的第七個兒子,他後來在一次工業事故中失去了一根手指,與巴西的工人階級有著近乎神話般的聯繫。他在2003年至2010年執掌巴西,被譽為“巴西曆史上最受歡迎的領導人”,更被拉美左派視為偶像。

2017年,他被判腐敗和洗錢罪名成立,並於2018年入獄服刑,儘管他的支持者堅持認為,這是一次“政治裁決”。2021年3月,一名最高法官於2021年3月宣佈對盧拉的定罪無效,為他參加本次總統大選鋪平了道路。

讓這次大選備受國際關注的原因並非只是盧拉本人傳奇般的經曆,更是它對拉丁美洲政治版圖變化帶來的影響和想像。“盧拉在擁有2.15億人口的巴西取勝意味著,當他在明年1月1日上任時,從阿根廷到墨西哥,拉丁美洲的每個主要國家都將由一個左派政府領導。”《華盛頓郵報》31日這樣評論稱。

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員楊建民3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作為拉丁美洲體量最大的國家,盧拉在巴西的獲勝從根本上改變了該地區的政治格局,也意味著拉丁美洲的“左翼執政週期”再次開啟。

最近兩年來,“左進右退”的強風在拉美國家颳起,在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洪都拉斯等多個國家的大選中,左翼政治人物紛紛獲勝“登頂”。儘管拉美一向被認為有鍾擺般的“左右執政週期”,但這一次的“向左轉”的時間似乎比預料中來得更早,左翼政治力量正在這一地區加速複興。

楊建民分析認為,在這一背景下,未來古巴、委內瑞拉等左派執政國家的國際環境將有所好轉,拉共體等地區性組織將重新發揮作用,拉美外交的自主權更加大大增強,而這些則意味著美國對拉美的“分化瓦解”政策將更難找到“支點”。

新的政治版圖也將帶來新的挑戰。分析認為,未來幾年,再度回歸的拉美左翼必須證明自己能夠成為“社會引擎”,他們必須展現自身的政治管理能力,以獲得制度權力空間,同時不放棄自己曾經的優勢——與社會運動的聯繫,以再次贏得選舉。在上一個執政週期里,左翼儘管在拉美民眾中贏得很高聲望,但被認為沒有建立起自己的新發展模式,因此最終沒有完成替代新自由主義的目標,反使自己陷入執政困境。

中巴關係或將迎來“政經雙熱”

盧拉的回歸和拉美“左翼執政週期”的再度開啟對中國意味著什麼?中國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員周誌偉認為,中巴兩國的合作氛圍將會出現大幅度改善,並產生更多的合作空間和機遇。

“即使在博索納洛政府期間,兩國經貿關係也保持著高效的增長。而在盧拉回歸後,中巴兩國的政治關係也勢必將更加順暢,或將出現‘政經雙熱’的局面。”他對《環球時報》記者這樣形容稱。

周誌偉認為,從巴西現實情況來說,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下,盧拉政府想要實現經濟增長和民生改善,難度和挑戰並不小。“我認為盧拉將尋求從外部挖掘有利因素,以提振巴西經濟增長,並保證勞工黨執政的穩定性。在這一背景下,巴西或將更加主動地靠近亞太和中國,尤其對‘一帶一路’、大型基建項目合作等顯示出更大的興趣。”這名中國學者以巴西鄰國阿根廷舉例稱,阿根廷迎來左翼執政後,已明顯展現出對“一帶一路”更大的熱情。

據媒體此前報導,盧拉曾在一次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是一個對巴西來說至關重要的國家。他認為,博索納羅政府並未將中國當作夥伴來對待,“我並不是說我們要與美國不和,我們應該和美國保持一個良好的關係,但我想和中國保持同樣的關係。我也想和俄羅斯保持同樣的關係,和尼日利亞、和安哥拉、和南非以及和馬來西亞保持同樣的關係。”“毫無疑問,盧拉的回歸對中國是一次機遇”,楊建民分析認為,拉美的左翼政權通常會和美國“拉開”關係,而主張多元化的平衡外交,而右翼儘管在經濟上離不開中國,但更傾向於以一種更傳統的方式和北美、歐洲等國保持密切關係。如果中國能把握好“左翼執政週期”的再次開啟,將有望和拉丁美洲建立更加深刻的關係。

此外,盧拉等拉美左翼政治人物對“地區一體化”“南南合作”等議題的支持度更高,這將更有利於中國和拉共體等地區性組織的協調合作,有助於中國在拉美“朋友圈”的擴大。

“盧拉的世界觀和大部分新興大國是一致的,即認為當前的國際體系的權力結構是不平衡的,是一種霸權體系,需要改變,而新興大國間的合作將被他視為一個很重要的抓手。”周誌偉認為,盧拉的回歸,將使中國在全球治理、推動國際關係民主化等領域的主張得到更多支持。

在31日舉行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就盧拉當選新一任巴西總統一事表示,中方衷心祝賀盧拉先生再次當選巴西總統,祝願巴西國家建設事業不斷取得新成就。

“中方始終從戰略高度和全局角度看待和發展同巴西關係,願同盧拉先生領導的新一屆巴西政府一道推動中巴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邁上新台階,更好地造福兩國和兩國人民,為維護地區與世界和平穩定,促進共同繁榮作出應有的貢獻。”趙立堅稱。

“自主、平等、互惠”——盧拉執掌下的巴西或將這樣同美國相處

據白宮消息,當地時間30日,美國總統拜登發表聲明,祝賀巴西勞工黨候選人盧拉在選舉中獲勝,“我期待在未來數月和數年中共同努力,繼續我們兩國之間的合作。”

盧拉的獲勝將為美國和巴西的關繫帶來哪些新的改變?在本世紀初的“粉紅浪潮”中,“反美”是當時拉美左翼重要的政治口號與標籤之一,那麼,今天拉美再次全面“向左轉”是否意味著華盛頓已徹底失去這一地區?

楊建民對《環球時報》記者分析表示,相比於上一次執政,再度執政的盧拉或許會展現出更加務實的風格。“儘管盧拉代表的拉美左翼依然會反對新自由主義和美國的霸權,但有關‘主義’和‘反美’的聲量將不會像上一輪‘粉紅浪潮’時那麼響,而穩定經濟、緩解疫情負面影響等更加實際的工作會成為其優先任務。”

“重視同新興大國的合作,並不意味著盧拉將對美國採取排斥的立場。巴西基本將繼續延續此前同美國的合作態度。”周誌偉認為,但盧拉執掌下的巴西會更多強調自主、平等、互惠等理念,“這與博索納洛和特朗普時代的美國類似‘結盟’的關係是完全不同的。”

這名中國專家認為,在大國競爭加劇的大背景下,巴西將成為美國努力爭取的對象。值得一提的是,博索納洛和特朗普都曾展現出一種對制度和秩序的衝擊破壞,即“反建製”,拜登在盧拉獲勝後迅速對其致賀,除了試圖拉進與盧拉的關係,也意在體現出對制度和秩序的維護。

有分析認為,最近兩年在拉美崛起的“新左翼浪潮”在綠色環保、女權主義、少數群體平權運動等議題上同美國有加強合作的空間。如果其國內政策可與美國兼容,他們或將不會顯示出像本世紀初那樣強烈的反美情緒。“我們南美國家可以組成一個經濟集團,來面對兩個巨人——美國和中國,就像歐盟一樣。”此前,盧拉本人曾這樣形容拉美未來可在國際地緣政治中扮演的角色。不少分析認為,拉美國家今後在外交上將採取更加獨立的政策,對區域外大國的認知或許會進入一個重新調整的階段。

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 白雲怡 王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