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樓下突現成群鳥屍!專家一語道破天機

2022年11月03日10:36

  “接連幾天,這棟樓下不斷髮現鳥兒的屍體,這是怎麼回事?”

  11月2日,一位貴陽市民王女士向記者反映,近段時間她發現位於貴陽觀山湖區長嶺北路西“恒大中心”B座寫字樓下,密密麻麻地堆積著幾十隻鳥兒的屍體,經過此處,她們惋惜的同時,也覺得很奇怪:這些鳥兒為何出現在這裏,又是什麼原因導致它們集體死亡?

  王女士說,這棟寫字樓剛建成不久,總樓層有30多層高,目前尚未完全啟用,沒有物業,也沒有人員在裡面辦公,而寫字樓的對面,就是一處山坡,覆蓋著良好的植被。起初,王女士不清楚鳥兒死亡的原因,便將照片發到網上,詢問專業人員。有網友告訴她,這些鳥兒可能是因為撞上了大樓的透明玻璃幕牆導致死亡,和一些城市頻發的“鳥撞”有關。

  寫字樓下幾十隻鳥兒“撞樓自殺”?

  路人惋惜:發現的時候已經死亡很久

  王女士告訴記者,大概是在10天前,也就是10月下旬,她和同事在貴陽“恒大中心”B座的大堂入口,發現了鳥兒屍體。她們細數了一下,屍體數量總共有34只,種類主要有藍翅希鶥和火尾希鶥等,“我們將屍體打包,進行了無害化處理。”

  她們發現,這些死去的鳥兒,大部分都集中在寫字樓下的玻璃幕牆邊,且屍體分佈的位置也並不規律,不像是人為擺放或者惡作劇,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如此多的鳥兒死亡?王女士惋惜的同時也很疑惑。

  她拍攝的照片顯示,此時,在一棟高層建築下,堆積著鳥兒的屍體,寫字樓對面,為一處山坡,周圍植被情況良好,而寫字樓的玻璃中,能看到反射出的植被場景。

  據她猜測,可能鳥兒是撞上了玻璃幕牆後掉落在地死亡,但由於沒有確切的方案進行保護,她只能向一些專業人員求助。

  物業回應:

  寫字樓還未交付,暫無權處理

  王女士首先將這一情況,反映給寫字樓所在的園區物業,物業回應稱,由於該棟寫字樓還沒有移交,因此物業並沒有實際的權限對寫字樓進行管理,對於玻璃幕牆的驗收程序,也還尚處於未交付階段。

  而由於王女士並不瞭解是什麼原因導致鳥兒死亡,在諮詢一圈後,她又將這一情況,發到了網上,向一些專業的護鳥博主求助該作何處理。

  有參與過保護鳥兒的誌願者告訴她,從她拍攝的照片來看,可能是跟鳥兒撞上大樓的玻璃幕牆有關係,但也需要進一步核實後才能確認。

  11月2日,記者也與“恒大中心”所在的園區某物業管家取得聯繫,對方告知,對於B座寫字樓的管理,物業確實目前沒有取得權限,因為大樓還未交付,一些清潔或者汽車停放的管轄權,也不在物業手中,相關問題需要找開發商進行諮詢。

  專家分析

  鳥兒死亡或與撞擊玻璃有關

  建議設計之初就考慮“防撞”屬性

  實際上,“鳥撞”問題作為一種研究,在國內還比較冷門,由鳥撞玻璃導致鳥類死亡等問題也尚未得到廣泛關注,因此,為了呼籲社會對鳥撞現象更加重視,崑山杜克大學、青年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網絡及成都觀鳥會三家機構在2021年春季共同發起了首次全國性的系統性鳥撞調查。

  2021年9月,崑山杜克大學聯合青年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網絡、成都觀鳥會首次公佈了中國範圍內的鳥撞調查報告。該調查的發起人、崑山杜克大學環境研究中心助理教授李彬彬告訴封面新聞記者,從王女士提供的照片來看,此處寫字樓玻璃幕牆的占比較大,在兩個拐角處都設置有玻璃,外面停車場的植被覆蓋情況良好,通過玻璃反射,會讓鳥兒誤以為裡面也是植被,飛行的過程中撞上去,“因為近段時間貴州屬於一個鳥兒遷徙的高峰期,所以更容易引發’鳥撞’。”

  在她看來,只要有玻璃存在的地方就有可能發生鳥撞,不管是沒有驗收的或者已經有人員辦公的寫字樓都是如此。在玻璃護欄以及不計其數的玻璃幕牆外立面,都是鳥類的潛在殺手,其實最好的手段是,站在建築設計規劃初期,就將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因素考慮進來,而不能僅僅從美觀、成本、建設工期等人類視角出發。

  李彬彬分析,由於一些建築物玻璃幕牆的存在,鳥類會面臨生存風險,而這些風險是可以避免或者降低的。由於很多建築建成或者投用後,並沒有直接揭掉玻璃幕牆的遮蓋物或者防護膜,如果揭掉了,那麼可以對玻璃幕牆進行改造,採取一些貼紙或者布,起到一個臨時遮擋的作用,晚上關掉不必要的燈,拉上窗簾,避免光汙染以及節約能源。

  而如果從城市建築物建造初期的角度來看,需要考慮到底是否需要那麼多的玻璃占比?她建議在建築建造初期,就減少玻璃使用的比例,如果非要用到玻璃,則需要斟酌玻璃的選材,比如選用帶有釉彩條紋或者體現點狀石刻玻璃工藝的幕牆,以及一些藝術的設計方案。作為城市規劃的從業者、決策者以及建築師,可以對城市和生物多樣性之間的關係有更深的理解,把生物多樣性納入到城市設計的考量中,“畢竟,人類在城市的居住時間越來越多,如何使城市成為人和野生動物的良好棲息地,現在的研究將貢獻其重要的價值。”

  封面新聞記者 宋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