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世界盃時,除了足球你還記得些什麼?

2022年11月15日17:51

11月13日,卡塔爾多哈,當地傳統市場售賣世界盃周邊產品。 圖/IC photo

2022年卡塔爾足球世界盃開賽在即,作為最後一屆由32支球隊參賽的世界盃,人們的談資與關注點並非僅限於比賽。從參賽球隊規模、吉祥物、主題曲,乃至是否會出現新的“預測帝”,有關世界盃的一切都承載著球迷與非球迷的各種發散性思維和期待。

參賽隊

“世界盃32強”最後一舞,48強下屆登場

2017年1月10日,國際足聯宣佈,自2026年起世界盃參賽球隊將增加至48支。儘管國際足聯此後對“提前擴軍”持開放態度,外界一度猜測是否會有48支球隊出現在卡塔爾世界盃上,但在與東道主研究了各種可能性後,國際足聯於2019年5月宣佈,卡塔爾世界盃仍按原計劃由32支球隊參賽。

這也意味著,“世界盃32強”的模式將在卡塔爾上演“告別賽”。

從32強到48強並非單純的數字變化,國際足聯此前承諾,屆時世界盃32天的舉辦時間不變,各隊整體休息的天數不會減少,進入決賽的球隊最多參加7場比賽。48支球隊將被分為16個小組,每組前兩名進入32強淘汰賽。

過去21屆世界盃,參賽球隊規模經曆了幾次變更,1930年在烏拉圭舉行的首屆世界盃有13支球隊參賽,在此後長達約半個世紀里,世界盃參賽球隊的數量一直為16支(1950年為15支球隊)。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實現首次擴軍,參賽球隊由16支增至24支。1998年法國世界盃擴軍至32支球隊,此後6屆世界盃均為32隊參賽。2026年由美國、加拿大、墨西哥聯合舉辦的第23屆世界盃將成為48強首秀。

主題曲

意大利人送浪漫禮物,《生命之杯》非官方主題曲

在球迷心中,總有一屆世界盃是“白月光”,也總會有一首世界盃歌曲的旋律在耳畔響起。

卡塔爾世界盃的首支賽事單曲《Hayya Hayya》於今年4月正式上線,曲風輕快,一如遼闊沙海中的悠揚駝鈴,雖然目前反響與傳唱度均略顯平淡,但隨著世界盃開幕,《Hayya Hayya》上演逆風翻盤好戲也未可知。

音樂同樣可以傳達足球的魅力,瑞奇·馬丁的一首《生命之杯》可以輕易將人帶回1998年法國世界盃,也令人們將《生命之杯》誤認為是世界盃主題曲很多年——法國世界盃官方主題曲其實是由尤索·恩多和阿克塞拉·瑞德演唱的《我踢球,你介意嗎》。

另一首承載著世界盃記憶的金曲是由Shakira演唱的南非世界盃主題曲《Waka Waka》,它可以輕易讓人們回憶起嗚嗚祖啦,眼前浮現的是伊涅斯塔在決賽第117分鍾的一劍封喉。

球迷們當然也不會忘記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主題曲《意大利之夏》,在那個夏天,這首主題曲被認為是東道主送給全世界的一份浪漫禮物。

2010年南非世界盃,南美天后Shakira演唱的《Waka Waka》成為一首經典的世界盃主題曲。  資料圖/IC photo
2010年南非世界盃,南美天后Shakira演唱的《Waka Waka》成為一首經典的世界盃主題曲。 資料圖/IC photo

吉祥物

15個“小可愛”來排隊,獅子兩度入圍

聽著歌,看著球,球迷們完滿的世界盃記憶里,當然還少不了吉祥物。

世界盃“小可愛”們的成長史可不短,可以追溯到1966年英格蘭世界盃,那隻名叫“維利”、會踢球的卡通獅子成為世界盃曆史上的第一個吉祥物。隨後的1970年墨西哥世界盃,東道主塑造的吉祥物形像是頭戴墨西哥草帽的小男孩“胡安尼特”。

1974年德國世界盃則選擇了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兩個小朋友“提普”和“泰普”作為吉祥物,寓意為友誼與和平。1978年阿根廷世界盃的吉祥物是小男孩“高切托”,他頭戴潘帕斯草原牧民的牛仔帽,身穿阿根廷球衣,手持馬鞭,笑嘻嘻地單腳踩在足球上。

1982年的西班牙世界盃和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盃則沒有遵循以人物或動物為吉祥物的慣例,西班牙世界盃的吉祥物“納蘭吉托”是西班牙的特產——橙子;墨西哥人沒有忘記給他們的吉祥物“皮克”戴上傳統草帽,草帽下是一個擬人的綠色辣椒。

圖/IC photo
圖/IC photo
圖/IC photo
圖/IC photo

意大利人在1990年世界盃上極盡浪漫與想像,他們的吉祥物“恰奧”同樣別出心裁,是以足球和積木拚成的人的造型。

此後的世界盃吉祥物由動物當道,除了2002年韓日世界盃的吉祥物是“阿托”、“尼克”和“卡茲”3個小精靈,1994年美國世界盃的吉祥物“射手”是一隻卡通小狗,1998年法國世界盃吉祥物“福蒂克斯”是一隻小公雞,2006年德國世界盃吉祥物“格列奧”是獅子,2010年南非世界盃吉祥物“紮庫米”是一隻綠色捲髮的豹子,2014年巴西世界盃吉祥物“福來哥”是卡通犰狳,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吉祥物是西伯利亞平原狼“紮比瓦卡”。

接下來,卡塔爾世界盃吉祥物“拉伊卜”登場,它以阿拉伯傳統服裝頭飾為設計靈感,中國球迷為它起的綽號是“會飛的餃子皮”,甫一亮相就拉滿了好感度。

圖/IC photo
圖/IC photo

預測帝

故宮雙貓命中8場,今年“神獸”哪家強?

預測世界盃比賽賽果是廣大球迷乃至專業人士喜聞樂見的活動。君不見,哪怕給自己招來了比“球王”更深入人心的“烏鴉嘴”綽號,貝利依然鍥而不捨地對世界盃進行預測。只要功夫深,倚天劍也能磨成繡花針,這不,從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到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這28年里,貝利起碼預測對了西班牙奪得2010年南非世界盃那一次。

這一事實證明,踢球是貝利行,預測這種事,還是要看“神獸”們的。

2010年南非世界盃,在2008年歐洲盃上闖出名頭的章魚保羅再現“精準預測”,從德國隊的小組賽到最後的冠軍歸屬,8次預測全中。此後動物界摩拳擦掌,巴西海龜、杜拜駱駝、德國大象……都加入預測行列,向“章魚帝”的地位發起挑戰。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的“明星預測動物”是貓,俄羅斯冬宮博物館派出了名叫“阿喀琉斯”的“警衛貓”進行預測,但“阿喀琉斯”預測的準確度飄忽不定。代表北京故宮博物院出戰的“白點兒”和“長腿兒”兩隻貓則聯手猜中8場比賽賽果,笑傲俄羅斯同行。

卡塔爾世界盃帶來了另一個懸念,今年的預測“神獸”,到底是哪家強呢?

圖/IC photo
圖/IC photo

打“卡”地

卡塔爾調整禁酒令,球迷能飲一杯無?

去卡塔爾看世界盃,有哪些美食需要“打卡”?卡塔爾世界盃“交付與傳承”組委會官博早早就給出了答案,並貼心地列了一份清單,從高碳主食到減脂沙拉,從可口甜點到“冬季的第一杯奶茶”均在其中。

卡塔爾燜飯、甜粉絲炒蛋、羊肉燉菜、雞肉燉菜、黃金鷹嘴豆泥球、西米露、雞肉小麥粥、香料奶茶、黃金炸糖丸……只看名字就已經令人食指大動。

看世界盃比賽時,喝一杯是不少球迷的選擇,但在嚴格控製酒精的卡塔爾,觀賽期間“能飲一杯無”受到世界各國球迷的廣泛關注。2016年時,卡塔爾方面計劃在世界盃期間維持在街道及包括體育場在內的公共場所不得飲酒的禁令,但隨著賽事臨近,這一禁令做了調整。卡塔爾世界盃組委會首席執行官納賽爾·阿勒哈特9月表示,在世界盃期間,球迷可以在特定區域購買啤酒等酒精飲料。此外,國際足聯也表示,相關商家將在世界盃球場周邊的售票區域提供啤酒,但不會在體育場看台或大廳供應酒精飲料。

尷尬事

12次衝擊世界盃,國足只看過一次“風景”

10月7日,江蘇崑山,2002年韓日世界盃國足出線20週年紀念活動,米盧和昔日弟子們合影。 圖/IC photo

記憶中的世界盃畫面有悲有喜,有年少張揚,也有英雄遲暮,只是關於中國隊的世界盃記憶有且只有2002年那一次。

2022年2月1日,中國男足國家隊在12強賽作客與越南隊的比賽中1比3告負,提前兩輪宣告無緣卡塔爾世界盃。從1957年起,中國足球已12次衝擊世界盃,但其中只有一次闖進世界盃決賽圈。

2002年的第17屆世界盃由韓國、日本共同主辦,這是世界盃首次在亞洲舉行,也是首次由兩個國家合辦。中國隊在“神奇教練”米盧的率領下,從10強賽一路突圍,但定下“進一球、拿一分、贏一場”目標的中國隊沒能在世界盃小組賽上有所作為,三戰皆歿,黯然回家。

此後,衝擊世界盃成了中國隊遙不可及的目標,或許下一屆擴軍至48支球隊的美加墨世界盃將成為新的機會,屆時亞洲有8.5個名額。雖然國足的最新排名是亞洲第11位,但終歸看起來會容易一些。

新京報記者 周蕭

編輯 王春秋

製圖 師春雷

校對 劉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