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港股“雙5”類股票獲利?

2022年11月19日10:53

  陳嘉禾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A股市場的估值體系相對港股來說,都是比較慷慨的。

  在A股市場有個詞叫“破淨”,也就是股價跌破每股淨資產價格,這種估值被許多投資者認為很便宜。但是,在更加國際化、也更加殘酷的香港股票市場,股票“破淨”卻是家常便飯。

  更有甚者,在港股市場我們有時候會看到超低的估值,比如市淨率(PB)跌到0.5倍左右。

  同樣,在市盈率(PE)的統計口徑下,港股低於5倍PE的情況,也不在少數。而在A股市場,5倍PE是一個非常難得的低估值。

  這裏,就讓我來聊一聊,投資者應當如何看待港股市場的“雙5”類股票,也就是那些PE低於5倍或者PB低於0.5倍的股票。這些股票究竟是低估值的機會還是價值陷阱?投資者又應當如何利用這種低估值的股票,來增加自己盈利的概率?

 港股低估值很常見

  在A股市場,PE低於5倍或者PB低於0.5倍的股票,並不多見。

  根據Wind資訊的數據,以2022年11月17日收盤價數據計算,A股市場共有4992只股票,其中PE(這裏計算TTM口徑)大於0的共有3963只,而PE小於5、同時大於0(小於0則為虧損股,雖然PE算數上的數值更小,但是與低估值無關)的股票,只有56只,占全部股票的比例僅為1.1%。

  但是在港股,PE小於5倍的股票,則要多得多。根據Wind資訊提供的同一天的數據,內地投資者最容易交易的港股通股票,共有547只港股。其中,PE小於5倍、同時大於0的股票,共有105只,占總樣本的19.2%。

  從PB看,事情也很類似。同樣以2022年11月17日數據為例,在A股4992只股票中,PB小於0.5(同時大於0,以防統計入淨資產為負數的公司,這裏PB採用LF口徑,指最新公告股東權益數據)的公司,僅有36家,占比0.7%。

  而港股通的547只港股中,PB小於0.5、同時大於0的,共有150只,占比27.4%。

  以上數據發現,A股投資者很難遇到“雙5”估值股票,概率只有1%左右,而在港股則是一個相當常見的估值。通過港股通進行港股投資的投資者,遇到這類股票的概率超過19%。

價值陷阱

  還是投資機會?

  上述數據表明,相比A股市場,港股的估值體系的確更加殘酷。如果一個投資者能在港股市場做到進退有度、胸有成竹,那麼他一定是一個足夠成熟、足夠有經驗的投資者。

  港股市場上經常見到的“雙5”股票,其中蘊含的究竟是投資機會,還是低估值陷阱與風險呢?有意思的是,在港股市場的“雙5”股票中,這兩者同時存在。

  在財務專家、清華大學教授賈寧所著的《賈寧財務講義:人人都需要的財務思維》一書中,有一個非常震撼的觀點:許多破產的企業,在出事前的財報中,所報出的盈利和淨資產數據,經常看起來都還不錯。

  在一般人把利潤、資產理解成實打實的錢的概念時,財務上的利潤和資產,並不一定是真實的價值。而即使一家公司已經出現了要破產的問題時,它也可以通過財務手段(俗稱財技),把財務上的主要指標,尤其是淨利潤和淨資產,進行一定程度上的修飾。

  所以,對於投資來說,不看財務指標固然不行,完全相信財務指標,以及基於這些財務指標算出來的估值指標,也是萬萬不行的。

  在港股市場,我們可以看到不少出問題的公司,甚至是所謂“老千股”,其PE和PB估值,在出問題之前看起來都挺漂亮。在此我就不一一舉例,投資者只要到港股翻一下那些股價在10年中下跌了90%以上、主營業務近於停頓的公司,就能看到這種看似“健康”的低估值。

  但是,港股市場上也有一些質地還算不錯的公司,卻可以依靠很低的估值,給投資者帶來不錯的回報。

  比如,在2020年3月19日,當時油價低迷,甚至一些合約出現讓人前所未見的“負價格”,在港股上市的中國石油股份(00857),就出現了0.3倍PB的超低估值。這個估值對應的,是1.76港元的股價(2022年11月17日前複權,下同)。

  而到了兩年以後2022年3月,同樣一家公司的股價,就上漲到了4港元左右。

  依靠極低的估值,即使是中國石油這樣巨型的傳統企業,也能讓投資者賺到不錯的利潤。相比之下,在2007年以40多元/股買入中國石油A股的投資者,則付出了太高的價格。

  所以說,對於港股市場的“雙5”類股票,其中的價值陷阱與投資機會是並存的。

  但是,投資者需要意識到的是,無論如何,超低的估值,也就是PE小於5倍、PB小於0.5倍,都不是一件壞事。那些“雙5”類股票中的“價值陷阱”,也就是看起來便宜實際上還會讓人賠錢的股票,其問題並不是出現在低估值上,而是出現在糟糕的企業質量上。

  只要企業質量這個環節不出問題,低估值本身永遠是一件好事。

讓價值增加的交易方法

  除了誘人的低估值,港股常見的“雙5”類股票,還有一個許多投資者沒有意識到的特質——就是利用基於價值的交易方法,可以讓基本面暴增。

  所謂基於價值的股票交易,簡單來說,就是通過交易增加投資組合的基本麵價值。

  比如說,投資者在企業基本面相似的情況下,不停賣出估值貴的、買入估值便宜的,借此達到基本面的增加。這種增加不同於傳統的商業行為導致的價值增加,是一種金融交易帶來的價值增加。

  或者投資者在估值近似的情況下,賣出企業基本面更差的、買入企業基本面更好的,這種交易也會增加投資組合的真實價值,儘管其看起來不會增加賬面數字。

  在價值投資的理論中,許多投資大師都非常強調交易帶來的價值增加:美國的沃爾特·施洛斯和中國的裘國根都對此非常推崇。

  即使是被流行理論誤以為喜歡長期持有的沃倫·巴菲特,其實也經常採用這種交易。只不過,巴菲特常常用“資本配置優化”這樣的詞,來代替“交易”這個看起來投機意味更多一些的詞。

  對於“雙5”類股票來說,其超低的估值,會導致基於價值的交易所能夠帶來的基本面增加,遠遠高於交易估值合理的股票。這裏,讓我用一個例子說明這種現象。

  在企業質量近似的前提下,當投資者賣出PB估值為0.6倍的股票,買入一個PB估值為0.3倍的股票時,他得到的價值增加,和賣出PB估值為6倍,買入PB估值為3倍的交易,是一樣的嗎?

  假設一個投資者有100元,當他賣出一個PB估值為6倍、買入3倍的股票時,他得到的價值增加為100/3-100/6=17元。對於一個100元本金的賬戶,這筆交易只帶來了17元的基本面增加。

  而如果把以上的賣出、買入的PB估值,分別換成0.6倍和0.3倍,那麼同一個投資者得到的價值增加則為100/0.3-100/0.6=167元。也就是說,對於一個100元市值的賬戶,這筆交易讓其持有的股票淨資產,足足增加了167元。

  港股的“雙5”類股票,以其超低的估值,成為價值投資者不可忽視的、夢寐以求的資產類別。在投資此類股票時,投資者只需要做好價值陷阱的甄別,同時找準機會、持續進行基於價值的主動交易,就能在長期獲得豐厚的回報。

  (作者係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資官)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