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飲紮堆“喝”咖啡,兩大流量飲品都想要

2022年11月21日12:12

茶與咖啡作為飲品界最受關注的兩個品類,近年來邊界越來越模糊。日前,新茶飲品牌7分甜創始人投資的咖啡品牌Brisky Coffee(輕醒咖啡)蘇州首店開業,單店日均營業額突破1萬元。

7分甜並不是首個涉足咖啡的新茶飲品牌,奈雪的茶、茶顏悅色、蜜雪冰城、書亦燒仙草、喜茶等品牌均已投資或自主成立了咖啡品牌。

在業內人士看來,咖啡與新茶飲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消費群體重疊的情況,新茶飲企業佈局咖啡業務,能吸引到一些單品類的消費者購買咖啡或者茶飲,豐富了自身的產品品類,也擴大了消費人群。未來茶飲與咖啡融合是一大趨勢,但雙方互相取代難以成立。

7分甜創始人“轉行”做咖啡

隨著新茶飲行業的不斷髮展,我國新茶飲品牌不再滿足於紮根本行業,蓬勃發展的咖啡行業迎來了不少新茶飲行業玩家。

日前,輕醒咖啡在蘇州十全街開出了全國首店。這家咖啡品牌之所以備受關注,是因為其背後有著新茶飲品牌7分甜的身影。根據天眼查App顯示,輕醒咖啡所屬公司為蘇州輕醒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是7分甜品牌母公司江蘇七分甜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百分百控股企業。股權穿透顯示,輕醒咖啡的實際控制人正是7分甜創始人謝煥城。

新京報記者在輕醒咖啡小程式看到,該品牌共有6個系列產品,包括超級拿鐵、會議咖啡、經典咖啡(熱)、經典咖啡(冷)、不喝咖啡、鮮果冷萃。除了會議咖啡因帶有團購屬性,價格相對便宜外,其他產品價格在14元-26元之間。

謝煥成在接受茶飲咖啡垂直類媒體咖門採訪時表示,到今年年底,輕醒咖啡預計開20多家門店,主力店型在20平方米-35平方米,如果有好位置,10平方米的門店也可以開。未來,50平方米-100平方米的品牌旗艦店也會有。在開店策略上會延續7分甜的路徑,先開商圈再開街邊,明年預計在全國開到500家門店。

一位新茶飲從業人員向新京報記者介紹,新茶飲發力咖啡業務,有補充產品線的需求。咖啡在毛利率方面是不錯的,新茶飲企業佈局咖啡業務也有出於提升毛利率的考慮。“消費者對咖啡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多一個選項,多一個機會。”

專注茶飲連鎖的年輪戰略谘創始人段北海認為,新茶飲品牌做咖啡是必然的。“每個行業有市場機會時,都是隔壁行業從業者先參與,因為他們更容易發現機會,並且會有很多相似的資源能直接用、很多經驗也能照搬。比如很多茶飲從業者當初其實都是做咖啡的,因為茶飲市場機會更好,當初就從咖啡轉做茶飲。所以茶飲店、咖啡店,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一個行業的兩類產品,兩者互相轉化和融合是必然的。”

新茶飲紮堆“喝”咖啡

在新茶飲行業,7分甜並不是首個做咖啡的品牌。咖啡賽道里,有的企業選擇另起爐灶投資一個咖啡品牌或者自己成立新的咖啡品牌,有的企業則選擇上新咖啡產品來進入咖啡賽道。

作為較早涉足咖啡行業的新茶飲,蜜雪冰城曾在2017年推出以現磨咖啡為主的全國連鎖飲品品牌“幸運咖”,售價基本在10元以內。借助蜜雪冰城的供應鏈體系,幸運咖於2020年4月開放加盟。但幸運咖的發展並不如蜜雪冰城快,根據蜜雪冰城招股書披露,幸運咖2019年-2021年的門店數量分別為12家、142家、469家,2022年第一季度門店數為636家。經營“幸運咖”品牌的公司為河南幸運咖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9月22日,2021年虧損69.57萬元,今年一季度淨利潤為40.51萬元。

自立咖啡品牌的還有茶顏悅色,今年8月,茶顏悅色推出的“鴛央咖啡”開業,標誌著茶顏悅色正式涉足咖啡行業。茶顏悅色方面表示,鴛央咖啡與茶顏悅色是同根生的兩個獨立品牌。9年前,茶顏悅色用“中茶西做”方式打開中國茶的另一面,如今在新零售咖啡浪潮來臨的環境下,鴛央咖啡採用“西咖中做”的方式,以“新中式咖啡&茶”的定位,探尋咖啡的另一面。

除了自己成立新的咖啡品牌外,新茶飲企業化身投資人,對咖啡品牌的投資也毫不手軟。2021年7月,精品咖啡品牌Seesaw完成了由喜茶領投、老股東弘毅百福跟投的A+輪過億元融資。公開資料顯示,喜茶還投資了咖啡品牌少數派。

與喜茶類似,奈雪的茶在今年9月入股了咖啡品牌AOKKA咖啡,且持股超21.4%。今年5月,有消息稱亦燒仙草戰略投資長沙連鎖咖啡品牌DOC咖啡,占股23.5%。同樣在今年5月,檸檬茶品牌“檸季”也傳出全資控股投資咖啡品牌“RUU”的消息,RUU創始團隊成員由前星巴克與字節系員工為主,目前該品牌以直營為主。

此外,還有一些茶飲品牌選擇在菜單上加入咖啡產品。新京報記者在新茶飲品牌益禾堂小程式上看到,除了新品推薦、水果茶等欄目外,菜單中還出現了“現磨咖啡”這一選項,產品包括益禾堂特色的益杯咖啡、美式咖啡、白椰拿鐵等,售價在12元-17元之間。新茶飲品牌一點點也在門店上新了紅茶拿鐵、四季拿鐵等產品。

在段北海看來,各品牌涉足咖啡業務的選擇以及背後的動機比較複雜,但主要來說,是資源和老品牌條件決定的。“手上有錢+原有品牌不適合上咖啡,那就再做一個咖啡品牌。如果手上錢不多,老品牌的定位又和咖啡不衝突,那就直接上產品就行了。總體來說,做新品牌機會更大、成本風險更高。老品牌上新產品,成本更低,機會也有限。”

品類邊界逐漸模糊

茶與咖啡,這兩款中西方的經典飲品,在中國市場正經曆著產品形態多元化,且邊界正逐漸模糊。

在過去十年間,中國咖啡市場進入高速發展階段。據前瞻研究院統計,從2013年到2023年,預計中國人均咖啡消費量上漲238%。相比新茶飲市場的迅速發展,國內咖啡市場也被業內認為仍有較大增長空間。與歐美髮達國家相比,我國咖啡消費仍處於初期階段。《2017-2021年中國咖啡行業投資分析及前景預測報告》顯示,我國咖啡消費量以每年15%-20%的幅度快速增長,遠高於全球2%的平均增速。

從消費群體看,新茶飲品牌與咖啡品牌的消費群體有一定重疊。根據平安證券發佈的《新消費研究之咖啡系列報告》顯示,咖啡和茶飲用戶目標群體存在重疊,90後和企業職員均為兩類現製飲品的消費主力,但咖啡消費者的性別比例更為均衡,且咖啡用戶畫像中“職場奮戰”的青壯年,“多金金領”的中壯年特徵更為顯著,而茶飲消費者中“90後+女性”以及“學生+白領”特徵更為明顯。

同樣,新茶飲與咖啡在購買時間、地點方面也極為相似。根據艾媒諮詢發佈的調研數據顯示,新茶飲購物逛街、下午茶等場景下消費者購買率高,佔比均超過五成,其次聚餐、看劇、約會、工作常見日常消費場景佔比在三成左右。艾媒諮詢分析師認為,購物逛街、下午茶、聚餐、約會場景多在商圈、鬧市區出現,品牌門店可以在這些區域佈局店舖。

新茶飲的發展正如日中天,如何繼續保持較高增速,對新茶飲而言是下一步的命題。“對於新茶飲品牌而言,新的增長點可能是需要持續開店,通過旗下的資產來拉動。在線上引流成本相同的情況下,開發咖啡產品線,也能夠導入新的客流,形成新的增長點。”一位咖啡行業從業人員說。

雖然兩大品類的邊界逐漸模糊,但從本質講,雙方共同發展才是最好的結局。平安證券在報告中表示,咖啡和茶飲可搭售,但相互滲透取代難成立。首先,咖啡與茶飲之間大範圍的滲透取代不僅存在難以有效覆蓋對方品類客群的問題,也面臨較大的運營管理及成本投入壓力,基於此背景,開發或投資新咖啡品牌成為國內部分茶飲公司的選擇。其次,茶飲與咖啡的消費高峰存在錯位,搭售少量基本產品,可以在運營、投資及採購壓力增幅不大的情況下,作為一種品類的補充,以此提高門店坪效並滿足顧客多元化的需求。

新京報記者 王子揚

編輯 祝鳳嵐

校對 柳寶慶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