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價能力差,原材料供應存隱憂!IDG突發入股,Growatt能否俘獲港股投資者的心?

2022年11月23日18:00

  11月23日消息,Growatt於近期通過港交所聆訊,瑞信、中金公司為聯席保薦人。根據公告,公司是全球領先的分佈式能源解決方案提供商。

  Growatt專注光伏、儲能逆變器銷售,半年賺了近4億

  Growatt於2011年在中國深圳成立,公司是全球第一批實現光儲充一體商業運用的公司之一。公司設計、研發、製造光伏逆變器、儲能系統、智能能源管理系統及其他,並通過領先的銷售渠道觸達全球家庭及工商業用戶。截至目前,公司業務橫跨18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全球約170萬名家庭及工商業終端用戶。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於2021年,按以容量計的出貨量計,Growatt為全球第三大光伏逆變器供貨商,占有6.8%的市場份額,公司同樣為全球最大型戶用光伏逆變器供貨商,占有19.9%的市場份額。此外,公司還是全球第六大儲能逆變器供貨商,占有6.4%的市場份額,公司是全球最大型用戶側儲能逆變器供貨商,占有13.8%的市場份額。

  業務模式來看,Growatt產品主要包括光伏逆變器、儲能系統、以及智能能源管理系統及其他,三者分別占公司2021年總收入的77.1%、21.0%及1.9%。根據招股書,公司收入主要來自銷售光伏逆變器及儲能系統,其中,2022年中期光伏逆變器收入占比57.8%,儲能逆變器收入占比39.1%;不過就在2021年底,公司光伏逆變器收入還高達77.1%,而儲能逆變器占比只有21%。

  業績來看,公司2019年至2021年分別實現收入10.01億、18.93億元以及31.94億元,2022年中期公司實現收入23.45億元,同比增長翻倍;對應公司歸母淨利來看,公司分別實現淨利9168萬元、3.62億元、5.47億元以及3.71億元,毛利率為35.5%。

  通過銷售光伏及儲能逆變器等一攬子佈局,Growatt認為公司未來前景廣闊:全球電氣化趨勢不斷演進,進一步帶來新能源、儲能、電動車、智能電網等的深層次聯動, 以真正實現綠色經濟增長與發展。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可持續能源占全球電力裝機容量的百分比預計將從2021年的39.0%大幅增至2050年的74.0%。一方面,家庭及工商業終端用戶的太陽能滲透率合計從2017年的4.1%增至2021年的10.6%,並預計進一步在2026年增至27%。另一方面,儲能變得更加重要。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未來5年新增儲能裝機容量預計復合年增長率將超過80%。

  議價能力差,存貨激增,預付款飆升

  不過,和公司招股書宣傳一片向好不同的是,公司存在市場競爭激烈、研發投入下降、現金流狀況轉差、原材料供應、存貨激增等一系列問題。

  首先,雖然古瑞瓦特光伏逆變器和儲能逆變器市場份額突出,但公司面臨激烈的頭部競爭,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於2021年,全球光伏逆變器的總出貨量達到約 210.4千兆瓦前五大公司占全球總出貨量約66.9%,而古瑞瓦特份額只有6.8%;前五大公司約佔用戶 側應用儲能逆變器總出貨量的57.2%,公司約占6.4%的市場份額。

  其次,原材料供應問題。根據招股書,從2019年的61%下降到2020年的53.6%之後,原材料成本在不斷攀升,2022年前6月公司原材料成本已經升至54.7%,對應的帶來的公司毛利率在2021年和2022年中期有所下滑。

  此外,公司原材料供應問題引發關注,在2022年疫情爆發期間,Growatt在原材料的達標率及供應方面遭遇若干中斷,產品履約率也有所下降。大家都知道,原材料價格波動較大,容易受宏觀經濟以及供求情況影響。

  根據招股書,Growatt依賴有限數量的供貨商供應用於生產產品的若干關鍵零部件及原材料,這使公司容易受到質量問題、短缺及價格變動的影響。該等關鍵零部件包括但不限於若干半導體及磁性器件,如絕緣柵雙極晶體管(或IGBT)模塊。

  第三,正是因為上文提到了公司面臨的原材料供應問題,致使公司不得不保證大量的存貨來應對可能面臨的突發問題。根據招股書,2019年至2021年,公司存貨分別為2.47億、4.79億以及11.46億,2022年中期進一步激增至19.75億元,三年多激增了7倍。隨著而來的是公司存貨周轉時間越來越長,對應的存貨周轉天數分別為120天、114天、145天及188天。

  第四,由於上下遊較差的議價能力,Growatt存在大量的貨款收不回來,且預付款陡增。根據招股書,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2月31日以 及2022年6月30日,公司分別錄得貿易應收款項及應收票據人民幣2.11億元、2.77億元、7.12億元及7.17億元。同期,公司分別計提減值損失1006萬、1910萬、810萬以及50萬元。

  與此同時,公司預付款項持續增加,截至2019年、2020年、2021年12月31日及2022年6月30日,公司預付款、按金及其他應收款項分別為5400萬元、1.79億元、人民幣4.32億及6.87億元,三年多時時間飆升逾10倍。

  最後,公司現金流狀況不穩定。招股書披露,2019年-2021年,古瑞瓦特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分別為1.06億元、3.38億元、4712.8萬元。2021年,古瑞瓦特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減少淨額為2.5億元,2022年再度轉增為12.4億元。

  上市前股權高度集中,IDG突發入股豪擲9個億

  根據招股書,Growatt實行同股不同權,每B類股有10票投票權,公司創始人丁永強擁有所有B類股。截至報告期,丁永強為公司控股股東,持有公司股權63.09%。上市前,公司公眾持股只有0.01%,股權高度集中。

  Sunwave Capital Co.,LTD以及HKEMT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LTD是員工持股平台,分別持股6.67%和6.46%,共計持股11.13%。

  IDG合計持股6.52%,於2022年6月6日,通過IDG資本的投資平台,Bateson Group及Best Select分別認購公司A系列優先股,總代價分別為4億元、5億元,分別持股2.9%、3.62%。這意味著,IDG資本在公司上市前共計投資9億,每股成本10.095元,對應公司市值138億元。

  按公司2021年淨利潤5.73億計算,公司市盈率24.08倍。對標A股公司陽光電源、錦朗科技動輒80倍的PE,古瑞瓦特估值並不算高,議價能力差、原材料供應存隱憂,兼具光伏與儲能概念的古瑞瓦特,能捕獲港股投資者的心嗎?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