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傳奇人物再度出山!他曾想競選美國總統

2022年11月25日12:45
查佩克(左)曾是艾格爾(右)挑選的接班人
查佩克(左)曾是艾格爾(右)挑選的接班人

  卸任還不到三年,退休還不到一年,迪士尼的傳奇CEO又回來了。而這一次,他會扮演怎樣的救世主角色?

  幾乎毫無徵兆,迪士尼董事會週日晚間突然宣佈換帥。上任僅僅2年9個月的CEO查佩克(Bob Chapek)立即下課。而更令人吃驚的是,此前執掌迪士尼15年時間的前任CEO艾格爾(Robert Iger)再次出山,重新執掌這家全球娛樂媒體巨頭。

  傳奇CEO再度出山

  或許,沒有人比艾格爾更瞭解迪士尼。艾格爾不僅是迪士尼的傳奇CEO,也被公認為媒體行業最出色的商業領袖。他原本是ABC電視台的總裁;1996年迪士尼收購ABC,艾格爾也因此進入迪士尼,四年後出任迪士尼總裁職位。2005年,他接替退休的艾斯納(Michael Eisner)成為迪士尼第六任CEO。

  在執掌迪士尼的15年時間里,艾格爾拍板完成了迪士尼歷史最重要的幾筆收購:2006年斥資74億美元收購皮克斯,2009年斥資40億美元收購漫威,2012年斥資40.6億美元收購盧卡斯電影,2019年斥資713億美元收購21世紀福克斯。這些天價收購案極大提升了迪士尼的原創製作實力和內容版權儲備。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艾格爾說服喬布斯將皮克斯出售給迪士尼。喬布斯也因此成為了迪士尼最大個人股東,去世時約持有迪士尼7.3%的股份;這部分資產的價值遠遠高於他所持的Apple股份。但他的遺孀勞倫娜在2017年大量減持迪士尼股份,將持股比例降到了5%以下。

  在艾格爾擔任CEO的15年間,迪士尼先後在香港和上海開設主題樂園,深入拓展了中國和亞洲市場,市值從480億美元急劇增長至2600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媒體娛樂帝國。這些成就讓艾格爾在迪士尼內部享有著極高的聲望。

  個人魅力也讓艾格爾倍受行業尊重,他甚至考慮過競選美國總統。當然,從政是一條完全不同的路徑,艾格爾自己也承認當選希望極為渺茫。在艾格爾回歸之後,迪士尼在流媒體行業的最大競爭對手Netflix CEO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表示,自己一直希望艾格爾去競選總統。

  2020年2月,艾格爾將迪士尼帥印交給了查佩克,自己擔任執行董事長職位,負責完成交接過渡工作。去年12月31日,年滿70歲的艾格爾正式宣佈退休,結束自己在迪士尼25年的輝煌經曆,也告別了自己近半個世紀的媒體生涯。他將自己的職業生涯心得寫到了自傳《一生的旅程》(The Ride of a Lifetime)中。

  然而,完全退休還不到一年時間,年逾古稀的艾格爾又回到了迪士尼,他所面臨的挑戰甚至高於2005年首次上任時。但這一次,他的年紀顯然已經不適合長期領導公司;迪士尼董事會僅僅和他簽下了兩年合約,希望他能帶領這家媒體巨頭重新走上增長軌跡,並再次尋找合適的接班人。他的年薪將是2700萬美元,其中基本薪資100萬美元。

  一直活在陰影下

  據美國媒體報導,迪士尼董事長阿諾德(Susan Arnold)在上週五晚上聯繫了艾格爾,希望這位前任董事長回來救火。而艾格爾也很快作出了出山的決定。他在決定復出的聲明中表示,自己對迪士尼的未來極度樂觀,也對董事會邀請他回歸感到非常激動。

  目前外界並不清楚迪士尼董事會突然解職查佩克的幕後原因。但上週日,迪士尼高管集體參加了埃爾頓·約翰(Elton John)在洛杉磯道奇體育場的演唱會,而原定出席的查佩克卻沒有出現,或許那個時候他已經得知自己被炒。他的多年親信、內容分銷部門負責人丹尼爾(Kareem Daniel)在演唱會開始之前也突然離開。

  迪士尼董事長阿諾德在宣佈撤換查佩克的官方聲明中表示,董事會認定迪士尼正處在日益複雜的行業轉型時期,艾格爾最為適合領導公司渡過這段關鍵時期。雖然她禮節性感謝了查佩克的貢獻,但這麼著急換帥顯然是因為對查佩克工作業績的不滿。查佩克將得到2000萬美元的離職遣散費。

  突然換帥對迪士尼這家即將百年的企業來說,是很罕見的。迪士尼並不是一家領導層動盪混亂的企業。過去35年時間,他們只更換了三位CEO,前兩位CEO分別在任了21年和15年時間,而董事會卻只給了查佩克兩年半時間。縱觀迪士尼99年歷史,查佩克短暫的CEO生涯排在倒數第二位。

  查佩克並不是水土不服的外來職業經理人。在出任CEO之前,查佩克在迪士尼已經效力了27年時間,先後負責過影視內容業務、零售與授權產品以及主題樂園等諸多業務部門。在查佩克擔任主題樂園董事長的5年時間,迪士尼在他這一塊業務上投入了240億美元,在全球開設了諸多新樂園與設施,其中就包括2016年開業的上海迪士尼。

  在主題樂園業務上的成功,是查佩克最終在一眾高管中脫穎而出,最終接班艾格爾的資本。但2020年2月他正式上位之後,艾格爾轉而擔任執行董事長繼續監督查佩克的工作,還在董事會挽留下推遲了退休時間。這多少體現出迪士尼董事會對查佩克並不是完全放心。

  查佩克的CEO之路不僅始終在艾格爾的陰影下,而且起步就諸多不順。上任僅僅一個多月,新冠疫情就在全球擴散。迪士尼被迫關閉了旗下主題樂園,其他業務也不可避免地遭受了衝擊,只有流媒體業務得到了增長機會。2020年疫情期間,作為執行董事長的艾格爾依然在迪士尼業務決策中發揮著巨大的影響力。

  在查佩克統領迪士尼的這兩年半時間,迪士尼還陷入了一些公關麻煩:因為把《黑寡婦》電影同步在Disney+上線,票房分成受損的斯嘉麗·約翰遜(Scarlett Johansson)去年公開起訴迪士尼,最終雙方結束合作。今年迪士尼更是在輿論壓力下被迫譴責佛羅里達政府的反LGBTQ教育法案,讓他們與佛羅里達執政的共和黨人關係惡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佛羅里達反LGBTQ法案的紛爭中,艾格爾同樣公開表態支援LGBTQ維權。儘管他當時是以個人身份表態,但作為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前任CEO,艾格爾的表態促使迪士尼員工抗議情緒更加憤慨,最終迫使迪士尼官方譴責這一法案,引發了一場政府關係危機。迪士尼最大的主題樂園坐落在佛羅里達,他們也是佛州的最大僱主。

  業績低迷是主因

  促使迪士尼董事會不到三年就撤換他的主要原因,還是過去一年迪士尼的股價和業績雙雙低迷。迪士尼股價今年以來下跌了超過四成,創下了過去五十年來的最差表現。雖然美國股市因為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而大幅下滑,但迪士尼的業績顯然也無法讓投資者感到滿意。

  即便把時間維度前提到2020年初查佩克上任,迪士尼股價在他任上也下跌了超過22%,現在的迪士尼市值只有1600億美元,距離艾格爾交班時候接近2600億美元相去甚遠。

  過去一年時間里,一些對衝基金持續呼籲迪士尼董事會撤換查佩克,並對當前業務進行重大調整。億萬富翁佩爾茨(Nelson Peltz)和丹勒布(Dan Loeb)這兩大活躍投資者在逼宮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不過,他們更希望迪士尼直接換新帥,而不是請回艾格爾來擔任過渡角色。

  雖然投資者早對查佩克領導下的迪士尼有著諸多不滿,但一週之前的第三季度財報則是查佩克下課的直接導火索。當季迪士尼營收和淨利潤均低於市場預期,這是迪士尼財報歷史上是很罕見的情況。受這一因素影響,迪士尼股價次日大跌12%。

  或許更令迪士尼董事會與華爾街不滿的是,查佩克在財報發佈之後的分析師會議上,對目前的業績低迷不以為然,反而大談其他無關緊張的業務。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當季流媒體業務Disney+用戶新增1200萬人,但虧損卻從6.3億美元急劇擴大到15億美元。查佩克縮小虧空的對策是將Disney+的套餐月費從8美元提升到11美元,同時推出8美元的帶廣告套餐。幾天之後,查佩克又宣佈計劃進行裁員和凍結招聘等措施來削減成本。

  過去半個月查佩克的表現或許讓迪士尼內外部人士最終失去了耐心。美國最具影響力的財經評論人克拉默(Jim Cramer)顯然對查佩克的領導能力極為不滿。他在節目上公開表示,查佩克不具備運營一家夢幻般公司的能力,“我們需要看到迪士尼的新面孔ÖÖ目前的資產負債表如同地獄一般。”

  誰會是接班人?

  雖然艾格爾再次出山,讓迪士尼上下備受鼓舞,但他今年已經71歲了,而且多次表達退休意願,看起來他並不願意長期執掌迪士尼。此次迪士尼董事會只和艾格爾簽署了兩年合約,他的最大任務就是穩住迪士尼並尋找新CEO,相當於一個救火隊員的角色。

  與此類似,今年年初,星巴克傳奇CEO舒爾茨(Howard Schultz)也在退休五年之後再度出山,引領公司完成接班工作。隨著星巴克找到新CEO人選,舒爾茨將在明年第三次退休。

  或許當初選擇查佩克接班,是艾格爾職業生涯最大的錯誤。過去一年,他也多次委婉表達了對迪士尼在查佩克領導下的不滿。這一次,他必須為迪士尼尋找一位更加稱職的新接班人。

  那麼,艾格爾會選擇誰來接班迪士尼?當初迪士尼委任查佩克的時候,還有幾位潛在接班人——Disney+業務主要打造者梅耶(Kevin Mayer)和內容部門負責人萊斯(Peter Rice)。但隨著查佩克出任迪士尼CEO,作為曾經競爭對手的他們也先後離開。

  梅耶在2020年5月接受字節跳動的邀請,出任了TikTok美國業務CEO,負責帶領TikTok走過當時風雨欲來的監管危機。但在白宮以行政命令逼迫TikTok出售之後,梅耶也隨之棄船離開。萊斯則是在今年6月與查佩克出現嚴重分歧而被解職,當時迪士尼董事會選擇站在查佩克一邊。但還不到半年,他們就為自己當時的決定後悔了。

  艾格爾是會請回離開的儲君,還是繼續從內部晉陞高管,或是尋找新的外部職業經理人,這將是未來兩年迪士尼的最大看點。或許可能的接班人選擇是內容製作與新聞節目負責人瓦爾登(Dana Walden)還有前迪士尼CFO斯塔格斯(Tom Staggs),他們都與艾格爾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

  不過,艾格爾已經作出了第一個選擇:在回歸的第一天,他就將查佩克的多年親信、內容分銷部門負責人丹尼爾掃地出門。今年6月,查佩克對迪士尼進行業務結構調整,給了丹尼爾決定迪士尼每年內容預算權限,直接削弱了迪士尼幾大部門負責人的權限,在公司高層引發了不和。

  在清洗丹尼爾的同時,艾格爾收緊了內容分銷部門的預算權限,也安撫了幾位核心高管:娛樂部門負責人瓦爾登、內容影業部門負責人伯格曼(Alan Bergman)、ESPN部門負責人皮塔羅(James Pitaro)以及CFO麥卡錫(Christine McCarthy)。他們也都可能成為艾格爾的新接班人。

  內容製作是靈魂

  幾乎肯定,艾格爾接下來會推翻今年6月查佩克的架構調整方案。他發送內部郵件表示,“未來幾週我們會開始進行公司內部組織與運營調整。我認為需要對公司進行重組,尊重和致敬創造性,這是迪士尼的心臟與靈魂。”

  艾格爾還需要重新在迪士尼內部確立對內容創意部門的尊重。在查佩克擔任CEO的不到三年時間,迪士尼內容創意部門多次公開“造反”,質疑公司高層的製作決策以及道德準則(涉及佛羅里達法案事件),漫威總裁菲格(Kevin Feige)也開始質疑查佩克對內容部門漠視。

  除了內部組織結構調整,艾格爾的另一個重大挑戰是如何重組流媒體業務。目前迪士尼旗下擁有Disney+、Hulu以及ESPN三大流媒體平台,雖然用戶基數穩定增長,但虧損卻不斷擴大,而且迪士尼雖然持有Hulu多數股權,卻一直沒有給予真正的重視與投入,導致這家起步多年的流媒體平台處境尷尬,競爭能力有限。

  在查佩克時期,外部投資者就一直呼籲迪士尼將Disney+與Hulu整合,或者直接出售Hulu。這樣可以有效改善迪士尼的財務狀況,減少巨額投入。分拆ESPN也會是一個選擇方案,這是活躍投資者丹·勒布以及美國銀行等機構呼籲的流媒體重組手段。

  艾格爾在此前的退休感言中曾經感慨,“在一個數據無所不在的世界和行業中,很難抵擋誘惑不用數據手段來解答所有問題,但我希望迪士尼不要這樣。”在此次回歸之後的首封內部郵件中,艾格爾再次提到了他對迪士尼的信念,“我始終堅信,講好故事是迪士尼的動力來源,這也將是我們未來業務的核心。”( 文/鄭峻)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