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新冠疫情“乙類甲管”,防控有法可依

2022年11月30日11:40

11月29日0時至15時,北京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2126例。在當日的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428場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徐和建介紹,當前北京市疫情發展仍處於較快時期。

徐和建說,北京當前正面臨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最複雜最嚴峻的防控形勢,需要各方資源充分統籌協調、各方責任嚴格落實到位,堅持依法抗疫。

針對新冠疫情防控,我國和北京市製定了哪些法律法規和規定?應該如何理解以法治思維指導疫情防控?在疫情防控中適時、適當採取隔離、封控、停業停學等防疫措施是否具有必要性和合法性?11月29日,新京報記者對話中國衛生法學會副會長鄭雪倩,對以上法律問題進行解讀。

鄭雪倩正在接受採訪。新京報記者 彭鏡陶 攝
鄭雪倩正在接受採訪。新京報記者 彭鏡陶 攝

新冠肺炎“乙類甲管”,相關法律較為完善

新京報:針對新冠疫情防控,國家和北京市製定了哪些法律法規和規定?

鄭雪倩:在抗擊新冠病毒疫情過程中,我國主要遵循的是兩部國家層面的法律,分別是《傳染病防治法》和《突發事件應對法》。還有國務院出台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這是一部行政法規。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是從1989年9月1日開始實施的,2004年、2013年分別修改,現在全國人大還在進行修改,這部法律重點是為了預防、控製和消除傳染病的發生與流行,保障人體健康和公共衛生。

除此之外,北京市還實施了《北京市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這一法規。《北京市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是根據國家的《傳染病防治法》和《突發事件應對法》來製定的,2020年的9月份開始實施,其更加具體,可操作性也更強。

2020年武漢疫情之後,全國人大也啟動了對傳染病防治法的評估和修改。我也曾承擔由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委託的《傳染病防治法》評估課題工作。我們在評估報告中也提出了強化預防前移的預警機制和分類分級應急防控新措施,同時強調了依法防控、依法行政、依法保障人民權益等較成熟的補充性建議,這也是法治建設不斷的探索完善的發展規律。所以,我覺得新冠疫情防控是有法可依的,目前國家還在製定《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法》,以期公共衛生突發事件處理的相關法律更為完善的。

新京報:我們應該如何理解以法治思維指導疫情防控?

鄭雪倩:此次新冠疫情的分類定性是乙類傳染病,但防控的等級按甲級傳染病風險防控,這都是遵循《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執行的。應急防控措施按照法律規定,如分類分級隔離、救治、檢驗、追蹤、流調和保障等不僅有預案,都有非常細化的防控措施和方案。

傳染病疫情防控應當在法律框架下工作,依法抗疫就是要用法治思維去指導、做好抗疫,防控工作,依法抗疫就是要用法治思維去評估、研判、指導和施策,要深入基層調查研究,不斷調整不斷改進,既要守住防控紅線,又不能突破法律底線,要嚴格執法,科學防控,按照法律的具體規定,隔離、封控、停課、停業、限制人群的聚集活動等等,而不是隨意而為。要及時溝通信息,依法保障暢通投訴反饋通道,保障緊急救治通道、疏散安全通道,保障抗疫行動始終在法律軌道上健康安全有效運行。

新京報:為什麼新冠肺炎需要“提級管理”?有何法律依據?

鄭雪倩:2020年初,新冠肺炎在武漢開始肆虐,然後在全球蔓延,危害社會大眾的生命安全。在黨中央、國務院指揮下,我們採取防控措施,醫務人員逆行前往救治,全國人民支援協助,取得了抗疫勝利。

當時公共衛生專家判斷,新冠肺炎屬於乙類傳染病,但應該按照甲類防控,如果無法快速有效地控製疫情,後果很嚴重。經國務院批準後,新冠肺炎開始按照甲類傳染病進行防控。這個決定是有法律依據的,我國《傳染病防治法》第四條規定,對乙類傳染病中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炭疽中的肺炭疽和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採取本法所稱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製措施。其他乙類傳染病和突發原因不明的傳染病需要採取本法所稱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製措施的,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及時報經國務院批準後予以公佈、實施。

明確四方責任,堅持依法抗疫

新京報:從衛生法學專家角度,你認為在疫情防控中適時、適當採取隔離、封控、停業停學等防疫措施是否具有必要性和合法性?

鄭雪倩:我是醫療衛生法律工作者,在這次疫情初始,我也有幸成為全國新冠肺炎防控專家組兩個法律專家之一,為疫情防控提出過相關的建議。我國各級別等法律規定,都明確提出了甲類傳染病防控措施,其中《傳染病防治法》第39、41,42條,《北京市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第31條都規定了,應當採取隔離、封控、停工、停課等措施,控製疫情。

此次疫情的緊急性、複雜性、反複多變性交織難控的發展情勢下,到目前為止,應對新冠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最原始的物理隔離法。隔斷傳染源,方能有效防控,不會造成擴散,個人的隔離也是為社會大眾做出貢獻。

按照我國法律的規定,我們應堅持“預防為主、防治結合、依法科學、分級分類”的原則,堅持常態化精準防控和局部應急處置相結合,按照“及時發現、快速處置、精準管控、有效救治”的工作要求因勢優化完善防控措施,堅持既定的防控策略和方針,進一步提升防控的科學性、精準性,最大程度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這是對我們社會大眾生命安全負責的首要目標。

新京報:談談你對《北京市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中“四方責任”的認識和看法,街鄉、村居、物業等各方在疫情防控中應承擔哪些法定職責?個人應依法履行哪些義務?

鄭雪倩:《北京市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在第二章第二節中規定了四方責任。市、區人民政府負責本行政區域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工作,應適時做出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決定、命令,區政府要落實屬地責任。街道辦事處、鄉鎮人民政府負責按照市、區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的部署,做好轄區內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工作。居委會委員、村民委員會負責組織轄區居民、村民和單位參與、協助和配合做好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工作。機關、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個人有責任按照有關規定落實自身責任,積極參與、配合做好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工作。

我認為政府要研判疫情發展趨勢,把握好施策節奏,落實下去管控責任,堅持信息公開、及時溝通,依法保障暢通投訴反饋通道,保障緊急救治通道、疏散安全通道,依法治理和打擊違法行為。

各級執行部門,特別是基層執行落實單位,要做到信息上通下達,依法執行,要深入群眾調查研究,不斷調整不斷改進。既要守住防控紅線,又不能突破法律底線,要嚴格執法,科學防控,要保護好人民群眾的權益。要嚴格遵循分類分級防控標準,依法核檢,依法隔離、依法防控、依法解控。

作為中國公民,我們都有遵守法律的義務,應當按照法律規定,配合防控措施,維護社會秩序的法律底線,不能突破。在外部世界已經開放的情勢下,防輸入、防擴散的難度可想而知,雖然我們暫時度過了最危險的致命重危期,但是否真的可以躺平、放開、恢復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依然難以定論,現在需要公民密切與政府、街道、居委會配合,大家團結一心,踔厲前行。

新京報記者 彭鏡陶 校對 陳荻雁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