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繞著走”的柳州:有市民僅做過1次核酸,防範有效不代表“躺平”

2022年11月30日21:44

  來源:頂端新聞記者 楊曉妍/文 受訪者供圖

  “被病毒繞著走”的柳州市近日引發關注,11月29日,有媒體報導,該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相關工作人員回應:沒有做過比較大規模的全員核酸篩查。

  11月29日,頂端新聞記者採訪該市多個主城區居民,柳州人王明回憶自2020年初至今僅做過一次核酸檢測,“如果不是出差坐高鐵,可能我到現在還沒有做過核酸檢測。”

  不做大規模核酸,柳州是否“躺平”防控?疫情3年,為何該市能做到僅有24例確診?柳州長大的洛斯說:“不是躺平,是每個柳州人繃著防疫那根弦,努力守護這座城市。”

  疫情以來,柳州累計確診24例 圖源:百度疫情數據

  “近3年累計確診24例,被病毒繞著走”的柳州

  11月30日,廣西衛生健康委員會通報,11月29日0-24時,廣西柳州市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29例(柳江區10例、柳南區10例、魚峰區5例、柳城縣2例、融安縣1例、柳東新區1例)。

  廣西衛健委11月30日發佈的疫情最新情況

  頂端新聞記者查詢國家政務服務平台獲悉,目前廣西柳州全域無風險地區,據新冠疫情實時大數據報告,自2020年疫情以來,除無症狀感染者外,柳州市累計確診病例為24例。

  近日,“被病毒繞著走”的柳州引發關注,有網友提出靈魂疑惑:“螺螄粉是不是對症預防新冠”,併發問:柳州如何做到的?其經驗能否推廣?

  冉冉家住柳州鬧市區,在她眼裡柳州這座城市今年10月最熱鬧,“國慶假期,還是很多人來這邊遊玩兒的,作為本地人當時其實也緊張疫情暴發,我跟家人那幾天除了看長輩很少出門,我們都說把柳州借給外地朋友玩幾天,自己不去湊熱鬧。”

  日前,該市衛健委曾回應:沒有做過比較大規模的全員核酸檢測,冉冉說:“也不算完全沒有,10月份柳州有一小波疫情,我們小區3天3檢測,防疫人員據說也是醫院抽調來的都很負責。”

  “柳州人繃著那根弦”

  洛斯在柳州長大,日前看到網上傳言柳州防疫“鬆散”,她曾深夜髮長文和網友解釋,“核酸目前確實是自願做,但柳州的防疫其實一直繃著一根弦,單位舉辦活動、運動會等都需要出示核酸檢測報告,如果疫情有變化,活動也會推遲。”

  說到一直以來柳州的疫情防控,洛斯回憶:“全市出現一例陽性都會嚴格流調、自查,國慶後曾有外地人員來柳州後核酸陽性,當時排查一位醫生的父母和該病例都去了一家粉店,第二天多個醫院醫生護士自查,反應都很快。”

  在洛斯看來,柳州城市面積相對小,人口也不太密集,或許是那波疫情很快結束的一個原因,“疫情一有變化,大家都儘量居家路上也沒什麼車。”

  “核酸檢測以前確實都是去醫院做,社區幾乎沒有,而且一般要在市中心醫院做。”洛斯說,“柳州上一輪疫情過後,醫院旁邊就有核酸檢測點,人並不多。也有朋友來柳州後說我們這裏核酸檢測不方便的,其實對我們本地人來說核酸的需求確實比較小。”

  柳州醫院外的核酸檢測點

  “年前的出差,是我在柳州第一次做核酸”

  家住柳北區的王明,2020年至今僅做過一次核酸,“我的職業需要居家辦公,出行是自駕,比較少進入公共場所,如果今年不是為了坐高鐵出差,我可能一次核酸都沒做過。”

  對王明來說,柳州市如今被關注,讓他感到意外,“在這之前,我曾以為每個城市都跟柳州一樣自願核酸,也並沒有聽說過全城全民做核酸。”

  返柳州落地檢,試管碼來自柳州市人民醫院

  外出旅遊的雯雯11月30日上午落地柳州,第一件事便是落地檢。她弟弟在天津讀大學,月初已經放假回柳州,雯雯說:“回柳州弟弟需要5天居家隔離,他和家裡人都需要3天3檢,自己去醫院做核酸就行。我爺爺行動不便,社區還找了醫務人員上門檢測。”

  回家第二天,因疑似與火車陽性乘客密接,雯雯弟弟被社區安排到酒店隔離,“免費的,有車輛閉環轉運他,住宿吃飯條件都挺不錯。”

  柳州市需申請桂核酸掃碼進行核酸檢測,也是這次配合防疫要求,雯雯才發現,自己的父母此前還未申請過,“醫生錄入信息時,才發現爸媽之前都沒做過核酸。”

  柳州這次上了熱搜,雯雯才關注到全市核酸基本都是醫院負責,“都穿著防護服,也看不清是醫生還是護士,我都是需要進出公共場所、藥店、考試等才會做核酸。”

  雯雯家住柳州郊區,她還記得,以前鎮上出現疫情時,晚上10點還有兩個穿防護服的小姐姐騎著電摩,手提檢測用品在降溫的街上奔波,“感覺她們騎車視線也比較窄,鎮上、村上的地址很多登記的都挺難找的,這裏的防疫人員和全國的大白一樣辛苦。但我們這裏人員不複雜,排查的都很快精準到個人。”

  自費核酸,5元一次,“防範有效不代表躺平”

  解除集中隔離,弟弟回家後和家人還需要3天3檢,雯雯的父母需要上班,便自行前往醫院進行核酸檢測,“醫院核酸是自費,5元一次,以前還有過20元的。”

  10月3日,因為曾前往柳州一農貿市場,齊欣接到流調短信,“因為那裡有陽性病例去過,網格員通知我盡快完成核酸檢測,我們這裏的農貿市場進入都需要48小時的核酸報告,居民想買菜就要自費檢測,商戶有免費的核酸檢測點。”

  齊欣並不讚同網上傳言柳州防疫“躺平”,相反,她眼中市民的配合、防疫部門和社區人員的不鬆懈才是柳州能“躲”過病毒的核心,“今天關注到柳州又新增了無症狀感染者,大家也挺緊張,生怕被這幾天的關注‘毒奶’了,上一輪有陽性感染者還是11月中旬。”

  11月阿喆共做了3次核酸檢測,在此之前她的核酸結果還停留在3月,“今年做了5次核酸,其中有兩次顯示的結果是檢測公司出具的,也不全是醫院在進行核酸檢測。”

  柳州市“桂核酸”顯示的核酸結果

  根據阿喆提供的截圖,頂端新聞記者注意到,這兩次的檢測方顯示為廣西諾森檢驗檢測公司,這也是柳州市衛健委六月公佈的核酸檢測實驗室排查結果彙總表中,除醫院或疾控中心的核酸檢測實驗室外,唯一一家單獨成立的醫學檢驗實驗室。

  頂端新聞記者通過企查查檢索發現,該檢驗室成立於2019年,為廣西諾森檢驗檢測有限公司所有,作為排查中唯一一家醫學檢驗公司,主要負責的核酸檢測點為哪些?11月29日,該公司工作人員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我們不參與核酸大篩查,也沒有設置核酸采樣點,會有部分醫院的一些核酸樣本會送到我們實驗室來檢測。”

  柳州市一核酸檢測點

  柳州經驗能否推廣?

  疫情近三年,柳州的防疫成果此次備受關注,除了能將確診人數控製在兩位數以外,防疫經驗更被大眾好奇,網友熱議:柳州經驗能否推廣?

  11月29日、30日,頂端新聞記者多次聯繫柳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電話均無人接聽。此前該衛健委相關工作人員接受媒體採訪時曾稱:“我們柳州的無症狀感染者基本是外來輸入,我們會跟蹤外地來柳州的無症狀感染者,他所路過的任何一個城區或縣區,我們都呼籲醫院來進行排查。但沒有那種大規模的全員核酸,因為我們知道病源在哪,就會針對性、點對點地去進行排查。”

  該工作人員解釋,柳州市疫情一直以來比較平穩,“我們公佈出來的面向老百姓的核酸檢測點,都是以醫院和社區衛生院為主的。”

  11月27日,柳州衛健委公佈的城區社會面核酸檢測點

  11月27日,柳州市衛健委發佈了最新的城區核酸檢測采樣點信息,其中,市社會面核酸檢測采樣點19個,負責機構均為當地醫院,同時發佈該市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核酸采樣點共32個,采樣點多在社區、衛生院內。

  齊欣告訴頂端新聞記者,她私心並不希望柳州的防疫被過度關注,“我們當地人這幾天都在討論,很怕柳州被關注後更多的醫學檢測公司介入進來,核酸不再由醫院負責。”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