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衰老”共處

2022年11月30日06:31

    一家日本品牌的適老化改造展廳內,工作人員介紹老人護理床的功能。實習生安越洋/攝
一家日本品牌的適老化改造展廳內,工作人員介紹老人護理床的功能。實習生安越洋/攝

衰老是不可抗拒的。申玉琪年輕時出門總能比別人少穿一件毛衣,但如今,他65歲了,坐在馬桶上“屁股會冰”。老婆和他同齡,有關節炎,每到冬天疼痛更加頻繁。因為疼痛,她洗澡時間不能長,不然站不住。上廁所後,她得扶著旁邊的洗衣機,慢慢站起來。

他們住在上海徐家彙一個房齡超過30年的小區里。在逐漸衰老的日子裡,他們刻意減緩行動的速度,來適應衰老。直到去年10月,當社區工作人員說可以對房屋進行“適老化改造”,申玉琪才在生活中抓住了一些牢靠的東西。

他們改造了衛生間。新裝的扶手可以讓起身時省不少力氣,淋浴凳可以讓他們坐著洗澡。原先的浴簾改成了玻璃門,浴室比以前更暖和了;鋪上防滑地板後,他們不再擔心滑倒了。

早在20世紀60年代,就有國外學者提出並開始研究“適老化改造”,並先後在美國、日本、新加坡等國家推廣。上海在2012年提出要“為1000個低保困難老年人家庭提供居室改造服務”。但中國老齡協會事業發展部主任李誌宏說,目前,中國的適老化改造仍處於起步的階段。

幫助申玉琪設計改造方案的,是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副教授姚棟和他的學生。他們還在楊浦區控江路街道兩個老舊小區做過問卷調查、訪談。受訪的老人大多和申玉琪一樣,住宅面積偏小,居住時間較長,且接近一半老人獨居或與配偶居住,中低收入家庭占61%。

但許多老年人第一次聽說這個概念時,會冒出和申玉琪一樣的感慨,“那是我們老人從沒想到的,自己也根本想不出來的。”

老人需要適老化改造

老年人的需求,往往是在改造過程中慢慢挖掘出來的。許多老人說,家裡地面不平,照明不足,衛生間沒有扶手支撐。因此,安裝扶手,做防滑地面等預防跌倒的項目是他們的重點需求。受到老年人關注的設施,還包括換鞋凳、電熱毛巾架、櫥櫃下拉式儲物籃。

上海聯勸公益基金會(以下簡稱“聯勸基金會”)近兩年和同濟大學合作,資助了適老化改造評估項目。聯勸基金會秘書長鄭依菁解釋,上海老舊小區的櫥櫃大多裝在吊頂上,老人夠不到,只好將櫥櫃閑置,且上海氣候潮濕,老舊小區通風差,因此,櫥櫃下拉式儲物籃和電熱毛巾架也很受歡迎。

申玉琪之前並不知道適老化改造是什麼。但是社區工作人員找上門來,告訴他改造有補貼,不用支付費用,他想,“免費的那就搞吧,反正對我沒什麼損失”,畢竟,“現在老了,摔不起了。”

申玉琪一家三口,擠在一個面積約30平方米的兩室一廳里。同一棟樓的鄰居,有的已經重新裝修兩次。他家住了30多年都沒有裝修過,“家裡經濟條件不好,老婆和兒子的工資低,大多靠我的退休金。”申玉琪退休前是公交車司機,每個月退休金拿到手,6000多元。

衛生間是申玉琪唯一選擇改造的區域。 “他們問我,衛生間能不能安裝扶手,我說,那當然要了,多省力。”

適老化改造在許多老齡化社會推廣多年。2012年,新加坡推出“樂齡易計劃”,要“協助年長者原地養老,並減少他們在家中跌倒的風險,跌倒是導致病人去醫院急診室的主要原因,因此,減少了跌倒,既能減少年長者無謂的疼痛,又能避免沒必要的入院治療”,估計超過13萬新加坡家庭從中受益。

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劉曉婷觀察,老人普遍對適老化改造有需求。她在浙江省、陝西省、河南省的農村,面向65歲以上的老年人發放過問卷調查。她調查了3150名農村老人,其中,19.72%的老年人在一年之內跌倒過,且跌倒的概率隨著年齡增長明顯升高。

而且對適老化的需求並不只是裝扶手。比如,劉曉婷在農村調研發現,和城市老人相比,在農村,加裝門磁對老人更加重要——要是連續幾天老人不開門,系統會自動報警,防止老人在家裡出現事故,無人知曉。而且,進入農村的衛生間大多需要登高幾個台階,對老人很不友好,“老人的家最好不能有台階,地面必須要平。”

發放問卷的時候,她發現河南省的調查問卷收回得最快。“我一開始覺得學生不認真,有400多道問題,怎麼回收那麼快。”劉曉婷後來發現,問卷里提到的輔具,絕大多數農村老人沒用過,也沒聽過適老化改造這個詞,“許多問題都不需要挨個回答。”只有43.08%的農村老人家中,同時有浴室、室內廁所和抽水馬桶。

她的學生在河南商丘看過一個老人,推著一輛鐵製的小推車,在路邊來回走動。小車的把手是老人的枴杖,小車的座椅是老人的椅子。那是老人自製的適老化輔具。

“你問農村老人,需不需要適老化改造,他們會說,需要的呀,但沒錢!”

適老化改造的推廣,關鍵問題是錢,以及願意改造的意識

適老化改造的概念正在受到越來越多重視。2022年2月,民政部、財政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和中國殘聯聯合印發通知,提出“十四五”時期將支持200萬戶特殊困難高齡、失能、殘疾老年人家庭實施適老化改造。

通知印發後,多地開始出台“適老化改造”的相關政策,補貼力度和措施各不相同,每個社區的指標也不一樣。

劉曉婷曾和浙江省嘉興市的一位社區工作人員交流,對方告訴她,要完成適老化改造的指標,不僅要找到一個符合條件的老人,還要說服老人參與適老化改造項目,特別困難。

上海的適老化改造已開展了10年,姚棟還經常能見到,即便政府補貼數千元,也很難說服老人離家兩週,並同意敞開家門讓施工隊隊員入戶改造。

上海楊浦區控江路街道適老化專職工作人員顧茵主要從事街道老齡工作,適老化改造是其中一部分。她總結了一套工作方法,製作關於適老化改造政策和產品內容的展板,到老年活動室或在小區門口,當面向老人介紹,也會告訴老人周邊鄰居的改造進展。

她說,走進社區,和老人面對面交流最有效,那些貼在電視里、牆上的廣告,都像“一陣風,過一會兒就結束了”。

在社區進行適老化改造推廣過程中,老年人對於費用的顧慮是一大難題。

根據上海市民政局印發的《關於本市開展居家環境適老化改造試點的通知》,僅有低保老人可免費享受最高3000元的適老化改造“產品包”補貼和相關申請評估服務。為了調動老年人的積極性,楊浦區擴大了政策補貼範圍,本來只能享受80%或50%補貼的老人,也能享受免費補貼。

聯勸基金會的鄭依菁回憶,最初敲開老人房門,介紹適老化改造,絕大多數老人都很驚喜,但一提到錢,老人就很敏感,即使一些老人有自付費用的能力,自付的意願也不高。

中國老齡協會事業發展部主任李誌宏說,適老化改造遇到的這個門檻,也是養老行業普遍面對的問題:由政府補貼出來的需求,無法刺激更多老年人為此付費。

在劉曉婷看來,經濟問題抑製了老人對適老化產品的消費需求。比如,某日本品牌的淋浴凳賣6000元,還有一種“機器人床”能摺疊成輪椅,但老人看了卻不捨得花錢,“那我再買把輪椅不就行了。”

而在農村,推廣適老化改造面臨更大難題。劉曉婷說,農村老年人更希望政府能提高養老金、醫保報銷待遇,“他們的關注點還輪不到適老化改造。”

11月,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走訪上海三家陳列了適老化產品的展廳,參觀的人極少。在一家日本品牌的展廳里,工作人員說,很少有老年人來展廳參觀,來展廳參觀和購買的人並不多,老年人即使來了“看了就要跑,說我還沒老呢,你讓我們弄這些。”

翟偉江認為,大多能自主生活的老人不服老,有的上海老人一年能買幾萬元保健品,但到了購買適老產品上就猶豫。“老人覺得,把適老產品放家裡,意味著,自己已經邁入老年生活了。”

對老人來說,能認識並接受自己在慢慢衰老,並意識到自己所處的居住環境需要改造,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顧茵發現,目前社區適老化改造的申請者主要是70歲以上的老年人居多,以及摔過跤或患病的老年人,而60歲至70歲的老年人大多身體健康,覺得自己比較年輕,現在考慮適老化改造還太早。

適老化改造真正的市場還沒有到來

除了錢,拖住適老化改造推廣的,還有許多被忽略的細節。

同濟大學的副教授姚棟關注並研究適老化多年。他發現,許多老人對於改造的目的不明晰,把適老化改造當成了裝修。一位老人在家裡進行適老化改造時,讓工人“再幫忙刷一遍牆”,還有人誤以為買最貴的水龍頭就是適老化。

他解釋,住宅適老化改造是物理空間和生活方式的雙重改造,這些產品不僅適用於老人,也能為與老人同住的其他家庭成員提供方便。

2021年,姚棟參與起草上海地方標準《住宅無障礙改造技術指南》,但他發現,許多裝修公司雖然將適老化改造列入整裝項目里,但對適老化的理解也不準確。

比如,有的裝修公司以輪椅回轉半徑推算老年人居所的尺度。但姚棟說,除非癱瘓在床,大多老人在家裡習慣行走,極少用輪椅。因此,這個推算方法不準確,也不專業。

李誌宏也說,目前,適老化改造沒有國家級指南和行業標準,各地試點出台的政策考驗著當地政府對適老化的理解。“有的地方認為,適老化改造就是裝扶手、加凳子,太簡單了,那是系統性的問題。”

如今,一些國家在適老化改造領域已經有比較成熟的理論框架與實踐模式。在20世紀90年代末, 日本超過70%的地方建立了不同類型的住宅適老化項目。美國還設計了層次豐富的適老化改造項目,對低收入老年人群體提供福利支持,基本不收取居民費用;對中等收入群體提供低息貸款服務;針對高收入群體另外提供專門項目。

但是,姚棟說,目前中國仍缺少針對本土的適老化改造適應性研究。

姚棟發現,影響適老化改造推廣的還包括,老年人的房屋產權複雜,要多個家庭成員達成一致,才能接受改造項目,有時子女不同意,有時老人不願意。在老舊小區做改造,還可能遇到鄰居的投訴:裝修聲音太響了。

他說,極少老人家庭願意把家門敞開,如果要做全屋適老化改造,老人必須找地方另住。有時,社區會出錢給老人尋找附近的旅館過渡,還有的老人選擇外出旅遊。

而且,老人選擇的產品,只能在政府提供的適老化改造“套餐包”里勾選。姚棟說,目前很難根據不同老人的具體情況,設計多樣化的產品和服務。

劉曉婷也發現,在實際改造衛生間時,一些農村老人希望家裡裝一個熱水器,但熱水器並不在“套餐包”的範圍里,不能報銷。

更重要的是,衰老的程度一天天變化,老人的改造需求也在不斷變化。劉曉婷舉例,當老人突然失能了,或是需要臥床,適老化改造的項目都要隨之改變,“適老化還需要個案管理,專業評估。”

李誌宏說,當前缺少專門的第三方機構,能獨立於裝修公司的,為老人做前期專業評估。鄭依菁也說,理想情況下,對老人居家改造的前期評估應該有心理服務機構或社工機構的參與,但目前,大多評估工作由社區引介、裝修公司硬件評估為主,缺少專業服務機構的參與。

這使得老人對改造效果更難滿意。一位身高超過一米七的老人說,裝修公司安裝的馬桶安裝太低,讓她摔了一跤,多次找裝修公司投訴,卻得不到回應。

不過,這些困境並不影響這些關注適老化改造的學者、政府工作人員對未來的判斷。

一個普遍的說法在他們嘴裡重複了多次:目前七八十歲的老人,大多成長於經濟困難的年代,不捨得花錢;再等到“60後”“70後”變老了,這群人積累了一定財富,對老年生活有品質上的需求。

他們都說,到那時,適老化改造的市場才真正到來。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魏晞 實習生 安越洋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11月30日 07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