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允許機械戰警殺人”,潘多拉魔盒打開了

2022年12月02日12:29

▲《機械戰警》電影海報。
▲《機械戰警》電影海報。

  曾在荷李活電影里大顯身手的“機械戰警”,即將在美國警察局正式上崗?日前,美國加州舊金山“允許機械戰警殺人”的做法,引發了激烈爭議。

  當地時間11月29日,經過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激烈辯論,加州舊金山市監事會最終以8票讚成、3票反對,通過一項決議草案,授權舊金山市警察局(SFPD)在“緊急情況下”允許警用機器人使用致命武器。

  此次決議草案通過,令舊金山市滿足了加州議會第481號法案“執法機構必須獲得適當立法機構批準方能使用軍事裝備”的要求。

  該決議草案為2021年由時任市議員、現任市檢察官邱信福所提交。這份獲得舊金山市主管曼德爾曼積極支持的“機械戰警決議”授權,原本更為廣泛,允許警用機器人常規性配備致命武器,並將“批準開火權”充分下放。

  但是,這種被抨擊為“讓機器人殺人”的寬泛授權受到反對者激烈批判,此次最終獲得通過的決議,僅允許“其他手段或降級策論無效,或得出結論認為替代手段無法製服危險罪犯”時,由少數高級官員特批使用“致命警用機器人手段”。

  這也就是SFPD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所表示的,致命“機械戰警”只會在極端情況下使用,以拯救或防止無辜生命進一步損失。然而,機器可以“自主殺人”的潘多拉盒子一旦被打開,人們或將不得不面臨更多未知的恐懼。

▲《機械戰警》電影海報。
▲《機械戰警》電影海報。

  警用機器人有多種

  儘管反對“機械戰警殺人”的組織曾廣泛傳稱,SFPD已配備了退役的軍用戰場機器人,這些“機械戰警”可裝備槍械等常用致命武器,但SFPD對此矢口否認。

  有警官證實,SFPD共有17個警用機器人,最早一個購置於2010年,最新一個是2022年1月添置的,包括三種可運送遙控炸彈的遠程遙控機器人,一種用於拆除爆炸裝置和疑似生化裝置的機器人,以及另外兩種充當救援和輔助任務的功能較單一的小型機器人。

  這些機器人均不適合配置槍械,SFPD構想的“致命性機器人”主要戰法,是把炸藥送到全副武裝歹徒藏身的堅固掩體,然後遙控引爆,而適合擔負這一使命的僅限於部分機器人。

  理論上,SFPD大量配備、不占編的警用偵查輔助裝置,也可稱作最原始的“機器人”,但這些“機器人”幾乎沒有人工智能屬性,完全無法擔負致命使命。

  儘管警用人工智能在美國十分普遍,但迄今真正使用“機械戰警”消滅罪犯僅有一次,而且已經早在2016年。

  當年7月,25歲的前陸軍預備役士兵邁克爾·約翰遜,在得克薩斯州達拉斯市用狙擊步槍伏擊射殺5名警察,並高呼“殺死白人警察”。在勸說和強攻均未奏效後,達拉斯警察局特警隊將塑性炸彈粘在一本書背面,由警用機器人送到嫌犯附近引爆,導致嫌犯喪生。

  2018年2月,大陪審團裁定警隊此次行動合法。

▲《機械戰警》電影劇照。
▲《機械戰警》電影劇照。

  應對惡性犯罪猖獗

  加州是美國少數族裔占比較高、種族矛盾較尖銳的州,也是黑幫肆虐、惡性犯罪十分猖獗的地區。尤其是“地獄天使”“墨西哥黑手黨”等威震北美的黑幫都以加州為大本營,令市民和商家普遍對警方維持治安不力嘖有煩言。

  在此情況下,舊金山市政當局和部分民意代表積極推動加強警力。今年9月,他們授權允許警方在某些情況下實時訪問私人監控攝像頭,以獲取必要的犯罪線索。此次授權“機械戰警”使用致命武力,也是這一努力的一部分,被相關方面解釋為“嚴峻的治安現實迫使我們必須如此”。

  正如許多觀察家所指出的,舊金山乃至整個加州既是暴力犯罪和黑幫猖獗、社會公眾對治安狀況高度不滿的地區,也是“進步派”“黑人的命也是命”等民主黨左翼中主張限制警察權限者的大本營。

  此次舊金山市監事會表決中,監事會主席沃爾頓就公開投出反對票,他在一封公開信中宣稱,“遠程殺死社區成員的能力違背了舊金山市的‘進步價值觀’”。當部分支持授權者批判他“限制警察工作能力”時,沃爾頓表示,“我不是和警察作對,而是要‘保護有色人種’”。

  在過去一年里,“進步派”在網上掀起了聲勢浩大的反對浪潮,他們將“授權警用機器人使用致命武器”,比附為兩度翻拍的流行大片《機械戰警》中那個半肉身、半機械的執法者,試圖借此影射此舉“草菅人命”。

  當地一些“進步派”組織,如“電子前沿基金會”政策分析師瓜里格利亞也激烈反對,稱“此例一開後患無窮”,他認為“不但機器人,連警察也應該把手指從扳機上挪開”。

  一些州外“進步派”也隨聲附和。如杜克大學教授麥赫吉就抨擊舊金山市監事會的決議,稱其是“最糟糕的主意”,是“從終結者特許經營權中作出政策決定”。

  對此,支持授權的部分市民表示“這是在強詞奪理”,普遍不滿當地治安狀況的一些華裔指出,惡性犯罪分子不分族裔,對此進行強力打擊符合社區和所有人利益。

  舊金山市主管曼德爾曼則表示,“進步派”和民主黨支持限制警察權限的做法只能適得其反,當選民認定“進步派只是想庇護惡性犯罪者”時,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投票支持民主黨的對立面,而“進步派”和民主黨則將蒙上“警察反對者”的惡名”。

▲《機械戰警》電影劇照。
▲《機械戰警》電影劇照。

  已成黨爭前沿陣地

  實際上,此次“機械戰警”爭議背後,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圍繞攸關選情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等社會熱點,所進行長期博弈的一部分。

  2015年,時任美國總統、民主黨人奧巴馬在“弗格森事件”浪潮推動下推出行政命令,削減警察經費並約束警方權限;2017年,繼任的共和黨籍總統特朗普又簽署了一道反其道而行之的命令。

  在這種莫衷一是、朝令夕改和黨爭紛擾下,加州各地是否授權“機械戰警殺人”毫無懸念地成為兩派反複拉鋸扯皮的前沿陣地。

  日前,在“進步派”選民占壓倒性多數、距舊金山近在咫尺的奧克蘭市,警方迫於“進步派”不依不饒的圍攻,放棄了一項類似的授權計劃。

  而在華裔、東亞裔等更重視社會治安族群占優的舊金山市,情況則正好相反——儘管監事會表決前“進步派”的聲浪勢頭洶湧,但懸殊的表決結果證明,該市“沉默的大多數”寧可選擇多一點社區安全。

  可想而知,“機械戰警是否允許殺人”的辨論,將繼續被黨爭和族群撕裂所劫持、扭曲,在全美各地糾纏反腐不已,爭執的焦點也將越來越背離事件本身,成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無頭案。

  在這一片紛繁複雜的吵嚷中,有人在網絡社交平台提醒大家“誰還記得機器人三定律”?

  由大科幻小說作家阿西莫夫首倡、被戲稱為“機器人憲法”的“機器人三定律”,即一、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被傷害”;二、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命令,除非命令與第一定律相衝突;三、機器人可在不違背第一和第二定律前提下自衛”。

  這曾被公認為使用人工智能理所當然的三條“鐵律”。可如今,隨著致命“機械戰警”正式上崗,潘多拉盒子半開,這“鐵律”還有幾分說服力和約束力呢?人工智能飛速發展的當前背景下,這或許才是真正需要人類社會予以高度警惕的。

  撰稿 / 陶短房(專欄作家)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