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戀愛期間簽下10萬餘元欠條,分手後如何跟前任“明算賬”?

2022年12月03日00:01

新京報訊(記者 左琳)近日,新京報記者獲悉,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以一起前情侶間經濟糾紛案為例,詳解借貸關係。

2016年,王女士與于先生建立戀愛關係。王女士稱,雙方於2018年3月結束戀愛關係,于先生稱雙方於2017年10月結束戀愛關係。現王女士的母親郭女士與王女士共同起訴,要求于先生償還借款107800元及利息。

案件審理中,郭女士提交了于先生在2018年5月11日出具的欠條及王女士與于先生之間的轉賬記錄。

該欠條載明:“本人於某2018年4月30日從小王母親郭某處借10萬8千元,並決定從2018年5月1日起以每月最低3000元的金額償還欠款,每月25日之前將資金打入郭某建設銀行卡上,並且必須在2019年12月底前還清。在此之前欠小王2800元,於下月發工資後,月底前還清。”于先生認可欠條的真實性,但認為其雖與郭女士形成借款合意,但郭女士並未向其實際提供借款,故雙方的借款合同並未生效。

王女士稱雙方之間資金往來的時間均發生在出具欠條之前,截至2018年5月11日,經雙方核算,于先生尚有110800元未償還,因款項是王女士通過透支信用卡方式出借給於某,後由王女士的母親郭女士幫助王女士向銀行還款,故各方協商一致,由于先生直接向郭女士出具欠條。庭審中,雙方一致認可于先生已償還3000元。

法院經審理認為,合法的借貸關係受法律保護,借款人應當按照約定的期限返還借款並支付利息。本案中,于先生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欠條內容真實且合法有效,于先生應按欠條內容承擔還款責任。郭女士和王女士對欠條形成的背景已經作出了合理解釋,並提供了部分轉賬記錄證明王女士向于先生提供借款的情況,故對于先生的抗辯不予採信。雙方一致認可于先生已償還3000元,法院對此不持異議。因于先生承諾的還款期限早已屆滿,故法院對郭女士要求其償還本金並支付利息的請求予以支持。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溫榆河法庭法官助理高藝林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六百七十五條規定,借款人應當按照約定的期限返還借款。對借款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據本法第五百一十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借款人可以隨時返還;貸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內返還。

按照合同約定的期限返還借款是借款人的一項主要義務。在當事人對借款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情況下,借款人何時返還借款,實踐中容易發生糾紛。根據本條的規定,當事人未約定還款期限的,首先應當按照本法第五百一十條的規定來確定,即當事人可以就還款期限進行協議補充;不能達成補充協議的,按照合同相關條款或者交易習慣確定。按照以上規定依然不能確定的,借款人可以隨時返還借款;貸款人也有權向借款人發出催告,要求其在合理期限內返還借款。本條對貸款人催告借款人還款的“合理期限”未作出明確的規定,實踐中需要考慮貸款人是金融機構還是一般自然人以及借款人的償付能力等因素。該合理期限由貸款人根據具體情況來確定。在發生糾紛時,法院可以根據具體情況來判定該期限是否合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六百七十六條規定,借款人未按照約定的期限返還借款的,應當按照約定或者國家有關規定支付逾期利息。借款人的主要義務是還本付息,未按期返還借款的,是一種嚴重違約行為,借款人應當對其違約行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本條規定借款人逾期返還借款的,應當按照約定或者國家規定支付逾期利息。根據本條規定,當事人可以在合同中對逾期利息的問題作出約定,這種約定既可以是自然人之間對是否收取逾期利息或者逾期利率為多少的約定,也可以是金融機構與借款人在國家規定的幅度內對逾期利率的確定。如果金融機構貸款時,沒有對逾期利率作出約定的,金融機構可以按照國家規定的利率向借款人收取逾期利息。

校對 張彥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